“百余年不见,祁兄愈发气度不凡,短短百年时间,便已经快要突破到神王中期境了,冰某佩服。”冰尘说道。

祁渊闻言,露出几分无奈,说道:“祁某惭愧,与冰兄相比,祁某已是愚钝之至。”

冰尘浅笑,说道:“祁兄过谦了,步入神王,一步一寒暑,想要突破一阶可谓是无比艰难,需要无数岁月的沉淀。祁兄短短百年,不仅一举破入神王,更是距离神王中期都已不远,如此天资,即便是九大神宗的那些亲传弟子也远远不及。”

祁渊闻言,摇头苦笑,刚欲开口,便听一旁祁夭说道:“二哥,冰尘说得没错,二哥的天赋,即便在冰魄神宗那些亲传弟子中,也是属于佼佼之辈,二哥不必妄自菲薄。”

闻言,祁渊赶紧瞪了祁夭一眼道:“不得无礼。”

祁夭小表情一滞,立刻又露出委屈之色。

“冰兄乃是你师叔,不得直呼其名!”祁渊又说道。

祁夭撇了撇嘴。

冰尘见状,说道:“无妨。”

“冰兄见谅,三妹她从小被惯养坏了????????????????,日后祁某定严加管教。”祁渊说道。

冰尘闻言,嘴角一丝浅笑,随之看向祁夭,说道:“祁夭也是冰某的师侄,管教一事,冰某也义不容辞。”

“你敢!”

祁夭闻言,当即眼角一跳,立刻说道。

冰尘再度人畜无害的一笑。

“小妹!”祁渊有些微恼地低喝。

祁夭顿时小脸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无妨,无妨,祁兄不要动怒,不要动怒。祁夭是冰某师姐的弟子,冰某爱屋及乌,自然不会与她一般见识。”冰尘道。

祁渊露出几分无奈之色,而祁夭则磨了磨牙,嘴唇微动,无声嘀咕。

不欲在此时再做纠缠,略一沉吟,祁渊问道:“不知冰兄来这邪龙雪原所为何事?”

冰尘闻言,浅笑道:“冰某所修冰系,来此欲感悟冰之道则,更多的领悟冰之力量。”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 换源app】

“骗子!”

冰尘话音刚落,祁夭便嘀咕了一下。

见冰尘望来,祁夭轻哼了一下,昂起脖子。

祁渊见状,面露无奈,见冰尘倒也没说什么,便没有搭理祁夭,随之对冰尘抱拳道:“冰兄修为进展如此神速,看来不是没有原因,在下佩服。”

冰尘摇头道:“我能突破到如今的境界,乃是当年被困无涯之境后偶得机缘,巧合之下才侥幸突破,上不得台面。”

祁渊摇头苦笑,抱拳道:“冰兄才是过谦了,与冰兄相比,在下有些无地自容了。”

“可别!”冰尘赶紧说道:“我所说句句属实,祁兄不信,可问问我这两位妻子,她们当年也是随我在无涯之境内被困了百年世间。”

闻言,祁渊目光看向了净婵与姜紫陌,随之赶紧对二女躬身一拜。

“祁渊,拜见二位神尊!”

净婵闻言,微微抿嘴,挥手间,祁渊站直身躯,说道:“祁兄不必多礼,既祁兄与夫君是朋友,日后叫我名字便可,我叫净婵,这位是我妹妹,姜紫陌。”

祁渊赶紧再度对净婵与姜紫陌一拜道:“净婵神尊,紫陌神尊!”

净婵、姜紫陌抿嘴一笑。而一旁,祁夭听到冰尘与净婵之话,两只大眼不停在净婵与姜紫陌身上打量,露出几分惊奇,又有几分不可思议之色。

“冰......呃师叔,她们真的是你妻子?”祁夭问道。

目光看向祁夭,冰尘浅笑道:“不错。”

祁夭闻言,当即露出一丝怪异之色,犹豫了一下,说道:“佩服!师侄我当真佩服!竟哄骗到两位神尊当妻子,当今天下,怕是独此一份。”

“夭夭!”

祁夭话音刚落,祁渊便语气不善地提醒了一句。

祁夭撇了撇嘴,瞟了祁渊一眼,不做搭理,再度看向冰尘,也不管他作何反应,继续说道:“难怪从无涯之境跑出来了都不来冰魄神宗走一趟,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啊。只是可怜了冰羽、冰妍师姐以及倾雪她们几个,当初为了你以泪洗面,在宗门苦等了你上百年时间啊。”

冰尘闻言,眉头微皱。

祁渊见状,心里暗感不妙,刚欲呵斥祁夭,便听冰尘说道:“娘和妍儿、倾雪她们,日后我自会去冰魄神宗将她们迎回。”????????????????

祁夭撇了撇嘴。

略一沉吟,冰尘问道:“她们如今还好吗?”

“托你的福,都闭死关去了。”祁夭道。

冰尘再度一皱眉。

略一犹豫,祁夭又说道:“不过你可以放心,在宗门之内,无人敢惹她们,无论三代弟子还是二代长老执事,见到冰羽师姐她们都是客客气气。”

冰尘闻言,嘴角一丝浅笑,说道:“如此便好。”

“你来这里,是寻那万年雪魂的?”祁夭突然问道。

冰尘沉吟了一下,说道:“不错。”

祁夭撇了撇嘴道:“就说你是骗子嘛。”

冰尘摇头几分无奈。

犹豫了一下,祁夭又说道:“有些事,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可以。”冰尘道。

祁渊闻言,眉头微皱,不过倒也并未出言制止。

只见冰尘挥手之间,一个虚空黑洞出现在其身边。

见状,祁渊还好,而另外几人,特别是那神尊老者,则明显神色几分变化。

祁夭也不客气,亦或者说也不担心,一头便扎进了虚空黑洞中。

目光看向祁渊,冰尘抱拳道:“祁兄稍等片刻。”

祁渊抱拳道:“无妨,若夭夭有何冒犯之处,还望冰兄多多谅解一下。”

冰尘点头,随之心念一动间也进入了坤域珠里。

群山之间,一座灵峰。

冰尘、祁夭现身。

不待祁夭开口,冰尘便问道:“冰魄神宗,来了哪些人?”

倒也没隐瞒,祁夭说道:“十几个,冰素师伯带头。”

“冰素!”冰尘皱眉道。

“冰訫师姐呢?”冰尘随之又问道。

“师尊闭关了。”祁夭道。

冰尘点头嗯了一下。

略一犹豫,祁夭又说道:“此番,我们十几人中,还来了一个你所认识之人。”

冰尘闻言,眼神微微一变,当即就明白了祁夭所言是谁。

“师伯带我们来此寻万年雪魂,便是为了给她。”祁夭又说道。

冰尘微微皱眉。祁夭见状,犹豫了几分,问道:“倘若你得到了雪魂,会帮她吗?”

冰尘没有答话,依旧眉头微皱。

“她可是你的......”祁夭又说道。

冰尘转过了身,看向山崖之外,眼露几分复杂之色。

祁夭见状,轻叹口气,来到冰尘身边,略一犹豫,轻声道:“对不起。”

目光看向祁夭,冰尘眼神疑惑。

只见祁夭撅了噘嘴道:“方才冒犯了你,向你道歉。”

冰尘闻言,嘴角一丝浅笑,说道:“无妨。”

祁夭有些气恼地对冰尘一瞪眼,说道:“知道为何我刚才不爽你?”

“因为娘和妍儿她们?”冰尘问道。

“这只是其一。”祁夭有些不爽道。

“还有什么,我不认为自己得罪你了啊?”冰尘说道。

祁夭闻言,气呼呼道:“你还没得罪我,敲诈我苍梧神宗五亿神晶,你还没得罪我!”

冰尘闻言,嘴角一丝浅笑道:“哦,你都知道了啊。”

祁夭斜睨????????????????冰尘一眼,随之伸出一只手,平摊在冰尘面前,说道:“还给我!”

冰尘啪的一下在祁夭手心打了一下。

祁夭赶紧收手,揉了揉自己小手,瞪着冰尘,小脸微恼。

“我没有。”冰尘说道。

祁夭当即气呼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家的钱你也敲诈,简直太坏,太无......”

没敢骂完,祁夭气呼呼地住嘴。

冰尘闻言,有些无奈道:“我说了,我没有!”

祁夭眨了眨眼,当即露出几分喜色,问道:“你没让我父亲拿神晶出来?”

“没有。”冰尘道。

祁夭当即就兴奋得抓住冰尘一只手,说道:“就知道师叔不是那种认钱不认人的人。”

冰尘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说,我没有让你父亲拿钱赎人,不过没说别人没让。”

祁夭闻言,表情一滞,当即就将冰尘那只手甩掉。

“你!”祁夭气呼呼的指着冰尘道。

瞪着冰尘,磨了磨牙,祁夭气得想咬他两口。

压了压心里的怒气,祁夭强作镇定,问道:“敲诈了多少?五亿?”

“倒也没这么多,似乎就两亿。”冰尘道。

祁夭拍了拍胸口,松下口气。

然!

不过片刻之后,便又气呼呼地双手叉腰,瞪着冰尘谴责道:“你好意思吗你,我家的钱你都敲诈,还敲诈了这么多,你让我苍梧神宗后面几百几千年怎么过!”

“多吗?”冰尘道:“两亿神晶,换一个神尊,这买卖,你们苍梧神宗稳赚。”

“他本来就是我......”

祁夭话未说完,当看到冰尘那眼神,便心虚的闭嘴。

二人大眼瞪大眼,不过也就几息之后,祁夭便心虚地低下了头去。

心里暗恼,心里咒骂,同时又有些害怕。祁夭暗暗磨牙,小拳头松了又紧。

感觉冰尘一直盯着自己,祁夭心里那胆量也越来越弱,以至于最后,其一咬牙,挽住冰尘一条手臂,说道:“师叔,你就把神晶还给我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