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如雪道:「爷爷,我想求您一件事。」

「傻丫头,跟我还用求字?说!」

梅如雪道:「您有没有听我大哥说,王则强被人打了?」

乔老摇了摇头:「是不是他又惹事了?」

梅如雪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只是……只是……」

乔老停下脚步,望着梅如雪道:「打他的你认识?」

梅如雪点了点头,果真什么都瞒不过爷爷。

乔老的目光投向远方的湖面,被湖面朝阳的反光刺到了双眼,眯起双眼道:「许纯良?」

梅如雪的脸红了,她得知这件事还是因为墨晗发给了她一段视频,当她看清视频的主人公是许纯良的时候,马上意识到这件事麻烦大了。

她不可能去王家求情,王家也未必会给她这个面子,大哥十有八九不会为许纯良出头,所以她只能来找爷爷。

回来之后,爷爷虽然从未逼她做过任何事,但是她非常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爷爷默许的,本来她正想寻找机会安排许纯良和爷爷见上一面,可没想到许纯良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打得人又是乔家的亲戚。

乔老道:「是他让你求我的?」

梅如雪道:「他根本没告诉我这件事。」将这件事告诉她的人居然是墨晗,这让她隐隐感到有些不舒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许纯良告诉她而不告诉自己?难道在他心中自己还不如墨晗可靠?

乔老道:「让你留在京城工作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梅如雪抿了抿嘴唇,爷爷是有条件的,不过她并没有犹豫:「如果爷爷想让我留下,那我就留下来陪您。

乔老笑了起来:「瞧你这丫头一脸的幽怨,我可没逼你。」当着梅如雪的面,他给儿媳王思齐打了个电话。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王思齐都是一个合格的好儿媳,当年即便是乔远山怎样对不起她,她都忍气吞声留在了乔家,即便是离婚之后,她仍然没有回娘家。直到乔老收留了梅如雪,从那天起,王思齐才毅然离开了乔家。

不过这二十多年她仍未改嫁,仍然做好一个儿媳的本份。

接到乔老的电话,王思齐恭敬道:「爸!」纵然离婚,对乔老的称呼始终未变。

乔老道:「思齐啊,今年除夕回来过年吧。」

王思齐愣了一下,自从梅如雪回归乔家,她就再也没有在乔家过年,她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向乔家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任何人都有自尊,她可以原谅乔远山,但是她无法容忍乔远山的这个女儿,虽然她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可就是过不去这道坎儿。

王思齐道:「……爸,最近我爸妈身体都不太好………」

「那就两家一起过年嘛,今年远江不回来,一起热闹一些,让如龙安排。」

王思齐听说由儿子来安排,马上答应道:「那好吧,回头我跟爸妈他们说一声。」

乔老道:「有阵子没见到你那个外甥了,还像小时候那么淘吗?」

王思齐心中一怔,乔老很少关注一个小孩子的。

王思齐道:「长大了,都成帅小伙了!」

乔老笑道:「好啊,我也有好多年没见他了,过年的时候让思轩他们把这小子一起带来,你帮我告诉他,别整天在外面惹事,偶尔吃点亏不是坏事。」

「爸,我回头跟他说。」

王思齐结束通话之后,第一时间给乔如龙打了过去,她要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乔如龙正在前往公司的路上,听母亲说完,顿时明白了爷爷的意思,他把昨晚王则强挨打的事情告诉了母亲,这件事虽然及时压了下去,但是在他们的圈子还是传开

了,他这个表弟口碑很差,乔如龙也知道这小子整天胡作非为,但是怎么都想不到他会和许纯良碰上,而且一见面就被许纯良当众打了十几个耳光。

抛开事情的起因不论,许纯良的这十几个耳光不仅仅是打了王则强的脸,也打了王家的脸。

现在许多人都在看笑话,看看王家如何找回这个面子。

乔如龙认为老爷子很少介入他们这一代的事情,除非是梅如雪找到了他,不然他才懒得开这个口。

王思齐了解情况之后,叹了口气道:「我跟你舅舅说一声。」

乔如龙道:「只怕舅舅咽不下这口气。」他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不直接给舅舅打招呼,非得让母亲出面,有些时候乔如龙真为母亲感到不值,被乔家欺负成这个样子,还得逆来顺受,虽然他是乔家人,可他认为母亲对乔家已经仁至义尽,母亲、自己、梅如雪全都是受害者,他最看不起得是那个不负责任失踪二十多年的父亲。

王思齐道:「你舅舅的格局没那么小。」

王思齐刚刚做好早餐,自从回到娘家,她就开始负责这个家的后勤,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连王则强这个侄子都是她照顾长大的。

弟弟王思轩两口子对姐姐也是非常感恩,可以说她的存在帮他们解决了许多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可以专心做事业,最近父母去了南方疗养,王思轩的妻子去国外公务,家里只剩下他们姐弟俩。

每天早晨,王思轩都习惯吃完早餐再走,他最喜欢吃姐姐亲手做得水煎包。

王思齐能够看出弟弟心情不好,吃饭的时候,接连打了两个电话。

等王思轩挂上电话,王思齐道:「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能上班再说?」

王思轩道:「现在的人越来越没有担当,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一个个蒙混度日,真想把他们给开了。」

王思齐道:「刚刚我公公打电话过来。」

王思轩喝了口粥,他嘴上虽然不说,可心底并不认同姐姐对乔老的称呼,姐姐早就和乔远山离婚了,那个人可能早就死了,王家和乔家已经成为有名无实的亲家。

王思齐道:「他提议今年两家一起过年。」

王思轩道:「今年恐怕没时间,我年前要出国访问的,春节期间刚好在国外,姐,您跟乔伯伯解释一下。

王思齐道:「如龙的事情……」

王思轩道:「他那边的事情结束就直接来华投上班,他个人能力很强,我征求了一下领导层的意见,初步决定让他负责华投海外事业部。」

王思轩非常明白外甥来华投的目的,应该是打算接自己的班,姐姐提出的要求他不好拒绝,但是他并不想让乔如龙进入华投,因为这件事他面临了许多非议和压力,扰乱了他原本的布局。

将乔如龙放在海外部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表面上看让乔如龙独当一面,大展拳脚,可事实上却让他远离了华投的权力核心。

王思轩更清楚,推动乔如龙前来华投的肯定是乔老,但是这位老爷子根本没和他打过招呼。难道他是怕被自己拒绝?王思轩考虑过,虽然乔老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但是他如果开口,这个面子自己一定会给的,但是最终开口的是姐姐。

王思轩非常不爽姐姐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乔家利用,他甚至不认为王家欠乔家什么,应该是乔家欠他们王家的。

王思齐道:「我听说则强昨晚遇到了麻烦?」

王思轩吃了口水煎包道:「姐,这水煎包真是恰到好处。」他不想谈及儿子的事情,那小子太不争气。

王思齐道:「我公公提到则强。」

王思轩放下饭碗,望着姐姐,乔老提起自己儿子?这就有些不寻

常了,他敏锐地觉察到是不是和昨晚发生的事情有关?

王思齐道:「他说小孩子吃点亏不是坏事。」

王思轩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乔老让姐姐转告自己这番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是让他就此息事宁人,乔老为什么要替一个外人出头?

王思轩道:「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乔伯伯今年七十八岁了吧?」

王思齐道:「你记错了,他过了年就八十岁了。」

王思轩点了点头道:「老了?」

王思齐的双目中闪过一丝错愕的光芒,她想说什么,却终于还是没说出口。

墨晗开车到中途就下起了大雪,因为雪太大,她就近下了高速。郑培安伸了个懒腰,坐直了身子:「墨小姐,你这后座椅加热能不能关小点?」

许纯良笑道:「嫌热了?」

郑培安道:「刚睡着了,梦到自己睡在东北大炕上,可热死我了。」

许纯良道:「没梦到自己尿炕吧?」

郑培安笑骂道:「混小子,没大没小。」把头凑到车窗上看了看外面,飘飘扬扬的大雪已经看不清外面的世界。

郑培安道:「这是到什么地方了?」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开了一个多小时,当然和雪大车速慢有关,现在车辆基本上都是龟速前进,还时不时遭遇堵车。

墨晗道:「今天雪大,这才走了一半。」

郑培安点了点头道:「不急,不急,安全第一。」

许纯良此时收到了梅如雪的消息,问他人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