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培安从事中医多年,经验也是相当丰富,许纯良的表现也激起了他的斗志,毕竟是回春堂许老爷子的大弟子,不能给老师丢人,不能让小师侄笑话。

许纯良道:「郑叔,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患者的大脑得不到休息,经常处于疲劳状态,人非铁石,大脑更是人体构造最为精妙的器官,疲则生变,更何况他过去的大脑本来就有旧伤。神魂魄意志,喜怒思忧恐相互交杂,相互影响,造成了他如今的疯癫之病。」

郑培安微笑点头道:「后生可畏,你真是一点就透。」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禁有些惭愧,这小子的见解其实在自己之上,自己才是敲边鼓的那个。

郑培安硬着头皮道:「纯良,我考考你,你觉得患者应该采用怎样的方案来医治呢?」

许纯良道:「说错的地方还望郑叔指点,我觉得对这种病人使用药物只能起到治标的作用,古语有云,心病还须心药医,想要治本,还是要消除患者五志过极的致病病因,否则病本不除,早晚还会复发甚至加重。」

表面上是许纯良向郑培安请教,可实际上郑培安获益匪浅,这小子对疾病的理解怎么可以这么透彻?天才啊!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

郑培安从医数十年,自问在中医上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治疗体系,自从拜师许长善之后,又从老爷子那里得到了不少的指点,最近一段时间进步不小。

虽然如此他也没有许纯良看得如此全面,为苏天宇治疗的时候,郑培安就发现许纯良的医术另辟蹊径,和师父许老爷子的手法明显不同,现在他几乎能够肯定,许纯良的医术应该不是许老爷子所传。

墨晗比郑培安看得更透彻,早在他出手营救栾玉川的时候,墨晗就知道他的医术绝非一般,不然也不会将他请到这里来。

看到郑培安和许纯良两人一问一答,墨晗心中有些想笑,两人的戏演得还真是不错,其实到这里来看病根本不需要担心有人查看他有无职业资格,许纯良做事还是够谨慎,做戏做足全套,他还是担心自己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归根结底还是对自己缺乏信任。

墨晗道:「两位慢慢商量,我就不影响你们了。」她向哑巴僧人使了个眼色,两人离开了禅房。

郑培安等他们走后,长叹了一口气道:「早知如此,我就不来了。」

许纯良道:「您要是不来,我岂不就是无证行医?」

郑培安道:「这荒山野岭的哪有人管你?真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许纯良笑眯眯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没有你帮我打掩护可不行。」

「你找谁不行?非得把我从东州叫过来?」郑培安也有自尊,感觉自己很没用,暗下决心以后不当工具人了,要潜心学医。

许纯良道:「你是我未来小姑父啊,别人我也信不过。」

「那倒也是!」一句话让郑培安立刻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了。

两人同时将目光转向通惠和尚,发现他瞪着一双眼睛望着他们。

郑培安道:「你把他怎么了?」

许纯良道:「没怎么,是他自己发呆。」,以一定的力量点击通惠的印堂穴,造成他意识上暂时的空白,目前通惠和尚就像是学生在上课开小差一样,处于走神的状态。

许纯良没有做出解释,解释了郑培安也不懂。反正治病的是自己,功劳全是他的,最后老郑还能得到一笔丰厚的会诊费,此等肥差,别人想都没有。

许纯良取出纸笔,先把药方写了,交给郑培安,等会儿郑培安再写一遍。

然后取出针盒,从中抽出毫针,郑培安知道他要施针,目不转睛地望着许纯良的一举一动,倒不是因为他担心许纯良把通惠和尚给扎出

一个好歹,而是他知道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许纯良的针法之奥妙甚至要强于师父许长善,他调整了一下心态,以后不要抱着当工具人的心态,要抱着学习的心态。

中医对疯癫病症的治疗,主要以理气化痰、清心安神、开窍定志、清心泻火为主。

许纯良先选太冲穴,太冲穴位于脚背部第一二趾跖骨结合部分的前凹陷处,双足各一,针灸此穴可平肝泻热,清利下焦。

太为大,冲为射,肝经的水湿风气在此穴向上冲行,毫针刺入太冲半寸,以内力激发水湿风气,与脉气合二为一,向上逆行冲入经络,缘足厥阴肝经入肝,水湿风气聚集于肝部化气为雨抵消肝部之火,针五分,灸五状,针灸之后利用艾灸,将水湿风气源源不断地逆行入肝,如同肝部下了一场甘霖。

次选丰隆穴,丰隆,象声词,为轰隆之意。本穴物质主要为条口穴、上巨虚穴、下巨虚穴传来的水湿云气,至本穴后,水湿云气化雨而降,且降雨量大,如雷雨之轰隆有声,故名丰隆。

丰隆穴属足阳明络穴。本穴位处胃经下部,气血物质为汇聚而成的天之下部水湿云气,为云化雨降之处,气压低下,胃经及脾经天部水湿浊气汇合于此,所降之雨又分走胃经及脾经各部,有联络脾胃二经各部气血物质的作用。

采用毫针垂直进针,以速刺法刺入皮下,进针针三分深。待针下有沈、涩、紧的感觉为得气,得气后施以徐而重之手法,使针感传至二、三趾部,针感随时间延长而呈持续性加强,直至出针为止。

三取神门穴,神为神明,门即门户,神门穴内的气血物质为心境体内的外传之气,与心经气血的本性相同,乃人之神气。

穴位属土,针刺此穴,解表清热,补益心气。

神门穴位于腕横纹尺侧端,尺侧腕屈肌腱的桡侧凹陷处。

许纯良选择腕屈肌腱的位置,采用捻转进针法,垂直刺入,针尖依次刺入皮肤层,韧带层,产生第一针感,进针需要严格掌控进度,通过这两层的时间需要掌握在三分钟左右,穿透皮肤层和韧带层,找寻第一针感基本上每个懂得针灸的医生都可做到,但是在三分钟的时间内均匀递进,持续刺激第一针感,让这种针感延绵不绝地传递到患者的体内,这需要对力量极其精确的控制。

郑培安的表情由欣赏变成了崇拜,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初学针灸的场景,那时候都是用一层层的毛边纸来练习,目的是掌控进针的精度,进针越慢越显功夫,许纯良对毫针的控制可以用随心所欲收放自如来形容。

激发患者三分钟第一针感之后,许纯良手中的毫针继续向深处推进,刺入尺神经掌支,刺痛感传入患者的掌心,又是缓慢进针的过程。

郑培安点燃了一支烟,默默抽了一口,他已经预感到马上会见证到奇迹的发生。

许纯良推进毫针激发患者第三针感的时候,内力循着毫针送入患者的体内。

太冲灭肝火,丰隆灭为胃脾之火,神门灭得是心火,神门穴内的气血物质沿着经络逆流化雨,灭除心火。再以1号艾柱行1度损伤炙法。

最后选择膻中穴施针。

膻中穴因居于五脏六腑之首,又称为上气海,位于胸前,当前正中线上,平第四肋间。经属任脉,足太阴脾经,足少阴肾经,手太阳小肠经,手少阳三焦经交汇之处,气会膻中。

膻中穴主气,以分布阴阳,宽胸理气,活血通络。

许纯良以捻转法针刺膻中穴,刺入筋膜之后以进气法,将外部寒气导入患者的体内,进气法是由提插法、九六法、呼吸法三种手法组合而成的复式补泻手法。

正所谓:纳气还与进气同,一般造化两般工。手中用气丁宁死,妙理玄玄在

手中。丝丝冷气通过许纯良精妙的针法不断渗入膻中穴,膻中穴内的气体遇冷沉降,在膻中穴内云气化雨,雨落膻中,汇入五经,浇灭通惠和尚体内诸般邪火。

郑培安看到许纯良有条不紊循序渐进的针法唯有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了,他虽然能够明白许纯良用针的道理,但是如果让他来施针,他绝对无法保证效果,这小子不过二十二岁,就算从娘胎里开始学医也不如自己从医的时间长,可看完他的针法,郑培安感觉自己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了。

不是妄自菲薄,这就是他此刻的真实感受,他实在不清楚师父知不知道许纯良如此厉害,大概率是不知道的,不然这小子何必把自己从东州叫来给他当幌子。

看了一眼许纯良刚刚开好的潜阳宁神汤:黄连20g,夜交藤30g,熟枣仁20g,远志15g,柏子仁20g,茯苓15g,生地黄20g,玄参20g,生牡蛎20g,生赭石30g,川莲10g,生龙骨20g,合欢花15g,柴胡15g。水煎服,一日一剂。仟千仦哾

患者所表现出的症状是因为五志过极,心阴暗耗,心阳亢奋所致,本方用黄连以清心火,生地黄、玄参滋阴潜阳,龙骨、牡蛎、赭石以潜镇阳气,使阳入于阴,然患者得病日久,思虑过度,暗耗心阴,故而再用远志、柏子仁、酸枣仁、夜交藤养心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