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如龙隐约觉得这件事开始朝着复杂的方向演变,因为爷爷已经让母亲出面打了招呼,爷爷的意思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王家现在的做法并不像是要息事宁人,而是将事态进一步扩大,至少现在看不出他们有放过许纯良的迹象。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接下来的套路,王则强验伤报告一出,就会惊动警方,会对许纯良这个施暴者采取行动,这次不让他吃点苦头,王家人应该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乔如龙并不关心许纯良的死活,但是他从这件事看出舅舅现在对爷爷并不买账,希望只是因为心疼儿子的原因。

归根结底,妹妹就不应该为了许纯良的事情去找爷爷,这下让爷爷失了面子,也让他们乔家失了面子。

乔如龙本以为爷爷会很生气,可回到家里发现爷爷正在写字,至少从他的脸上没有看出任何的不悦。

「爷爷!」乔如龙的内心多少有些忐忑。

乔老点了点头道:「你回来的正好,中午陪我一起喝两杯。」

乔如龙道:「今儿这么大的兴致。」凑在一旁,看了看爷爷写了四个大字一一龙盘虎卧。

乔如龙有些诧异道:「爷爷,不应该是龙盘虎踞吗?」

乔老道:「我今天就想让这只老虎卧着。」

乔如龙忽然想起常说的一句话,是龙你得给我老老实实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踏踏实实卧着,爷爷应该不是平白无故写这四个字的。

乔老道:「公司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乔如龙道:「年前能够全部结束,年后去华投,舅舅的意思是让我负责海外事业部。

乔老端起紫砂壶,啜了一口茶道:「你怎么想?」

乔如龙道:「海外事业部是华投最重要的部门……」

乔老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少废话,我问你怎么想?」

乔如龙笑了笑:「对华投而言我是个新人,已经做好了从头开始的准备。」

乔老道:「在我面前都不说真心话?」

乔如龙知道瞒不过爷爷,但是那边是舅舅,他也不好在爷爷面前说什么:「爷爷,我相信舅舅一定有他的打算,毕竟我们的这层关系大家都知道。」

乔老道:「你去华投是为了赚钱吗?」

乔如龙摇了摇头,他去华投没打算赚钱,这些年他赚的钱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如果他想赚钱,继续经营铭盛投资就是,何必去国字头的华投,他是要从政,确切地说是爷爷让他从政。

乔老道:「思轩是有所顾忌啊。」

乔如龙道:「身为华投老总,有些顾忌也是应该的,毕竟下面的人太多,我反倒觉得这样的安排对我来说并不是坏事,我也想证明给他们看看,我并不是靠亲戚关系。」

「证明什么?你在铭盛的成功不已经证明了?对了,他多大了?」

乔如龙愣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反应了过来:「我舅舅今年四十七岁。」

乔老点了点头道:「这个年龄不上不下的非常尴尬。」他忽然皱了皱眉头:「我这个虎写得不好,没有一丁点的霸气。」

乔如龙笑道:「爷爷写得本来就是一只卧虎。」

乔老道:「这世上最珍贵的是时间,谁浪费你的时间,等同于谋杀。」他慢条斯理地啜了一口茶。

此时乔如龙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汪建成打来的电话,他向爷爷笑了笑,出门去接了电话。

汪建成打这个电话过来是想询问乔老什么时候在家,他想陪爷爷一起过来拜会。之所以提前打这个电话,是因为那天乔如龙送高丽参的事情。

汪老得悉这件事之后,气得他把汪正道骂了一顿

,不要以为乔老退下来就没用了,表面上看乔老影响力大不如前,可他只要跺跺脚,这京城还是要抖上一抖。

汪老漫长的政治生涯中有一多半时间是在给乔老当副手,他是极其了解这位老搭档的,所以他让孙子来试探一下乔家的态度。

乔如龙让汪建成稍等,回到书房,把汪老要来拜会的事情说了。

乔老道:「他是担心他二儿子汪正理的那半级,想让我帮忙说说话。」

乔如龙笑道:「您老见还是不见?」

乔老道:「我打算今年去平海过年。」

乔如龙点了点头,也没有给汪建成打电话,直接给他回复了一条消息。

汪建成收到消息就快步来到了书房,爷爷和父亲都在,汪老听到这个回复,狠狠蹬了一眼汪正道:「你干得好事!」

汪正道满脸尴尬,他使了个眼色,汪建成心领神会,借口有事先离开了书房。

汪正道叹了口气道:「爸,我不是针对乔如龙,这几年我基本上不见客的。」

汪老指着那高丽参道:「我们跟乔家是世交,你乔伯伯送来这支高丽参你还不明白?当年在半岛战场上他父亲救过你爷爷的命,他是在告诉你没有他们乔家就没有我们汪家。」

汪正道抿了抿嘴唇:「爸,汪家是欠乔家的人情,可过去这么多年了,该还的我们都还清了,他生气又如何?大不了悔婚,建成又不是找不到媳妇。」

汪老道:「我看你是脑子有病,你弟弟的情况你不知道?」

「爸,我看他未必能做主吧?」

汪老道:「老乔这个人我非常清楚,你得罪了他,他可以不坏你的事情,但是他绝不会帮你说话,正理的这半级恐怕麻烦了。」

「他都退了这么多年,您也不必把他太过神话。」

汪老叹了口气:「许多人都这么想,可后来他们都发现自己错了。」

他掏出电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乔老打了过去:「老乔吗?是我!」

乔老挂上电话,望着那幅完成的龙盘虎卧,若有所思道:「这幅字写得的确不太好。」

乔如龙道:「今年真要去平海过年?」

乔老道:「你估计去不了,下周就要去华投报到。」

乔如龙道:「我舅舅说让我年后再过去,估计以后大部分时间会在国外。」

乔老淡然道:「不去!」

乔如龙愣了一下,难道爷爷改了主意?

乔老道:「你会担任华投纪检监察组组长,党委委员,」

乔如龙怔怔地望着爷爷,此前他根本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看来老爷子不声不响已经做了一件大事,由此可见他对舅舅是极其不满的。

乔老道:「华投最近出现了不少的问题,上头非常重视,所以你这次去华投任职十分重要,对已经出现的问题,要大胆查,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查出问题,就一查到底,绝不留情!」

他拍了拍乔如龙的肩膀:「我们乔家行得正坐得端,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王思轩刚刚回到办公室就听说了这个消息,几乎华投的领导层都认为乔如龙是他一手安排,还觉得王思轩下了一手瞒天过海的妙棋。

王思轩此时的内心却陷入忐忑不安之中,乔如龙的任职由高层直接任命,甚至没有跟他这位华投的掌门人通气。乔老从头到尾都没有跟他打招呼,一开始也是安排姐姐出面。

华投海外事业部在许多人眼中都是最重要的部门之一,自己将这个部门交给乔如龙已经顶着很大的压力了,可就这样还不能让他满意。

王思轩想起早餐时候姐姐跟自己的那番对话,乔老说小孩子吃点亏不是坏事

,本来他以为说得是儿子王则强,可现在忽然意识到这番话很可能也包括了自己。

事出反常必有妖,以乔老的身份忽然对晚辈的事情感兴趣,王则强被打,本不应该惊动他,他未必是替打人者出面,他是借着这件事表达对自己处理事情的不满。

王思轩这才意识到低估了乔老的能量,他虽然退下来了,但是影响力仍在,乔如龙的任命就是证明。他让姐姐王思齐出面找自己,并非是有求于自己,而是要试探自己。

一个从未在体制中干过的年轻人,一上来就能担任纪检监察组组长,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王思轩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他拿起电话,想要给乔老打个电话,可又不知应该说什么,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将电话打给了姐姐王思齐。

他需要一个中间人向乔老解释,他有种预感,乔老能将自己扶上马,也能够将他拉下去。

王思轩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姐姐的电话先打了进来,她焦急地告诉弟弟,侄子在医院出事了,正在验伤的过程中,他突然就发了疯,攻击为他检查的医生,和医生当场厮打起来。

陪他进行司法鉴定的警察上前制止,他居然袭警,因为在公众场合,许多人都拍了下来,影响很坏。

王思轩顾不上跟姐姐说这件事,先给警界的朋友打了个电话,然后让助理备车,即刻赶往现场。

许纯良回到东州饭店,两名警察已经在等他,许纯良不慌不忙,把两人请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两名警察是前来调查昨晚OMMIA酒吧事件的,他们已经从酒吧调取了部分监控,从酒吧提供的监控来看,对许纯良是相当不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