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纯良从花逐月那里已经得知酒吧的后台老板潘天化肯定站队王则强,他提供的视频肯定是经过剪辑的,他也有视频,溥建摄影水平不差,把事发经过拍得相当完整。

警察看了一遍他提供的视频,从目前掌握的视频来看,许纯良和王则强属于互殴,当时人虽然很多,但是并没有发生群殴,如果斗殴时达三人以上,就会涉嫌聚众斗殴罪。如果以肆意挑衅、无事生非为主要表现方式,可能涉嫌寻衅滋事罪。

其中那名姓刘的警察给许纯良科普了一下,让他充分了解一下昨晚行为的严重性,现在王则强已经去医院验伤,如果王则强验伤的最后结果是轻伤,许纯良就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根据刑法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许纯良道:「警察同志,你们说的我都懂,可我认为你们应该调查得更全面一些,当时王则强这帮人给我朋友下药,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他们就把这两个女孩带走了。」视频上有王则强他们要将两个女孩带上车的一段。

姓刘的警察道:「你说得相关情况我们也进行了了解,根据我们调取酒吧的内部监控,在酒吧内,王则强并未和这两个女孩搭讪,她们之前是和其他人喝酒的,王则强说他是出于好心送两位女孩回家。」

警察的意思是王则强没有下药的可能。

许纯良道:「他没搭讪不代表他的同伙没搭讪,他没下药,也不代表他的同伙没下药。」

另外一名年轻警察道:「你得有证据啊,话不能乱说。」

许纯良道:「证据需要你们去查啊,这不是你们的职责吗?」

刘姓警察道:「我们当然会查,现在我们主要是了解你和王则强互殴的事情,希望你做一个详细说明。」

「视频可以表明,是他屡次攻击我,我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还手,我是正当防卫。」

刘姓警察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对法律的了解还不够,斗殴无防卫,现在要看王则强的验伤结果,许纯良同志,你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你的法律观念太薄弱了。」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之后,脸都变了:「什么?」

许纯良笑眯眯望着他们:「怎么?王则强是不是又打人了?」

刘姓警察一脸懵逼,这厮莫非有未卜先知之能?他怎么知道王则强又打人了?而且这次打得是医护人员,还有陪同验伤的警察。

许纯良道:「这货就是个疯狗,逮谁咬谁,你们也要小心点,他自以为有人撑腰,保不齐连你们都敢打!

刘姓警察道:「小同志啊,你就不用为我们操心了,以后多学点法,增强法律意识,有些事本来自己占理,可因为处理不当反而变主动为被动。」

许纯良送两位警察出门,刚好梅如雪也来到了东州饭店,目送两名警察离去,梅如雪推开车门下了车,来到许纯良面前:「找你麻烦的?」

许纯良笑道:「没事儿,人家就是公事公办,了解一下情况。」

梅如雪道:「说来听听,昨晚什么情况?」

许纯良道:「都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

这时候溥建打来了电话,让许纯良赶紧看视频,趁着现在视频还在,再等一会儿保不齐全部都得下架,许纯良点开他给得链接,上面却是王则强在医院殴打医护人员的视频,一名警察过去阻止结果也让他一拳放倒在地,还别说,这小子的身手还真不是盖的,平时三五个壮汉近不了身。

他把视频给梅如雪看,梅如雪看完之后也是倍感诧异,因为出身的缘故她和王家不熟,对王则强也缺乏了解,但是凭着过去见过几次的印象,王则强至少在表面上非常温文尔雅,

视频中的王则强简直就是一个粗鄙的莽夫。

按理说王家的子弟在公众场合不至于如此,梅如雪皱了皱眉头,王则强闹这一出最大的好处就是将焦点从许纯良的斗殴中转移。

许纯良笑道:「难怪昨天他这个样子,原来是得了狂犬病。」

梅如雪道:「他又惹事不代表你没事。」

许纯良道:「看他的样子好像疯狗一样啊,我听说他是你表弟,你要离他远一些。」

梅如雪瞪了他一眼道:「你听谁说的?」心中已经猜到他是听墨晗说得。

许纯良道:「咱们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好不容易才见上一面,看电影去吧?」

梅如雪道:「你还有心情看电影?」

许纯良道:「本来心情不好,可看到你什么烦恼都没了。」

梅如雪道:「你嘴里没实话,上车吧。」

「去哪儿?」

「我爷爷要见你。」

许纯良愣了:「太突然了吧,我这也没有点准备,你等等啊,我去搬箱补酒给老爷子送过去。」

梅如雪道:「省省吧,是福是祸还不知道。」

许纯良道:「初次登门空手不好吧。」

梅如雪道:「空手最好!」

「那我就空手套你这只小白羊。」

许纯良此前有过造访叶老的经历,所以对高层之家的状况多少有了心理准备,梅如雪让他不用紧张,家里除了爷爷并无他人。

来到乔家的时候正值黄昏,梅如雪将车停在门前的车位,到的时候旁边的车位已经停了一辆奥迪A8。许纯良小声道:「不是没人吗?」

梅如雪看了一眼车牌,心中一怔,这辆车是王思轩的,他怎么来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许纯良现在过来刚好跟他对上。

梅如雪也不想见王家人,正打算带许纯良去周边转转的时候,看到王思轩从里面出来,因为正面遇上了,躲都来不及。

王思轩看到梅如雪,主动招呼道:「小雪,回来了!」他的目光落在许纯良身上,一眼就认出这小子就是打儿子耳光的那个。

梅如雪道:「王叔叔好。」他们彼此都不喜欢对方,但是表面上都不能失了礼数。

王思轩没有搭理许纯良,径直上了车,让司机开车离开。

梅如雪目送那辆车走远,叹了口气道:「你打得王则强就是他宝贝儿子。」

许纯良道:「人渣!」

梅如雪打了他胳膊一下,小声道:「在爷爷面前别乱说。」

梅如雪打了他胳膊一下,小声道:「在爷爷面前别乱说。」

走入许家的小楼,闻到一股鸡汤的香气,厨房内响起乔老洪亮的声音:「小雪回来了,待会儿尝尝我亲手给你炖得鸡汤。」

许纯良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看到从厨房里走出的老人,顿时头皮发麻,梅如雪的爷爷竟然是自己在东州矿区偶遇的乔老。

乔老笑眯眯望着许纯良道:「小许啊,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梅如雪才是最为诧异的一个,愕然望着爷爷,又看了看许纯良:「怎么?你们见过?」

乔老笑道:「见过,上次在东州,我去矿区扫墓的时候,刚好遇到了他们爷儿俩,我还去过回春堂喝茶呢。」

梅如雪暗叹爷爷老谋深算,原来他早就见过许纯良。

许纯良暗叹乔老爷子老女干巨猾,明明知道自己和梅如雪的关系却深藏不露,后来还把他们两人硬生生给分开,老爷子有点不厚道啊,亏我当初对你这么好,又给你带路又送你酒。

乔老向许纯良道:「吃饭没?」

许纯良摇了摇头。

乔老道:「小雪也没提前说,家里也没什么准备。」

许纯良道:「您老别拿我当外人就行。」

梅如雪道:「我去厨房看看。」她先去给许纯良倒了杯茶,让他留下来陪爷爷聊天,对许纯良的口才她还是放心的。

乔老道:「让你杨姨多炒两个菜。」

乔老打量了一下许纯良:「坐啊,别傻站着了。」

许纯良等乔老在沙发上坐下,才去一旁坐下了,心中盘算着乔老今天把自己叫来的目的,此前他把梅如雪从南江突然召回,就证明他对自己并不满意。自己刚刚又把他亲戚家的孩子给揍了,这下估计印象就更差了。

到了乔老这种级数,想从他脸上看出爱憎太难了,乔老端起自己的搪瓷茶缸喝了口茶。

许纯良心说乔老生活挺简朴,大茶缸子里面泡得也不是什么好茶,就是普通的茉莉。

梅如雪给他倒得这杯茶倒是上品的祁门红茶,许纯良喝了口红茶道:「乔老,我这次来的匆忙,也没给您老带礼物。」

乔老道:「我可没想要你的礼物,你不惦记我家的东西我就谢天谢地了。」

许纯良听出他话里有话,这是说梅如雪呢,可老爷子打得这个比方不恰当,梅如雪可不是东西,是宝贝,

乔家要是不当宝,我就把她给顺走。

许纯良故意道:「乔老,您该不会把我当贼看吧?」

乔老哈哈笑了起来:「你自己说的,这世上贼分两种,一多半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的。」

许纯良道:「您觉得我属于哪一种?」

乔老将大茶缸子端在手里,深邃的目光打量着许纯良道:「你是贼胆包天啊!小雪的表弟你也打?」

许纯良道:「我打他之前真不知道这层关系。」

「如果知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