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摇光神色霎时一怔。

……

是啊。

十七个刚刚踏入神明境的人族年轻一代,刚刚已经战死了三位。

他们,都刚刚成为神明,连封神仪式都还没有举行,他们便已经战死了。

在之前,他们也是出身本源世界中大势力,虽然有不少臭毛病,可也算人族一代中的翘楚。

可是……

他们战死了。

面对诸天万族的压迫,人族勠力同心,当死则死,这并没有什么。

不是他们金贵,便不能死。

只不过,他们应该战死的更有价值。

现在,姬摇光也有些迷茫了。

不知道,他们三人的战死是否真的值得。

虚空中,姬摇光看着前方的第七朵神哀之莲,不禁捏紧了拳头,“林荒,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才能让秦政大人,不惜人族一切代价,也要保全你!”

“为了你,多少神明战死。你是否又真的能扛得起心中的那一份愧疚?”

姬摇光此刻不知道,他只知道……已经有人族六境神明在陨落。那是镇守人族多年的中流砥柱,在各大势力间,都有着不错的声望。

可是,战死此地!

……

漆黑的寂静河。

无序的黑暗之地。

是否存在空间?

又是否存在岁月?

林荒是否知道,又是否不知道?

茫茫漆黑中,他亦步亦趋的往前行走,开始感受到了寂静河的逆流之力,让他难以走下去。

前一次,他几乎死在了寂静河中,最后是尽天帝出现,将他直接踹出了寂静河。

而这一次,他没有退路。

第七次涅槃,或许就是要横渡此地,成功了便是七涅。若是失败了,最多只能是六涅封神,更有可能走火入魔直接陨落。

林荒的执念之身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在黑河中行走。

漫天的逆流之力,扫荡林荒虚幻的肉身,却给了林荒最为真实的疼痛感,肉身恍若再被无数次的撕裂。

更有颠倒大道规则的力量环绕在林荒的周身,让他难以捉摸。

前进或许不是前进。

呼吸或许不是呼吸。

这里,太过奥妙,难以捉摸。

这里也太过死寂,让人自我囚禁灵魂,生出绝望之感。

唯一值得庆幸的点,是林荒还在继续前进,并没有放弃。

他研究过本源规则之力,又见识过神王姜尘的理论,所以对寂静河的力量有一些莫名的感触与熟悉感。

这种感触,能够让他凭着本能的直觉,步步为营的向前。

忽然间……

林荒停了下来。

他侧头侧耳倾听,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随后,他开口询问,“阁下是谁?”

然而林荒的声音,并不能在这寂静河中传播,他不确定对方是否能够听见。

甚至,林荒根本不知道,前方是否有人。

因为他的前方一片漆黑。

他只能凭借着直觉,感知到前方的漆黑中,有一团漆黑。

两团漆黑融为一体,只能用直觉来判断。

果然,寂静河中没有任何的回应。

林荒有些失望,他很希望在这孤寂的寂静河中,有一个同伴的出现,能够坐而论道,或是交流心得。

哪怕是都不能,但只要能看见有另外一个人,他都不会感觉到孤独。那种岁月万古,一人独留世间的孤独。

失望之余,林荒还有些好奇,是谁进入了寂静河中,走在了他的前面。

会是人族的吗?

因为什么而进入寂静河?

是如同自己一般,在第七次涅槃的时候,踏入了此地。还是因为,这团黑影,也是感悟到了本源规则之力的存在,从而进入这里?

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能进入寂静河的,只怕都不是什么善茬。

嗯……

忽然间,林荒忽然自我怀疑的拉长了声音,他勐然惊觉,会不会是自己寂静河中待得太久,出现了可怕的幻觉。

林荒赶紧摇头,他忌惮这种可能。

不过随后,林荒便是双目一凝,精神振奋。

他感受到了……

死寂一般的寂静河中,除了那亘古不变的逆流之力外,他感受到了一丝寂静河水的荡漾。

这种荡漾之力,定然是有外力介入。

……是有强者,也在逆流而上,想要横渡寂静河。

纵然前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但林荒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在前方不远处,必然存在一位强者横渡,应该离着自己不远,否则自己根本感知不到寂静河的荡漾。

林荒奋力在寂静河中前行,想要追上去一探究竟。

……

漆黑的空间中,有双眼睛,在盯着寂静河水中的那一缕执念之身。

忽然间,空间荡漾,那双眼睛的身边,又出现了另外一双眼睛……

“你来的有些晚了!”

前一双眼睛开口,他声音平静,“他已经在横渡寂静河了!”

“这次有些失策了,数十个大族竟然同时出手,将我困在了凤墟之地,只有遥天他们几位顺利离开了。

“所以,你没办法了,想要通过寂静河直接出现在扶桑神界?”

“嗯!”

“你知道代价的,一旦动用了寂静河的力量,天道之力便会对你进行挤压,你很难长时间停留在万界之中!”

最开始的那双眼睛开口。

“我知道,或许我也该谢幕了!人族可能还需要我,但只有我走了,年轻一代神明们才能最快的成长!不能我秦政死了,人族便没有了希望!”

后来的那双眼睛道。

“你想要他们复制当年我们的故事?”

秦政摇头,“我们的故事永远无法被复制,他们也不会感兴趣。他们,应该走出自己的路,一条全新的路!”

“所以……你一直在等待?”

“对,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等待人族天骄崛起的一天,等待我离开的那一天,等待我离开前,大开杀戒的那一天!”

秦政平静道。

“需要我出手?”

“长空无名这些年在干嘛?”

秦政没有回答前者的问题,而是在反问。

“那就画上一个时代的句号吧!”

最开始的那双眼睛道,“你觉得,这次万界诸神,会感到惊喜吗?”

秦政神色平静,“应该还行?”

“你先?”

“不着急,这小崽子若是渡不了寂静河,我也就没必要出现了,会很他娘的丢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