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双眼一闭,“扑通”仰面倒地。

“叔叔……叔叔!你怎么了?”

男孩默默地拖起青年,安置在屋内最里边的榻上。他又来到沙滩边,扶起尚有呼吸的娘亲,安置在屋内另外一边的榻上。

他手杵树枝,蹒跚地取下两条鱼砍断放在锅里,掺满一锅水脸色焦急的熬着、煮着。

……

“叔叔,你的力气为什么这么大!”

青年望着手掌,苦笑无语……

“叔叔,你为什么不饿呢?”

青年摸着肚皮,脸上的表情同问话男孩的神情一般,全部是茫然不解……

“叔叔,你是不是神仙降凡啊……”

青年抬首望着头顶湛蓝的天空,那种身心通透的感觉令他心中产生出无尽的渴望。身体原本虚弱的感觉在这一刻已是荡然无存。

他复遥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海面,远处是水天相接。此时,太阳已经从东方冉冉升起,照耀得海面上波光粼粼。

他低头,望着男孩皱眉摇头不已。

这时,屋内传来惊呼声,“坏尔,别烦你叔叔了。快来帮帮我,这条鱼太重了,我拿不起!”

“好呢,娘,我来了!”

青年在昏迷一日后的夜里,再度睁眼醒来。

他悄悄起身,围着破烂的茅屋转了一圈,然后找到一根钢叉,驾驶着那快散架的小船飘然出海。

第二天晨曦微露时分,小船满载着金黄色的鱼返回了岛上。

当小男孩看到满船的鱼时,顿时高兴得合不拢嘴。

而那李氏见到送进屋内的金黄色的鱼时,躺在榻上的她猛地坐起,情绪在瞬间变得激动万分。

这鱼名金龙,其内蕴含着充裕的气血。其价值极高,是附近海域内富贵人家才能享用之物。这一条小金龙鱼,已然可以换取他们三人一年的所需的食物了。

“李坏,你先进去帮你娘吧!”青年望着男孩,宠溺地摸了一下他的小脑瓜,摆了摆手。

“你?”男孩面色惊愕,随后惊喜指着青年的嘴巴。

“嗯!”青年面露笑容,有力地点了点头。

“叔叔……可以讲话了……”

“叔叔……可以讲话了……”

“娘,你听到了吗?”男孩欢呼雀跃,如一阵风般冲进了茅屋内,“娘!叔叔刚才对我讲话了!”

“嗯。我也听到了!”李氏的脸上,也在刹那间露出了久违的喜悦笑容。

随后,青年在青涎岛上转了一阵子,寻到一个山洞搬了进去。山洞离男孩家的茅屋倒也不远,他每天都来回两边跑。

而后,青年会偶尔消失上一段时间。但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准时回返岛上。他回来时,还会捎带上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而有一次,青年带回来了一艘崭新的船。

当李氏见到这船后,竟然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她懂些医药之术,识得这船的材质。这船身,竟然是由寒海内巨兽八爪鱼的骨架和皮所做成!

她家中就有小指头大小的一截八爪鱼骨。孩童发热,磨水饮用,不久就能康复。这截鱼骨可是救治了岛上无数的小孩。

八爪鱼为四级海兽,其实力极其强大。青海域内,只要它一出现,所有渔船都会避之不及。八爪鱼的身体柔弱,刀剑难伤。它游行的速度快如闪电,极其难缠。凡是被它们惦记上的渔船,都会无一幸免。

新船的质地轻巧且无比坚硬,最主要的还是它能隔绝寒海水的冰寒。

这让李坏如获至宝,高兴异常。他不时单独驾驭着大船出海打渔。

“李坏,你还是召集岛上其他人跟你一起出海吧……”青年盯着个头已经抵到他下颌的男孩,轻声地劝说着。

青涎岛上并非居住他们一家人。岛上实则还有二三十户人家,不过他们都居住在稍微靠岛内的中间区域。对远近渔船的行踪,他们都了如指掌。

上次海盗上门,向李氏家索要孝礼,岛上的其他人故作不知。就是李坏的玩伴闻听到动静,想要来帮忙,也被他们家的大人强行吆喝了回去。

如今有了这条船,足够一岛居民衣食无忧了。可这时,要他去找岛上人分享这条船,男孩心里别提有多么别扭。

“快去吧!”青年紧紧地望着李坏的眼睛,朝男孩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去……”男孩噘嘴,有些不情愿地道。

他也深知在这片海域要存活下去,仅靠谁家一人或几个人之力是不够的,只有他们抱团才能在这海盗环伺的青海域生存下去。

望着男孩离开的背影,青年的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时间一晃,又是五年过去了。

这一天,青年在沙滩上皱眉,用一根树枝写写画画着。

他的神情极为认真,双眉紧紧地蹙着。似乎是怕脑中好不容易记起的那些话,会随着寒海的风飘散掉。

“叔叔,你写的什么啊?莫非,你记起过去的事了?”李坏瓮声瓮气,惊喜的来到青年身旁。

李坏,已经长成了一个小伙子模样。他身材魁梧,个高有一丈有余。也许是因为长期食用金龙鱼的缘故,他的力气极大。平常岛内青年与他较量,他一人独斗十余人都不吃劲。

那些青年都惊讶他的力量。据他们评估,李坏双臂的力量达到了五千斤。

“你小心点……别踩着字了!”五年时光,未在青年的身上留下丝毫的印记。

“这是什么啊?叔!”

“一种文字!”

“字?怎么看起来与岛内的字不一样呢……”李坏赶紧跳开,望着地上密密麻麻地字疑惑地问道。

“它们是另外一种文字,也许是我之前那个世界的?”

“李坏,你愿意学习吗?”

“好啊,当然愿意了!”李坏闻听到青年的话,立刻高兴地答道。

他家境贫寒,母亲李氏倒教过他一些文字。但李氏本来认识的字也不多,所以他也仅仅能简单的沟通而已。如今青年愿意教他这种比较繁复的文字,他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呢!

“好,你跟着我念……”

“叔叔,这是一篇秘籍……你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