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佳怡沉默了一下,终于一脸了然的说,“原来那天晚上碰到我的人,和你认识啊。”

难怪她能知道这么多呢,还起了疑心。

这个世界还真是巧啊,自己在路上偶遇到的旧同学居然偏偏和沉念初有所联系,啧啧,这巧合,简直都让她怀疑这里不是现实,而是某部小说的世界了。

毕竟都说无巧不成书嘛。

她也挺佩服沉念初的,一般人就算感觉不对劲,也不太会往重生去联想,毕竟,这种想法太荒谬了。

是要夸她太聪明了呢,还是脑洞异于常人呢?

沉念初暗如深渊的眸子死死盯着蔡佳怡,压低的声音冰冷无比:“上面三点,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手上传来的力道,让蔡佳怡轻轻“嘶”了一声,看了眼她,无奈地道:“沉同学,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想象力很优秀哦,你将来可以去做个网文作者试试……”

“我知道这很荒谬,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有这个理由能完美解释。”沉念初打断了她,“除非,你能给出更合理的解释。”

蔡佳怡笑了一下。

“好吧,你要解释,我就给你。”

她微歪着脑袋,神情坦然自若:“第一个问题,我父母离异,导致我高考失利,父亲又来这边工作,所以我跟着父亲来这里复读,可以吗?”

“是吗?”沉念初冷笑:“姑且算你这个是真的,那么第二个问题呢?高考偶尔一次失利,现在还是不停失利,以至于在我们学校要排到几百名后?我可是听朋友说了,你原来在你们学校是年级前几……你再怎么失利,也不可能到这种程度吧。”

蔡佳怡短暂的沉默了片刻:“……父母离异,让我自暴自弃,故意不想考好。”

“……”沉念初研究着她的表情,半晌,竟然找不出任何破绽,包括她的回答在内。

虽然,她压根没想到过这种可能。

“那第三个问题呢?你为什么会喜欢陈嘉鱼?你该不会又说你对他一见钟情?”

“本来就是一见钟情啊。”

“是吗?你一直说对恋爱没兴趣,不相信爱情,结果对他一见钟情?”

“我不喜欢别人,可偏偏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不行吗?”

沉念初挑着眉头冷笑,“他对你来说,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长得帅啊。”蔡佳怡想也不想地回答。

沉念初:“……你觉得我能信吗?”

“沉同学,你怎么这么单纯啊……”蔡佳怡笑了起来,“小时候不喜欢吃香菜的人,可能长大会酷爱吃香菜。以前坚定抱持着不婚主义的人,有一天可能也会渴望爱情。人是会变的呀,既然你能喜欢陈嘉鱼同学,为什么我就不能对他一见钟情呢?”

“……”沉念初没说话,只有眼眸细微的波动了一下。

她本来以为蔡佳怡完全解释不了这三个问题,可没想到她不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每个都给出了理由,而且都还算合情合理,让她挑不出破绽来。

此时,忽然也开始怀疑起了自己。

难道,真的是她在胡思乱想吗?

可为什么……尽管如此,蔡佳怡说的越是合理,她反而越不太相信呢……

“怎么了,我这三个解释够合理了吗?”蔡佳怡见她不说话,反而开始咄咄逼人了,“现在轮到我问你了吧!”

沉念初愣了一下:“什么?”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重生者呢?”蔡佳怡的唇角牵起,晕开了几分轻薄的嘲弄,“是最近熬夜看小说看多了,脑子里全是小说情节,所以把我们代入了进去,才会连这么荒谬的理由都能想出来,甚至还坚信不疑地跑来质询我,找我要解释?”

沉念初咬紧了嘴唇。

她想反驳,却压根找不出借口。

“……”

蔡佳怡用盈着薄笑的眼眸看着她:“其实,我再说几句不怎么中听的实在话,你这人虽然真的很优秀,美丽聪明,才艺过人,而且家庭环境优握……可以说你从小在众星捧月在他人艳羡中长大,应该几乎没有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但是……”

这一个“但是”,转折的意味太过明显,不光是沉念初,就算傻子也知道她后面一定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可惜,嘴长在蔡佳怡的脸上,沉念初压根阻止不了。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蔡佳怡叹了声气,然后嘴唇微动的说了下去。

“越是像你这样的人,往往就会有一个越大的毛病。”

顿了顿,她继续道:“输不起。”

沉念初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眼神也更冷了:“你说什么?!”

蔡佳怡却一点也没将她的冷意看在眼里,只是很苦恼地说,“你看你,输给了我,竟然会想到我是重生者,如此荒谬的想法,你甚至都会先入为主的相信,连调查求证的步骤都免了,就直接给我按上了罪名,这合理吗?”

“究其本质,无非是你觉得输给了我无法接受,毕竟,你长这么大,可能从来都没有输过吧,不甘心不适应当然在所难免了。所以,给我安上一个重生者的名头,对你来说,这样就可以得到一点心理安慰了——不是我比不过对方,谁让她有外挂呢。”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沉念初:“不过,我不会怪你,毕竟失败者没法像平常那样冷静,你一时脑子发热,失去理智,智商突然下降到60以下,会相信我是重生者也算正常。”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 】

【输不起】

【输给了我】

【失败者】

这几个词已经很扎心了,蔡佳怡还不厌其烦反反复复的提,简直像在沉念初的伤口上来回地踩,这让她原本平复了一点的情绪又开始隐隐有了沸腾的迹象。

“够了!你赢了就赢了,为什么还要不停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她用力攥紧了蔡佳怡的手臂,生硬而艰难的音调因为过于激动而破了音,甚至有种凄厉的感觉,“你现在很得意,是吗?!”

“你错了。”蔡佳怡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得意。”

“沉同学,我只是同情你,因为……”她将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朝沉念初伸了过去,动作似乎要摸上她的脸,怜惜的抚慰她,但又并未真的碰触到,看着她的眼里,满是怜悯和同情。

“……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