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解娣满脸窘迫,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完,最后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继续说下去了。

虽然闫解娣的话说了个半截,可段鸿轩和何雨水却完全明白了,这三大爷分明是见段鸿轩让闫解娣过来吃饭,又见老韩家一下来了三个孩子,他那爱算计,喜欢占小便宜的性子哪能忍得住啊!这分明是想让他们家老二老三也每天跟着过来吃顿晚饭!

段鸿轩和何雨水秦淮茹互相看了看,想说什么吧,可闫解娣又在这,当着人家闺女说人家老子,总归不太合适,而且闫解娣面子上也不好看。

可不说吧,段鸿轩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忍不住想吐槽三大爷几句!

秦淮茹笑着说了一句:“嗬!这三大爷可真会过日子!”

段鸿轩冲秦淮茹摇摇头,示意她别说了,秦淮茹笑了笑,就不再吭声了!

看着羞得把脸埋在手心里不敢抬头的闫解娣,段鸿轩还是强忍住了吐槽的欲望,想了想,还是开口对闫解娣解释道:“解娣,你看看这院里的孩子们,我叫过来吃饭的,要么就是还没上学的,就算上了学也是年龄比较小的,你算是这当中最大的了!……!”

“鸿轩哥,你别给我说了,你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问,回去我就告诉我爸,就说我没好意思开口,他要想问让他自己来问你好了!”闫解娣突然开口打断了段鸿轩得话。

段鸿轩笑了笑,看着羞得都没脸见人得小姑娘,继续解释道:“没事儿,我大概给你说说,你回去告诉你爸就行!

学习是个费脑子的事儿,我呢就想让咱们四合院能多出几个能学出点名堂的孩子,所以特意把孩子们叫过来,每天来我这儿吃顿晚饭,我给大家补充点营养,希望这些孩子们将来能出那么几个能有点出息的!

之所以只叫了你,没叫你二哥三哥,那是因为我听雨水说你学习还算认真,成绩还可以。

刚才你也说了你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你再稍微努努力用点心,成绩就差不到哪去!

你二哥三哥是个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说句难听的话,他们俩现在纯粹就是在学校混日子,哪是在学习啊!

你看,二大爷家的刘光福和刘光天我也没叫,因为这哥俩也是整天瞎混日子的。

我是希望给四合院里那些认真学习的孩子们帮把手,你自己都不用心学习,压根就没把学习当回事儿,那我实在也没那心思去帮他!

你爸要真想让你二哥和三哥也每天过来我这儿吃晚饭,那就让我看看他们这学期的期末成绩。他们俩的期末成绩要是真不错的话,那从下学期开始,我就请他们每天来我这边晚饭!

你就这么回去告诉你爸!”

闫解娣还是没抬头,闷闷地应声道:“我知道了,鸿轩哥!”

段鸿轩看闫解娣还在害羞,就转换话题,转头问何雨水和于海棠:“对了,说起学习成绩,雨水,海棠,我一直都没问过你们俩学习成绩怎么样?”

一说这个,俩人这就下来精神了,何雨水一挺腰板,非常自信地开口道:“哼!鸿轩哥,你可别小看人,虽然还没考过试,但就平时在课堂上的表现,老师提问这些来看,期末考试我肯定差不了!

海棠也应该和我差不多!”

于海棠也点点头确认道:“没错,鸿轩哥,期末考试我和雨水一定拿个好成绩回来!

不过我感觉雨水应该比我要稍微强点!”

何雨水笑着谦虚道:“差不多,咱俩应该都差不多!”

“那我就等你们期末考试的成绩了,要是考的好,过年我就给你们发个大红包!”

“好呀!”何雨水欣喜道:“就这么说定了!

海棠,加油,咱们一定要把鸿轩哥的大红包拿到手!”

“嗯!一定!”于海棠也狠狠地点头道:“到时候让鸿轩哥好好出出血!”

段鸿轩看着旁边露出羡慕神情的秦京茹,就开口问她:“对了,京茹,你上学上到哪了?”

秦京茹不好意思道:“我,我就上完了初二,我爸妈就不让我上了!”

秦淮茹诧异道:“我还以为你把初中上完了呢!”

秦京茹摇摇头:“姐,你嫁人以后,我上到初二,村里人都嚼舌头,说我是个女孩子,将来迟早是要嫁人的,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供我上学就是浪费,还不如赶紧让我回家干活挣工分呢!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 】

还说,你就没上过学,还不是嫁到城里来了,嫁给城里人,不比上多少学好啊!

所以,最后我初二才上了一个学期,我爸妈就不让我上了!”

秦淮茹一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堂妹,不是亲妹妹,她可管不到别人家的事儿!

何雨水好奇地问秦京茹:“京茹,你们乡下都不让小孩上学吗?”

秦京茹摇摇头:“男孩子只要学习不差,家里还是让上的,女孩子大多都只是上完小学就回家帮忙干活,不再继续上学了!

因为女孩子最终都是要嫁人的,家里再怎么供着上学,最后也是别人家的媳妇,不划算!”

段鸿轩摇摇头,现在都是这种风气,再加上大家都不富裕,他能怎么办?

正所谓,苍凛实而知礼节!可怎么知礼节?当然是要读书啊!

大家现在饭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思供孩子读书啊,更何况还是要嫁人的女孩子!

在乡下,多一个人干活就多拿一份工分,就能多分点粮食!女孩子本来工分就此男的算得少,将来嫁人了,还成了别人家的人,这在乡下人看来,这才是真真正正的赔钱货!

既然都是要赔钱,能少赔点当然就尽量少赔点,那就更没人愿意供女孩子读书了!早早的不读书,回家帮家里干活,多挣几年工分,多少也算是能给家里减少点损失!

长相好点的,将来尽量找个好人家嫁了,还能多要点彩礼,也算是没白养一个女儿了!

要是长相平平,那就只能靠拼命干活,多挣工分了!可就这,还是要看天靠命!

在城里当工人,相同级别的工人,无论在哪个厂或者哪个地方,工资收入都差别不太大!

可在乡下就不一样了!

同样都是1000个工分,不同的地方,甚至同一个地方,但是不同的生产队,一年下来,能分到手里的粮食都很可能差别很大!

比如一年结算下来,整个生产队总工分加起来是十万,你挣了一千个工分,那你就占了1%,年底你就可以分到整个生产队结余下来的1%。

可关键是,你这个生产队给国家交了公粮等等之后,一年到头能结余多少用于给整个生产队的人分配的!

你这个生产队结余下来可供分配的粮食是十万斤,那这1%的一千个工分就能分到一千斤粮食。可要是你这个生产队可供分配的粮食只有三万斤,那同样的一千个工分的1%,就只能分到三百斤粮食!

大体上就是这么算的!

当然,在乡下,很多地方还有养鱼、养牛、养羊、养猪等,但算法都一样!

所以有些乡村稍微能好点,有些乡村就十分贫穷,这就是不同的地域,由于能收获的物资的不同,而同样的劳力收入差别巨大的原因!

再加上时不时再来个天灾什么的,这个年代,农村的水利设施还比较落后,全靠老天爷赏饭吃,可想而知,农民一年到头能有多少收入!

而且由于国家初建,整个国家都比较贫穷落后,国家为了发展,不得不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重点发展工业。

为了整个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为了追赶西方,国家又穷,没钱啊,农产品价格要是高了,那国家得给工人发多少工资才能让工人吃得起饭?

所以国家不得不压低农产品价格来补贴工业,这就是所谓的工农业剪刀差,这也是当时的无奈之举!

也正是由于几亿农民若干年的苦日子,才支撑起了整个国家的工业建设和发展!可以说,当时整个国家的发展和建设都是由几亿农民支撑起来的!

所以,在这个年代,农民的日子真的过得很苦!这也是乡下人拼命想当城里人的原因!

段鸿轩摇摇头,然后对问秦京茹道:“京茹,你们秦家沟离城里远不远?”

秦京茹想了想道:“坐公交车要坐一个多钟头呢!”

“那要是骑自行车呢?”

“骑自行车?”秦京茹想了想,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应该也差不多吧?公交车在路上跑得也不快!

我想起来了,我和我姐坐车来的时候,我看见路上有骑车的,对了,那些骑车的比我们坐的公交车都跑得快!”

秦淮茹也开口道:“骑自行车的话,要是骑快点也就个把钟头!”

段鸿轩点点头:“那你就好好和雨水尽快学会骑自行车,到时候你可以骑车回家,给家里带点粮食什么的回去!

你家里到底是供你上过初中的,虽说初中没上完,但也不容易了!”

秦京茹一听,眼睛一亮,想到到时候自己骑着自行车,穿着新衣服回家,还给家里拿些吃的回去,天呐,那可就太风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