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屋子只有他一个人,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依旧戴着面具。

也不知道他们这帮人就是有这必须戴面具的规矩,还是知道小强被押来,所以提前戴好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林川悄悄将窗户推出一条缝,使得里面的声音能够更清楚的传出来。

不一会儿,小强被带进了房内。

桌后的男人缓缓抬起头,面具之下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也不知他此时的脸上究竟是怎样的情绪。

“你就是团长?”

那人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

小强笑了,“我还以为你这个团长能有些辨识度呢,没想到只是面具不一样,而且还只是标志的颜色不同。

该不会……这面具才是团长吧?你们这些人都是面具成精?”

团长依旧不言语,面具之下也看不出他有没有恼怒,但一旁绿标志的那位却厉声喝道,“注意你的言辞!你现在可是我们的人质!”

“怕死的才是人质,不怕死的……就只是一个被你们暂时软禁起来的受害者罢了。”

他还想再说,但此时团长却缓缓抬起手,示意他住口。

他愣了一愣,赶忙后退几步,低下头去不敢再说。

这时,团长终于开口说道,“你不怕死吗?”

小强昂起头,“不怕死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有一种……则是你们杀不死的人。

你觉得我是哪一种?”

“或许……是后者。”

小强见对方没有看轻自己,不禁满意的露出一个微笑。

但紧接着,就听团长又说了一句,“毕竟,像你这样的人,个个都不是一般人。”

“我这样的人?”

“或者说……像你这样的鬼——夜游鬼。”

听到这,无论是屋内的小强,还是屋外的林川,同时感觉到脑子里“嗡”的一声!

这家伙,居然会知道小强的身份?

他难道是小人族?!

不过转念一想,一群缩小后的人类,被一个小人族领导着组建出一支军队,的确合乎常理!

毕竟人类在这场灾变中,几乎丧失了所有的科技与物资。

但小人族却不同,他们早已习惯这样的体型,并以此历经数千年,早已有了自己的“微科技”。

短短的几秒内,林川的脑海中已是千帆过境。

期间小强一言不发,估计她也处于这样的震惊之中。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小姑娘,你装傻的本事的确不小,但仍有提升空间——出于本能的反应,还需要多加隐藏才行啊。”

言下之意就是,刚刚她的反应已经足以说明她是明白的,这时候再试图蒙混过关,没有任何意义。

小强也看出自己从一开始就失败了,只好耸了耸肩,“没错,我是夜游鬼。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事?”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作为夜游鬼,你对这里应该相当熟悉吧?有没有……在这家医院里跑过货?”

他不但知道夜游鬼,居然还知道他们是以跑货为生的?

林川更加好奇,而小强则依旧漠然说道,“搞了半天,你也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关于夜游鬼的事啊。

呵,我还以为你认识我呢。”

“哦?什么意思?”

“夜游鬼的确会四处跑货,赚取一些佣金或是物资。但我们有着自己的领地意识,外地人可不能在他们的地盘上跑货的。

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和他们比起来,你们简直就是温顺的小绵羊。”

团长顿了一顿,接着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是本地的夜游鬼?”

“不是。看起来你需要的是一个本地人,可惜啊,我帮不上你的忙咯。”

小强的语气中满是讥讽,显然是嘲笑他们就算能揪出她这个夜游鬼又如何,根本帮不上他们。

谁知团长依旧没有什么动作,语气也依旧平缓,“那可不一定,就算不能直接帮我们,也你也依然有别的价值。

小姑娘,你刚刚说我们和夜游鬼比起来,就像是温顺的小绵羊,是吗?”

“怎么?”

“我们是绵羊,难道你们就是恶狼么?我觉得不对,如果你们是恶狼,我们应该是……猎人。”

说完,他看向绿标志的面具男,“把我们打到的那头恶狼带来。”

打到的恶狼?

他们……抓了另一个夜游鬼?

不一会儿,几个蓝军装押着一人缓缓走来。

那人浑身是血,看样子经过一番严刑拷打,身上本就脏兮兮的衣服此时更是一片血污,看着十分狼狈。

刚被带进房内,就被粗暴的扔在了地上。

而那人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不知是死是活。

而他的脸上,同样戴着一只眼罩。

小强看了他一眼,脸上并没有多少波动,“这哪位啊?”

“本地的夜游鬼,在跑货的途中被我截获。既然你说你们都具有领地意识,那么这位肯定就是本地人了。

我这么理解,应该没错吧?”

“的确没错。”小强疑惑的看着团长,“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或许是因为我们是异族,所以我们的提议,这位一直没能听进去。所以我想,让你这样一位,同族的美丽女性与他交涉,会容易的多。”

小强颇为受用的撩了撩橘色的发梢,“算你有眼光,那我就勉为其难,替你问一问好了。”

这丫头……好像不是这种缺心眼的类型啊……

莫非她有什么特殊用意?

林川纳闷的看着她来到那人的面前,缓缓伏下身子说道,“喂,我也是夜游鬼,咱俩也算同行。

听说你是送货的路上被截的?是哪个公司的货?找担保了没?”

团长的语气瞬间变得有些不耐烦,“我没有让你问这个。”

然而小强却并没有理他,而是忽然又趴低了身子,将耳朵凑到那人的嘴边。

现场鸦雀无声,但没人听到一丝的动静。

绿标志顿时紧张起来,“喂!他说了什么!”

小强直起身子,呵呵一笑,“他说了什么,你们不需要知道,反正你们也听不懂。但我可以翻译成你们听得懂的语言——

那批货的主人……脾气可不太好,你们死定了。”

“臭丫头,吓唬我是吧!”

“呵呵,你们不会以为,截了夜游鬼的货,不需要付出代价的么?我猜这家伙是今天才被你们抓到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批货的主人,是不会让你们过得了当天晚上的。你们到现在还能活着,就说明是今天才将他抓来。

也就是说……今晚,你们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