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子皱起眉头道。

“我本身便能让你感兴趣,这一次我能从天魔岛上平安归来,难道你不感兴趣?”

闻言,听雨将目光收了回来,他脸上闪过震惊之色。

没想到这清风子竟然敢去天魔道,还平安的回来了。

说实在的,连他自己都没去天魔岛的勇气。

他为清风子竖起了大拇指道。

“清风子你干的不错,没给青云宗丢脸,说说你在天魔岛上遇见了什么事儿,又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听雨对天魔岛还是略知之二的。

那绝对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在二千年前,青云宗出了个天骄孤独东方,他可是纵横黑水秘境的存在,可即便是实力达到混沌境界的独孤东方也没能活着回来。

而这实力才仅仅是涅盘境的清风子竟然活着回来了。

这的确让他感到很好奇。

“我原本不可能活着回来,还好遇见了王宗主。”

“王宗主就是天墉山的宗主,说起来开始我也没怎么看重他,没想到这小宗主的实力竟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之所以能活着回来,多亏了他。”

听雨闻言,却是咧嘴冷声嗤笑。

“一个个小宗主而已,能有多大的实力?清风子你就少长别人的威风了。”

清风子摇头道。

“听宗主你这一千年来都在青云宗来,不知天下发生了什么大事,你不知道那王野的实力究竟有多强悍。”

“在一个月之后,王宗主便要和魔帝天音在乾坤山展开大战,这便是我要告诉你的最后秘密。”

听雨闻言,一时愕然。

这个小宗主竟然要和魔帝天音决战?

“这的确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

听雨的神情也是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一场战争,若是王野赢了,那么天墉山的地位无疑会飙升。

王野也将会成为黑水秘境中最强大的存在。

说不定天墉山会一跃成为统帅所有宗门的领袖宗门。

“我会去参加这一场比赛?那么宗主你呢

清风子可不想错过这一场大决战。

毕竟在这一场大决战之中,一定有很多厉害的功法出现。

观战也是提升实力的一种方法。

“任何人都不会错过这样的大战。”

听雨饶有兴趣道。

他也想见识清风子口中的王野究竟有何厉害之处。

与此同时,这一则信息也传到了扶摇城中。

同以前一样,扶摇依然在载歌载舞,欣赏她跳舞的人不少。

但很明显这些人都心不在焉,他们口中都在议论着一个月后的战事。

“听说了吗?一个月之后,魔帝天音会和两米神秘人在乾坤山决战。”

“当然听说了,这一件事儿早已传遍了整个黑水秘境!”

“传闻天墉山的宗主王野会出战天音。”

“到时候一定很精神,很期待啊。”

观看舞蹈的人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议论道。

李长春闻眼,直感时间飞逝。

转眼之间,便已过去了三个月,听了三个月的歌,他也是感觉有些腻了。

“宗主会和魔帝在天音谷决战,我一定要去参加才行。”

他瞧了一眼台上的扶摇,眼中虽然有些不舍,可宗主的决战是必须要参加的。

他缓缓站起身,向着楼格外走去。

扶摇见到李长春要离开,却是柳眉一皱,向着李长春走了过来。

这些时间来,李长春在自己身上花费了不下十万白晶寒玉,如今他要走了,总得给他送别才是。

“李峰主你也要走了吗?”

扶摇眼神不舍道。

李长春微笑着抚了一下扶摇的长发道。

“是啊,王野可是我的宗主,他要参加和魔帝的决战,我怎么能缺席?若我真的缺席,我这个峰主的位置只怕会被换掉。”

“又是为了决战的是吗?”

扶摇嘟着嘴角道。

她清澈的眼神之中浮现出好奇之色。

“我也想去看看你们宗主,你们宗主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

李长春见扶摇也要去观看这一场决战,心中有些欢喜。

喜的是能和扶摇多呆一段时间,漫漫旅途,说不定能在旅途中产生一些情愫。

不过更多的还是担忧,毕竟宗主那可是风化绝代的存在,此女见到了宗主定然会爱上宗主,从而把自己忘掉吧。

毕竟自己和宗主比起来,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宗主不一定会看上扶摇。

“是啊,我们宗主的确是一个大英雄,可是人家看不上你。”

李长春打趣道。

扶摇闻言,抚弄着自己额秀发道。

“可不一定啊,无论怎么说,我也是扶摇城排名第三的美人,万一你们宗主把人家看上了呢。”

听李长春这么说,扶摇越发坚定了要去参加比赛的想法。

“好吧,那我便带你去看看宗主,若是你真的有幸成为了宗主夫人,可别忘记了我啊。”

李长春口中这么说,心中却是闪过一抹荒凉之感。

接下来,李长春便是同扶摇等人开始向着乾坤山出发,毕竟扶摇城离乾坤山不下五千里。

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到达不了的。

翠风城,翠风楼中。

东方青穿着一袭青色长袍,站在竹林之中,遥望着乾坤山的方向。

“宗主要参加和魔帝天音的决战,我得前去助威。“

他旋即又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帝天音乃是一个狡猾之辈,喜欢阴谋诡计暗算。

这一次天音莫不是想借着决战之事,血洗整个黑水秘境吧?

想到这里,他眉宇见泛起一抹警惕,到时候一定得小小心为是。

北漠宫殿之中。

梅莎正站在窗前,眺望着窗外金色的沙漠,伸张着苗条的腰肢。

一天的修炼让她感觉有些疲倦!

“女王大人,属下有事禀报。”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梅莎闻言,神色顿时变得威压端庄起来,她冷声道。

“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三月十五日,天墉山的王野会和魔帝天音在大战一场,女王是否会前去观战?”

梅莎闻言,纤细的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之中闪过好奇的星芒。

“王宗主深藏不露,我从未见过他出手,这一次他要和天音决战,我怎肯错过?”

“只是,属下担心这是一场阴谋,”

门外的白衣老者很是担忧道。

老者头顶一块白布,手中拿着一个蛇头权杖,眼神之中泛着睿智的光芒。

“阴谋?白老,你说说,这会是一场什么样的阴谋?”

梅莎闻言,询问道。

这个老白阅历丰富,如同万年老狐狸一样狡猾,什么事儿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梅莎很是好奇,这个天音到时候会玩什么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