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轩已死,苏潇潇也将身败名裂,事到如今,白野在华夏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起身摸了摸儿子的脸颊,一脸的疼爱。

这时,护卫大虎推门而进,轻声说道:“先生,准备好了。”

嗯。

白野点点头,心情无比畅快,今天他们终于要离开华夏,这地方他已经不能再待了,以前他暗中做了不少缺德事,一些神秘部门已经盯上他,可能近段时间就要对他出手。

他选择离开华夏,而为了这一天,他早就筹划很久了,巨额的资产被他转移到了国外,只要安全离开,他的生活依旧锦衣玉食,鉴于他的功绩,公子也一定会看重他,给他更加重要的工作。

“把公子抬上车。”白野吩咐几个护卫。

“是。”

大虎几人急忙行动,小心翼翼的把白天宁给抬到车子里。

“先生,我们走吧。”大虎说道,生怕夜长梦多。

白野回神看向自家别墅,说实话,他并没有任何留恋之心,甚至于整个华夏,他都没有一丝归属感,只想着有朝一日能将之彻底颠覆,然后到公子面前邀功。

“开车吧。”白野说,他们要趁着夜深的时候赶到机场。

“是。”

大虎一踩油门便冲了出去,深夜里,路上车子少得可怜,突然,大虎踩了踩刹车,让白家父子都是一阵摇动。

“怎么了?”白野不满的问道。

“路上有人。”大虎视力很好,看见有个年轻人站在路中间。

“撞死他。”

白野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

“一个华夏人而已,没必要顾虑。”白天宁也声音阴狠,这次他们去了国外,就算撞死了人,华夏的法律根本管不了他们,组织也一定会庇护他们父子两。

“是。”

先生发话,大虎没有不听的道理,一踩油门,速度瞬间飙升,距离拉进之时,大虎能清晰看到大路中间的年轻人并无任何慌乱,甚至笑意冰冷。

去死!

大虎心说,想起那血肉横飞的场景,他忍不住兴奋起来,可下一秒,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车子撞了个寂寞。

“怎么回事?”白野不解,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可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巨响,车身剧烈摇晃,然后失控朝着路边倒了过去。

嘭。

车子侧身倒下,但白野对自己的生命非常看重,车子的安全性自然也要考虑在内,即使剧烈撞击,只是有一些擦伤。

几人身形颠倒,白野一头撞在玻璃上,鲜血渗出,但比他更严重的是白天宁,那家伙手脚打着石膏,这一撞击,连石膏都碎了,一声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传出,像是从地狱传出来的。

白天宁更是脸颊扭曲浑身颤抖,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

白野看得心疼,但此时实在无暇去管,出声道:“大虎,发生了什么?”

大虎也一头雾水,走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翻车了?

正疑惑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大晚上的,想去哪里?要我送你们吗?”

大虎第一次听这声音,只暗暗提神,白家父子却是立刻听出端倪!

熟悉的声音,难道是那家伙?

很快,车门被暴力踢开,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林轩?”白家父子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没想到吧?我们居然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林轩笑笑说。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白野冷声问道。

“你不是应该……”白天宁也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他如今所遭受的苦难,全部因为林轩,虽然满心恨意,可如今那家伙就在眼前,说实话,他很慌,带动身上伤口,更是惨叫不停,痛不欲生。

“你想说我应该死了吧?”林轩笑嘻嘻的问道。

白家父子沉默,他们的确让刘雨动手来着,可林轩为何毫发未伤?

“连看人的水平都这么差,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混到现在的位置的。”林轩不屑的说道。

处境不利,白野最基本的思考能力还在,林轩一提醒,他立刻就恍然大悟,冷声道:“是刘雨!”

“你还不算笨!”林轩笑了笑,随之眼神就冷了下来,说道:“泱泱华夏,并不都是如你们父子这般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白野气得脸色煞白,不仅仅是因为林轩的话,也因为刘雨的背叛,在他眼里,那家伙贪得无厌没有骨气,就是自己培养起来的一条狗,如今被自家狗给咬了,他当然无法接受。

“没必要这种表情,你们留在华夏当卧底,我们当然也能用相同的方式反击,你输了,只能说明你太蠢了。”林轩眼神充满怜悯。

白野不知如何回应,但咬咬牙,他可还没输!

就在这时,一道庞大的黑影出现在林轩身后,大拳头砸了过去。

大虎出手了,他实力不错,又是背后偷袭,自信能砸碎林轩的脑袋,可很快一道残影从面前一闪而过,他扑了个空。

好快的速度。

大虎心说,刚有所警惕后脖颈就是一疼,然后意识模糊直直的栽倒了下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眼见这一幕,白家父子吓坏了,大虎一向护卫在他们身边,让他们高枕无忧,算是他们最信赖的人,可如今被林轩一个手刀轻松秒杀。

林轩的实力有这么强的吗?

父子两吓得大气不敢出,又想起之前派出去安达几人,怪不得他们都是有去无回,太可怕了!

眼见林轩又走向他们,一时更是惶恐不安不知所措。

林轩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声响,知道有人来了,但也不着急离开,平静的看着白家父子,许久才出声,“方便问个问题吗?”

两人不答,林轩就只能当他们默认了,说道:“据我所知,你们生在华夏,长在华夏,受过高等教育,明辨是非的能力比绝大多数人高很多,如此情况,你为什么这么容易受到蛊惑?难道他们给的东西真这么有诱惑力?还是你天生贱骨头,觉得自己身为华夏人低人一等,心甘情愿的给那些人当狗?”

蛊惑?

白野听闻这两个字,笑容逐渐戏谑起来,可刚一张嘴林轩就一脚把他踩翻,说道:“无所谓了,你这样的人,不管有多少,我见一个踩一个,颠覆华夏?动歪心思的,我让他们全部死在这片土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