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斌听得直拍大腿:“太对了!你小子怎么昨天不说啊,你比那个曾红文明白多了,如果她有你一半的觉悟,事情也不会闹到现在的地步。”他哪知道许纯良的这番话完全是盗版赵飞扬的。

许纯良道:“头儿,我觉得您对这件事太热心了,惹不起咱们还躲不起吗?”

周文斌苦笑道:“还真躲不起。”

许纯良也看过了网上传播的视频,其中就有关于美容中心承包黑幕的,周文斌如此无奈,看来网上的传言多半是真的,如果曾红文是院长的外甥女,那还真是非常棘手。如果只是普通的承包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要摘清关系。

周文斌掏出手机,又刷新了一下,发现网上的视频非但没少反而更多了,刚才收藏的视频点赞数也是不断攀升,这就证明网络监管部门仍然没有出手。

周文斌暗叫不妙,舆论如果不能及时控制住,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只会越来越大,这次影响到得不仅仅是美容中心和长兴医院,而且矛头已经指向了院长顾厚义。

他已经感受到顾厚义的愤怒,如果事件继续发酵,保不齐顾厚义的怒火会发泄在自己的身上。

许纯良也看出了他的忐忑:“头儿,为什么不找关系把这些视频给删了?”

周文斌坦承自己找不到直接的关系,他也感到纳闷,以顾厚义的人脉,不至于现在还没搞定这件事吧,这把火已经烧到了他自己的身上,难道他就任由这把火继续烧下去?

许纯良多少了解了一些:“这好像要找网警吧?您不是整天跟警察打交道吗?”

周文斌道:“我认识的警察都是派出所的,你认识网监部门的人不?”他也是病急乱投医,居然问起了一个刚刚工作不久的新人,说完就开始后悔了。

许纯良倒是认真起来,他想到了陆奇,走到一旁给陆奇打了个电话。

许纯良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问了一声:“陆哥,您认识网络监管部门的人不?”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连陆奇都知道他们长兴医院的这起纠纷了,一听就知道他什么事情:“为你们医院美容中心纠纷的事情吧?”

“你也知道了?”

“废话,现在半个东州城都知道了。”

许纯良道:“事情的真相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两口子都是无赖,他们故意捏造谎言诋毁我们医院。”

“我说你们医院早干什么去了?事情发生之后,就应该第一时间控制舆论,马上查封造谣者的账号,下架相关视频。”

许纯良道:“我今儿出门开会,这不才知道吗?”

陆奇笑了起来:“搞得你跟多重要似的,这件事轮不到你管吧。”

“怎么轮不到啊,我就在医务处,发生了这种事情,首先被问责的就得是我们。”

陆奇道:“你怎么想起来找我的?你小子够鬼的,早就知道我哥负责这事儿是不?”

“你哥?……咱哥负责啊!”

周文斌压根没指望许纯良能帮上忙,可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个激灵,什么情况?

陆奇电话中对许纯良道:“行了,你别装了,这事儿我帮你办,我这就给大哥打电话,让他帮这个忙,待会儿我给你回话。”

许纯良挂上电话,向周文斌道:“找到人了!”

周文斌满脸质疑地望着他,牛逼不是这么吹的?连顾院到现在都没搞定的事情,你能搞定?

许纯良看出他不信:“我一警察朋友答应帮忙,他大哥就是负责网监部门的。”

“他大哥叫什么?”

许纯良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那他姓什么?”

“他姓陆啊,怎么了?”

周文斌内心狂跳,东州市网络监管部门的负责人叫陆明,难道许纯良找到了他,如果真是这层关系,估计问题不大。周文斌心中希望真是如此,可他又不敢相信,以他对许纯良的了解,这小子就是回春堂的少东家,并无太深的背景。

陆奇的电话很快就打回来了,告诉许纯良,事情办妥了,现在就着手办理这件事,最多一个小时,这些账号和相关视频会被清除掉。

许纯良将原话告诉了周文斌。

周文斌还是不敢相信,但是他有必要将这件事告诉顾厚义,如果事情真能顺利办成,那么他们就立下了大功一件,如果不成顾厚义肯定会怪罪他。

可想想反正顾厚义已经将这笔帐算在他的头上,情况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周文斌壮着胆子又去了院长办公室,已经下班了,院办亮着灯,刘登科没敢走,院长办公室也亮着灯。

刘登科见他又过来了,心说这货真没眼色,大老板正在气头上,这时候来不是来找骂的吗?两人也是老乡,冲在老乡关系好心提醒了他一句:“老周,咱们老板还没走呢,正发火呢。”

周文斌道:“视频的事儿?”

刘登科点了点头,周文斌鼓足勇气向院长办公室走去,刘登科本来想阻止,可想想还是放弃了,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周文斌来到门口就能听到里面顾厚义的怒吼声:“什么情况?为什么非得要等到明天?”

顾厚义也有吃瘪的时候,他今天也找了许多关系,可直到现在还是没把事情给压下来,网监部门的回复是他们会马上审核这件事,可以暂时封掉石志伟夫妇的账号,但是大规模封号是不可以的,他们必须考虑到影响,需要审核评估后做出决定。

顾厚义提出找他们的负责人,被告知负责人陆明正在京城开会,顾厚义联系得这个人是部门的副主任,他表示已经尽力了。

顾厚义虽然找到了陆明的联系方式,可对方的手机却打不通,像他们这种敏感部门,开会的时候关闭手机已经成为常态,当然肯定能联系上,只是顾厚义够不上这层关系。

周文斌进来的时候正是顾厚义最为郁闷的时候,周文斌被顾厚义的表情吓了一跳。

“你又来干什么?还觉得不够乱吗?”

周文斌道:“顾院,我来是想跟您汇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没工夫听你废话。”

“我联系上陆明主任了。”

顾厚义愣了一下,诧异地望着周文斌。

周文斌感觉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然他也不会来这里向顾厚义汇报一件自己都无法确定结果的事情:“陆明主任答应,一个小时内将危害我们长兴医院名誉的账号和视频全部屏蔽删除。”

这次论到顾厚义难以置信了,自己都没搞定的事情,他周文斌能搞定?过去没发现他有这个本事呢?

口说无凭,顾厚义首先想到得就是拿起手机,点开视频,他已经关注了石志伟夫妇,惊喜地发现,他们的账号已经被封掉了,封掉账号,也就没有了相关视频,顾厚义又看了几个转播量比较大的账户,有的已经被封,没被封的视频也已经下架。

顾厚义折腾了一下午,动用了无数关系,最后得到的承诺还只是明天上午审核评估后做出决定,想不到最后居然是周文斌给搞定了。

顾厚义又看了一会儿手机,周文斌在这会儿也偷偷看了看手机,他意识到自己这一次赌赢了,暗自松了口气。

顾厚义也松了口气,事件的不良影响终于控制住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他虽然没有从美容中心谋取一分一毫的利益,但是他跟曾红文的亲戚关系是否定不了的。

看到顾厚义渐趋缓和的表情,周文斌知道老板的怒火正在平息。

顾厚义道:“坐!”

周文斌想去一旁沙发上坐,顾厚义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周文斌受宠若惊地坐下:“顾院有什么工作安排?”

顾厚义拉开抽屉,取出一支烟,周文斌赶紧掏出火机凑上去帮他点上。

顾厚义抽了口烟,感觉郁闷一天的胸膛总算舒坦了一些:“文斌啊,你和陆主任认识?”

周文斌认识陆明,可人家不认识他,他想了想终于还是没有把这件事的详情说出来:“也不是直接的关系,通过朋友好不容易才联系上。”

顾厚义点了点头:“我让宣传科做了一个视频,会对此事做出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