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刚刚接通电话就听到对方哀嚎道:“我坦白,我自首,鱼水情的煤气爆炸案是我们做得,东州凤翔金店窃案,环球手机失窃案我都参与了。”

陆奇虽然不知道什么鱼水情煤气爆炸案,可听到后半截,一骨碌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在什么地方?”

“巍山......巍山岛......大......大湖回收公司......”声音就快哭起来了。

“你旁边还有什么人?”

“没有就我自己……警官你快来吧,我被蛇咬了......我......我快死了......”

湖山镇派出所当晚紧急出动,他们在大湖回收公司发现了两个被蛇咬伤的人,其中一个被眼镜蛇咬中了命根子,气息奄奄。

警方到达之前,许纯良已经离开了回收公司,顺便将五条眼镜蛇重新装回了笼子里,这些都是剧毒之物,不能任由它们自由逃窜,万一伤人就麻烦了。

陆奇向上级紧急申请,连夜赶往巍山岛,这个点已经没有渡轮,还是临时从水警调拨了一艘巡逻船,将专案组送到了岛上。

专案组抵达巍山岛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两名被蛇咬伤的男子被紧急送往巍山岛医院,医院为他们注射了抗蛇毒血清。

谨慎起见,专案组决定连夜将这两名嫌犯带回东州,一来那里的医疗条件更先进,二来,这两人涉及多起犯罪,都是重犯。 无错更新@

许纯良吃早餐的时候,陆奇打来了电话,告诉他昨天来过巍山岛还到了他们医院,可任务紧急,呆了半个小时就押着两名嫌犯打道回府了,现在已经顺利抵达了东州。

许纯良笑道:“当警察可真是辛苦啊,你好像一夜没睡?”

陆奇打这个电话可不是跟他闲扯的,之前许纯良让他帮忙查刘海余的身份证,陆奇没有查到刘海余其人,他留下的身份登记信息也是假的,经过对两名嫌犯的简单盘问,已经得知刘海余就是刘满意,这个刘满意也是个在逃犯,陆奇对许纯良为何要打听这个人起了疑心。

许纯良告诉陆奇,这个刘海余是鱼水情饭店的厨子,他连医药费都没结清就跑了,自己是想找他要钱,这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许纯良算准那俩货不可能把伏击自己的事情交代出来,只要那货不傻,就不会说当时是在别人的威逼之下才向陆奇自首的,现在这种状况,他肯定将计就计,至少能落个主动自首坦白从宽。

陆奇也没多问,让许纯良如果有刘海余的消息尽快跟他联系。

许纯良故意问陆奇昨天带走得是什么人,陆奇来了一句他们有保密政策搪塞了过去。

许纯良挂上电话,准备去吃早饭的时候,看到唐明媚从房间里出来,主动跟她打了声招呼。

唐明媚眼睛有些浮肿,笑得也有些勉强。

许纯良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唐明媚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说自己还有东西没收拾,让许纯良先去。

许纯良感到有些反常,唐明媚明显哭过,平时觉得她挺乐观的?究竟是什么人惹她了?

吃早饭的时候,感觉又有些不对了,周围不时有人偷看他,眼神都有些奇怪。

刚好曹静也过来吃饭,许纯良叫了声曹姐,曹静朝他笑了笑,端着餐盒去另外一边坐了。

许纯良有种自己突然成了洪水猛兽的感觉,刚才唐明媚分明是在回避自己,现在曹静的举动也是在跟自己保持距离,好像今天之前,自己挺受欢迎的,不说妇女之友也得是少女之心,今天什么情况?

许纯良去门口小店买了点水果,去探望在宿舍养病的金永浩。

金永浩昨夫才找柳山民看痔疮,今天感觉好多了,正趴在床上跟老婆儿子视频,听到有人敲门,关了视频,一瘤一拐去开门,看到许纯良拎着水果进来,他顿时就明。

第一百三十七章 众口铄金

白了。

尴尬得一张老脸通红:“小许啊,你这是干啥?”心中暗骂许纯良,你就不能装作啥都没发生?还拎着水果看我,这是要提醒我昨天的羞耻你全都看到了是不?

许纯良道:“别人送给我的水果,拿来给你尝尝。”

金永浩暗自松了口气,还好你小子机灵,别说透,这事儿说透了就太尴尬了,咱俩心知肚明就好。

金永浩也没推迟,把他带来的水果收下。

许纯良道:“金院,我听说张海滨又复职了?”

金永浩点了点头,他不方便坐着,站着跟许纯良说话:“有这事儿,据说是没查出什么问题,赵院亲自下得命令。”

许纯良不以为然地笑了一声道:“张海滨是不是找关系了?”

金永浩心说你小子到底年轻,这还用问?他不找关系能这么快摆平这件事?金永浩道:“我听说吴副局长是他姨夫。”

许纯良心中对赵飞扬有些不爽了,我在这边帮你铲除异己,开疆拓土。刚刚才有起色,你连招呼都不跟我打就安排张海滨复职,这不是拆我台吗?惹火了老子,我特么不干了,你有能耐自己玩去。

金永浩道:“小许啊,有时候做事啊还是留三分余地的好,在这个社会上混,能力永远比不上关系重要。”

许纯良可不认同,能力不行才靠关系,一旦你拥有绝对的实力,什么狗屁关系都不顶用。

金永浩看出他不服气,其实他对许纯良的能力是认同的,他也认为许纯良和赵飞扬的关系非同一般,不然也不会这么年轻就被委以重任。

金永浩道;“小许啊,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

许纯良道:“您说。”

“你还年轻,要注意和异性之间保持距离。“

许纯良愣了一下,是不是有人演绎他跟梅如雪的事情了?他这边没什么,但是对梅如雪会有影响,人家毕竟是镇长。

”金院,你说明白一些。”

金永浩咳嗽了一声道:“这两天有些对你不利的传闻,就是哎,你跟唐护士长不要走得太近。”

许纯良有些懵逼了,居然是传他跟唐明媚的绯闻,难怪今天见到唐明媚的时候她两眼浮肿,还回避自己,这也解释了为何曹静视自己为洪水猛兽。

许纯良火了:“你都听谁说的?纯属胡编乱造,我要是找到是谁造谣,非扇烂他嘴不可。”

金永浩见他发火也有点害怕:“你别生气啊,我也是听说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无中生有,纯属扯淡!”许纯良起身离开。

对付谣言通常的办法就是保持缄默,清者自清,但是这次的谣言空前猛烈,说唐明媚老牛吃嫩草的,说许纯良饥不择食的,还有说两人在办公室偷情被人抓现场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连病人都开始传起来了。

唐明媚接近不惑之年,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别人说她无所谓,反正自己是个离过婚的女人,可人家许纯良才二十出头,还没结婚,这种事情传出去对他不好。

唐明媚当然清楚他们之间清清白白,许纯良这次招惹麻烦,十有是跟上次给自己帮忙有关。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遇到这种事情,多半人感兴趣得绝不是真相,而是他们脑子里yy出的不可描述的肮脏事情。他们宁愿相信后者,乐于沉漫在谎言带给他们的刺激和兴奋之中。

唐明媚决定离开,巍山岛的人口虽然不多,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她也想过解释,可这种事情都是越描越黑,她本身就是个容易是非上身的女人,不想连累人家许纯良。

许纯良首先确定这件事是从医院内部传出去的,他来分院没几天,得罪的人一一巴掌就能数过来,最可疑的人就是张海滨和徐大庆,锁定目标马上就付诸行动,这帮人能做。

第一百三十七章 众口铄金

初一,他就能做十五。

徐大庆刚刚拘留期满,又去了工作,今天趁着星期天,来办公室收拾东西。想起那晚在房间里被蝎子追咬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不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发生之后,办公室内已经进行了除虫消杀,也没听说再有过同类的事情发生。

还好收拾的过程中连一只苍蝇都没遇到,徐大庆本想让张海涛帮他出趟车,可张海涛推说有事,徐大庆暗骂这厮是个白眼狼,果真如张海滨所说,别说自己,就连张海滨现在都指使不动他了。 _o_m

徐大庆只能从二姐那里骑了辆三轮,把东西装车先送往二姐的五金店,过去保卫科那帮下属没有一个主动帮忙的。

现在是上午九点,正是徐大萍最为活跃的时候,她站在五金店门口逢人就聊,内容当然是许纯良和唐明媚的绯闻,经过她和她那帮伙伴的添油加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干里,短短几个小时,这起绯闻事件已经传遍了湖山镇。

徐大庆蹬着三轮来到了五金店门前,一边感叹着人走茶凉,一般往店里搬东西,他打算向医院索赔,那天晚上被蝎子叮咬的时候他是行政值班,应该属于工伤。

长兴别以为把自己开除事情就了结了,他们的做法违反了劳动法。

自己偷看唐明媚洗澡是一回事,向长兴索赔是另一回事,必须要分清楚,徐大庆正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对付医院,突然感觉腿上有些异样,他伸手去摸,并没摸到,感觉那东西爬行的速度很快,沿着他的左腿就向裤裆里爬了过去。

看《大医无疆》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到进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众口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