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晗把刚拍得几张照片给许纯良看,许纯良浏览了一下反正没有一张把自己拍好看的,抱怨道:“你这是啥技术啊?我这颜值都能被你拍得跟大马猴一样。“

墨晗忍不住想笑:“角度的缘故,俯拍啊,再说我平时也不怎么拍人。”

许纯良摆了摆手,自己寻找了一个位置,让墨晗给他重拍两张,墨晗真是无语,还以为他要跟自己寒暄几句呢。

墨晗帮他拍了几张,这时候严回意和金永浩也爬上来了,许纯良又招呼他们过来拍合影。

墨晗彻底无语,许纯良真是没把自己当外人,把她当成专职摄影师了。

严回意也是个摄影爱好者,看到墨晗使用的设备顿时眼都直了,她用得是徕卡M10R定制版,单机加镜头都十几万了。

许纯良也没介绍,,严回意和金永浩认为许纯良是个社牛,随便遇到个人都能搭讪上,他们哪里知道这两人早就认识。

严回意和金永浩也没打算打扰人家,拍完照就去一旁看风景了,墨晗把拍好的照片给许纯良过目,许纯良表示她拍得还凑合。

“你要是不满意,我可以马上删除。”

“别啊,反正拍得比我强,对了,你一个人跑这里来干什么?山上有蛇。”

墨晗道:“你管我啊!”

“你这个态度会没朋友的。”

“我不需要。”墨晗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会儿功夫天空居然开始转阴了。

严回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小许啊,好像要下雨了,咱们赶紧下山吧。”

金永浩提议他们从东坡下山,那边山势比较缓和,也是人们最常选用的道路,墨晗刚才就是从那条路爬上来的。

四人一起下山,还没走到一半,一场暴雨就不期而至。

墨晗带着专业装备,外衣防水不说,背包里还带着雨衣。

跟她相比,许纯良三人就太狼狈了,毫无准备,转眼功夫就淋得跟落汤鸡似的,墨晗给了他们一个防水袋,让他们把手机装在里面。

这雨越下越大,连山路都看不清了,金永浩指着前面石屋提议去里面避避,这样冒雨下山太危险了。

他们来到院子前,金永浩扯着嗓子道:“有人吗?”

一位老者打着油布伞出来,原本阴沉着一张面孔,可当他看到许纯良的时候顿时笑逐颜开:“许主任,是您啊!”这老者正是何田田的父亲何守仁,近几年他一直都住在山上。

前两天陪着女儿外孙女去船上住了几天,主要是担心外孙女的病再有反复,看到她一切正常,马上又回来了,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何守仁赶紧把他们请进石屋。@精华\/书阁·无错首发

两间石屋本来就不大,平时何守仁一个人住还不觉得,现在一下多出了四个成人,顿时显得狭窄逼仄起来。

何守仁找来火盆,烧了些炭火,让他们坐在旁边烘干衣服。

墨晗装备齐全,身上一点没湿。

严回意接连打了几个喷嚏,蹲在火盆旁烤火,实在是冷得不行,金永浩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许纯良体质健壮,一点事情都没有,用干毛巾擦了擦头。

何守仁去隔壁厨房给他们熬些姜汤发汗以免他们着凉。

墨晗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不知这场雨何时能够停歇,她起身去帮忙。

严回意有些好奇地问:“小许,你们早就认识?”

许纯良道:“你说谁?”

严回意道:“拍照的姑娘。”

许纯良笑道:“刚认识啊。”

金永浩往窗外看了一眼,雨非但没小反而更大了,叹了口气道:“刚才还大晴的天怎么说下就下了?”

何守仁端着两碗姜汤走进来,他们赶紧过去接,墨晗也端了一碗出来,递给许纯良,许。

第一百四十五章 山湖废人

纯良表示自己不用。

何守仁道:“这场雨至少两个小时,还是等雨停再走吧,我去弄点饭,你们凑合着吃点。”

严回意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那就麻烦何老师了。”

墨晗主动去给何守仁打下手。

金永浩往医院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晚点才回去。

没多久隔壁传来饭菜的香气,何守仁炖了一只老公鸡,贴了一些面饼,当地称之为地锅贴饼。又用茄子、土豆、豆角烩了一个地三鲜,同样贴上巴掌大的饼子。

端着铁锅直接上了桌向他们道:“这山上也没啥好吃的,你们就随便吃点,招呼不周的地方多多包涵。”

严回意道:“这已经很丰盛了,何老师真是谢谢您,您是我们的大救星,不是您收留我们,我们得在山上活活冻死。”

许纯良笑道:“哪有那么夸张?”

何守仁找出一瓶光瓶的洋河大曲:“几位喝酒吗?”他平时不喝酒这瓶酒还不知是什么时候亲戚留下的。

许纯良道:“不喝了,我们吃饱等雨过去就走。”

何守仁让他们先吃,饼不够的话还能再贴。

可能是又冷又饿的缘故,几个人都吃得格外香甜,严回意这顿饭又找着年轻时的感觉了,太多年没吃过这么地道的地锅菜了。

何守仁告诉他,主要是因为食材是无公害的素菜和散养的跑山鸡,而且烧得是劈柴,用得是山泉水,城里烧不出这个味道。

几个人又是一番感慨,现在生活虽然越来越好了,但是吃得东西越来越不健康了。

墨晗道:“何老师对石梁山的情况一定非常了解了?”

何守仁点了点头,石梁山因为海拔的缘故,山上并没有特别丰饶的物产,最大的特产除了蘑菇就是山泉水,过去谁也没感到山泉水稀奇,最近显洪农场建设水厂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山泉水也能卖钱,现在连当地人都上山来打水。

何守仁本来选择住在山上就是图个清净,因为上山的人越来越多,清净的日子也被打乱了。

许纯良心说随着巍山岛的开发,他更难得到清静。

起身来到一旁的木案旁,上面摆着文房四宝,何守仁平时就在这里写字。

木案上是何守仁抄写得半篇《金刚经》,因为他们的来访,所以并未抄完。通篇是用瘦金体写成,许纯良赞道:“何老师这手字功底很深啊!”

何守仁谦虚道:“仿写罢了。”

严回意和金永浩也凑了过来,知识分子对书画都很感兴趣,尤其是严回意,他平时最喜欢舞文弄墨,还是市书协会理事。

严回意也跟着品评起来,他眼力有限,但是也能看出何守仁的字写得不错,至于怎么不错,就说不到重点了。

金永浩比严回意更加外行,遇到这种时候,当下属的习惯性地吹捧领导几句,他向大家介绍严回意就是书法高手,是东州市书法协会理事。

他一吹捧,严回意自然脸上有光,顺着这个话题问起何守仁有没有加入书法协会,如果没有,他可以介绍。

何守仁比较谦虚,说自己这点水平哪够参加书协的。

严回意笑道:“何老师谦虚了,我看你的字水平不低,完全可以加入市书协,我可以帮你介绍。”

何守仁连连摇头,其实他是从骨子里看不起什么书协之类的组织,他写字纯属爱好,也没想过要证明什么。

金永浩道:“严院,我看这里有笔墨纸砚,要不您也展示一下,让我们开开眼界。”

他是出于好意,想拍严回意的马屁,但是有点过了,他们是客人,人家主人都没说话呢,他这样说有些不合适。

严回意其实心中也跃跃欲试,嘴上假惺惺道:“不必了。”

何守仁道:“严院长不用客气,大家相互切磋。

第一百四十五章 山湖废人

一下也好。”

严回意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还是拿起了毛笔,金永浩忙不迭地帮着他去研墨。

严回意道:“我平时写草书居多,我就写一篇草书送给何先生吧。”

许纯良看在眼里心里暗暗想笑,什么叫班门弄斧,何守仁的瘦金体虽然没有跳脱出临摹的范围,但是他的草书已经有了大师风范。

你严回意不但要写草书,还要送给人家,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金永浩就更可笑了,估计是拍马屁已经拍成习惯了,严回意都要走了,你还这么使劲地拍,搞清楚状况再拍好不好?

严回意提起笔来闭上双目,凝神蕴气,虽然不知他字写得怎么样,架势倒是拿捏出来了。

严回意写得是一篇《陋室铭》,草书的特征是通篇几乎字字相连、一气呵成。

许纯良扫了一眼,就看出严回意在草书上下过功夫,但是写得一般,确切地说就是得其形而不得其神。

严回意写完之后,金永浩赞道:“好字啊!严院您这幅字已经有王羲之的神韵了。”

许纯良暗叹,拍马屁你也得掌握好尺度,太过了,都拍得不要脸了,王羲之的确是一代大师,但是王羲之并非草圣。

严回意的这幅字明显是在临摹张芝,张芝草书的最大特点是摒弃雁尾,增强连笔,减少笔画。

严回意写得有点刻意了,从头到尾字字相连,有些字简化的爹妈都不认识了。

求订阅,求月票。

看《大医无疆》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M.-到进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五章 山湖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