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无疆医院风云第二百六十七章失窃许纯良道

高新华以为自己听错了

许纯良又重复了一遍。

高新华认为不是自己糊涂了就是他糊涂了,一个高中毕业生两年内把硕士读下来,这孩子该不是被人骗了吧?可他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呢?

出于对许纯良的关心,高新华还是提醒他,想读硕士,首先要读本科。

许纯良表示自己打算本科一年硕士一年。高新华虽然没有读过大学,但是函授他是上过的,而且女儿高晓白就是学霸,水木的高材生,已经保研,自问对国内的教育体系还是非常了解的,耐心向许纯良解释,就没听说过本硕连读一年能弄下来的。许纯良把自己的入学通知书展示了一下,这其中充满了炫耀的意思。

高新华看过之后还是担心他被骗,听说是墨晗帮着办的,高新华不吭声了,自己虽然混上了正处级,但是还是无法触及到真正的上层社会,这位墨晗非富即贵,她既然能帮李家宽省下一百多万的房款,帮着许纯良解决学历问题应该难度不大。

出于谨慎,高新华给女儿发了个消息,问她欧罗巴商学院的事情。

高晓白很快就给他回了消息,告诉他的确有这么一座学校,是国人在欧洲注册并开办的学校,针对得就是成绩不好家庭条件不错又想出国混文凭的群体,他们的学历许多国家都承认,包括国内,但是这种学校学不到什么真东西,说穿了就是花钱买文凭。

高新华把女儿发来的消息给许纯良看,许纯良笑道∶

高新华举杯恭喜,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如果通过这种方式顺利搞定文凭,过两年许纯良才二十四岁,硕士学位到手,比起他闺女高晓白还要早,这就是后发先至。

谁说人生没有捷径,这小子自从进入长兴就像开了挂一样,走得全都是捷径,所以说还得靠贵人相助。

许纯良答应不再将事态扩大,高新华也了却了一桩心事,他打算明天上午探望佟广生之后就回去,周一还得上班。

许纯良问起长兴最近的情况,高新华告诉他目前形势已经稳定了下来,长兴员工已经接搜了改制的事实,市里对这次的改制非常看重,多次强调务必要保证全体员工的利益。

而且改制后大家实际上的收入并未受到影响,之前的质疑之声也渐渐平复了下去。

高新华其实对长兴的发展还是抱着观望的态度,华年集团刚刚注资长兴,当然不会做出过于激进的改革,此前陈兴安主导的医护人员抗议,虽然最后以陈兴安的败北为结局,但是也给华年集团敲响了警钟。

在这段时间,赵飞扬的表现可圈可点,至少在目前他都是首先从长兴员工的利益出发,也做了不少的实事,他的口碑也从低谷中有所回升。

身为长兴的一份子,高新华当然希望长兴能够站稳脚稳步发展,他现在时常在想,是不是自己的思想过于保守了,长兴如果不改制固然可以活下去,但是想活得很好是没有可能的。

改制之后医院的变化也是肉眼可见的,至少二期工程已经动工,高新区医院也进入了材料进场的阶段,如果一切顺利年后就能开工。

但是无论长兴发展与否,他都不看好许纯良在长兴的未来,好在许纯良年轻,就算他在分院院长的位子上原地踏步,别人也不敢轻易动他,这两年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提升自己,厚积薄发,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上午,许纯良陪同高新华一起去省人民医院探望佟广生,因为儿媳妇和孙子的到

来,佟广生现在心情大好,虽然儿子至今没有现身,但是佟广生明白,儿子一直都在关心自己。

目前他的诊疗方案都是儿媳阮星梅一手制订的,阮星梅已经收到了长兴那边寄过来的病历复印件。

高新华陪着佟广生聊天的时候,阮星梅将许纯良请到了外面,她对许纯良给佟广生服用的生生丹非常好奇,找他的目的是询问生生丹的主要成分。

许纯良把生生丹的成分写了一遍,阮星梅看了看道∶

许纯良道∶阮星梅道

许纯良点了点头,周围国家的传统医学大都是中医分支,比如霓虹的汉方,棒子的韩医,安南的东医。

基本上其他多家都不否认这一点,知道他们的源头何在,最无耻的要数棒子,他们非但不承认韩医起源于中医,反而混淆黑白,抄袭成性,拿着别人的东西当自己的,到处宣扬抢注。

当然这也跟中医在国内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有关,你不把自家的宝贝当成好东西,自然有居心叵测的贼人惦记。

这次佟广生的病因已经初步查明,他是由于辐射原因而导致的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阮星梅认为佟广生过去应该有过放射物接触史,但是佟广生却想不起相关经历。

只要进行合理的综合治疗,治愈的可能性是比较高的。目前打算进行反式维甲酸联合生砷剂治疗和联合化疗。

阮星梅之所以请教生生丹的配方,是因为佟广生目前的状况已经比当初发病的时候有了很大的改善,在开始综合治疗之前,她必须了解过去的所有诊治情况。

两人正在谈论病情的时候,詹爱华也来了,许纯良赶紧迎了过去,詹爱华抱怨道

许纯良笑道

陪着詹爱华进了病房,詹爱华自然又是抱怨了一通,高新华解释说这次真是为了工作,因为行程匆忙就顾不上跟他联络了,等会儿他就要去高铁站。

詹爱华也不是当真生气,知道高新华这次来肯定是为了许纯良的事情,调侃道∶

佟广生还不知道这件事,听说许纯良又打人了,唯恐天下不乱地帮衬

高新华哭笑不得∶

詹爱华道

佟广生道∶

高新华和詹爱华两人同时沉默了下去,当年在战场上他们的血性和脾气丝毫不逊色于佟广生,他们的青春也如许纯良一般激情飞扬,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逐渐被社会改变,变得越来越现实,变得越来越妥协。

许纯良道∶

三人同声大笑起来,高新华笑道∶

佟广生道∶「能给他们这些年轻

人擦屁股是好事啊,我们不敢干的事情他们敢,我们没有力气去做的事情他们去做,唯有勇气和热血传承下去,一个民族才能自强不息发扬壮大,纯良,只要是对的事情你只管甩开膀子去干,你佟叔全力支持。」

詹爱华道

佟广生道

此时高新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出门,因为电话是许长善打过来的,高新华有些奇怪,平时这老爷子很少主动联系自己,难道许纯良在南江的事情他知道了?

许长善声音低沉道高新华转身看了看

许长善叹了口气,事情是这样的,今晨他起得很晚,起来之后,发现回春堂失窃了,他第一时间报案求助,警察过来之后统计丢失物品,在勘察现场的时候竟然在药店内发现了虎骨、犀角等违禁药品。

对许长善来讲简直是天降横祸,自从1993年我国加入联合国野生动物保护公约之后,他就将相关违禁药品上缴,这几十年来回春堂内再也没有相关物品,他敢断定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