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无疆医院风云第二百八十二章只有更低丁四的关系能给做到九折,许纯良看到父亲诚心想买,再加上这次回春堂风波之后,爷爷也有了隐退之心,退休后总得有个养花喂鱼的场所,他联系了一下花逐月,让她帮忙问问价格。

售楼小姐一旁吧啦吧啦地给许家轩介绍,丁四拿到的折扣已经是她所知最低的了,九折省去八十多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许家轩笑眯眯望着儿子,儿子的确长大了,今天倒要看看他的能力能做到什么折扣。

丁四也有些奇怪,他认为自己拿到的折扣已经够低,许纯良还要找关系他也不相信许纯良还能拿到更低的折扣。

花逐月没多久就给许纯良打了个电话,让他直接去找经理,已经打过招呼了,给他们八折。

售楼小姐两只眼睛都瞪圆了,隐湖观邸的房子做到八折,她闻所未闻,这个人到底有什么关系居然如此神通广大,至少得认识他们的大区经理才能做到这种折扣。

丁四也不得不服气,许纯良的确厉害,单从这个折扣就能够看出,人家的关系要比自己硬多了。

许长善听说这房子能打八折,也觉得可以接受了,九百多万变成了七百多万,现在在东州买两套像样的三居室也得这个钱。

回到售楼中心,售楼部经理亲自接待,又给他们介绍了一下项目,许纯良对项目没啥兴趣,跟着往经理室去签约的途中,看到照片墙上有企业活动的照片,居然从中发现了栾玉川的身影,于是多了个心眼。

他表示不忙着签约,再打个电话。

售楼部经理陪着笑脸告诉他,目前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了,大区经理也就是这个权限。

售楼小姐都觉得这个人有点贪心不足,都打到八折了,还要找关系,你就算找到集团老总,也不可能再低了吧,这地块的拿地成本每平米都一万二了,开发商不可能赔钱给你。

许家轩都觉得差不多了,低声对许纯良道:

许纯良道:

许长善一脸欣慰地望着孙子,不无得意向许家轩道:

许家轩点了点头,有些讨好地说:「在国内我就跟着你们爷俩混。「这趟回来发现,儿子的确长大了。

墨晗接通电话之后,听说许纯良要买房,禁不住调侃道:

许纯良道:

「隐湖观邸「

墨晗道:

许纯良道:「不然我找你干嘛「

墨晗道:「我的权限能给你做到七折,你稍等一下,我问下栾总,看看他能给你多少折扣。「

许纯良挂上电话,那边合同已经打出来了,售楼小姐拿给他们过目,反正他们认为这房子已经到了底价,不可能再便宜了,八折!这边签约那边转让至少都能赚几十万。

许纯良让她把合同递给老爸,这时候墨晗电话打过来了,告诉他栾玉川给他打五折,不过栾玉川答应给他精装交付,房子随便他选,选好了直接签合同,马上她会安排这边的经理进行签约。

许纯良接完这个电话,向爷爷道:

这笔帐傻子都会算,总价越高便宜的就越多。

许纯良最后买了一栋四百平的类独栋,在类独栋中属于小户型,打完折,

总价六百万,而且栾玉川会安排精装交付。

许家轩刷卡付钱之后,真正意识到儿子的厉害了,五折送装修,简直就是打骨折,儿子跟开发商到底什么关系

许纯良虽然知道这个人情也不小,但是他曾经救过栾玉川的性命,对栾玉川来说,几百万买条命根本不算什么,而且许纯良上次就看出栾玉川的身体存在隐患,省下的这些钱权当是他预付诊金了。

事后许纯良赶紧向花逐月解释了一下,花逐月听说他找到更可靠的关系,也为他表示高兴,她今晚打算返回南江,问许纯良要不要跟她一起回去。

许纯良没打算这么早回去,爷爷经历了这场风波心理上肯定受到了一些影响,尽量多陪他两天,而且匿名举报回春堂的那个人还没找到,许纯良估计十有幕后黑手就是仁和堂。

因为许家的虎骨膏药秘方没有其他人知道,一旦锁定了目标,许纯良决不能轻易放过,至少不能让仁和堂在长兴逍遥自在,他的第一步计划就是将仁和堂从长兴医院赶出去。丁四虽然最终没有帮上忙,但是许纯良还是专门表达了谢意。

丁四因为许纯良的关系他成功进入了长兴,目前承建长兴门诊改建工程,更重要的一点,许纯良给他开得十子生精散起到了效果,这个月他老婆已经成功受孕,丁四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许纯良。

许纯良官腔十足道:

丁四也意识到这话说得有毛病,容易让人产生歧义,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许纯良道:「四哥!「

丁四有些受宠若惊了,他跟许纯良的关系从挨揍开始,后来虽然双方关系缓和,但是许纯良一直把他当小弟一样呼来喝去,今天居然叫他四哥了,丁四心说我没得罪你吧,诚惶诚恐道:

许纯良道:

丁四点了点头,他毕竟在长兴干工程,最近这件事他略有耳闻,听说回春堂因为倒卖虎骨被封了,他也非常好奇,但是没好意思问。

许纯良道:

「谁这么可恶许院,你跟我说,我帮你出气。「

许纯良搭着他的肩膀道:

丁四把耳朵凑了过来,许纯良低声耳语几句,丁四连连点头,向许纯良打包票,这种简单的小事情全都包在他的身上。

许纯良提醒他务必要保密,丁四又信誓旦旦做了一番保证。

长兴中医诊疗中心周二一开门就感觉有些反常,几名当地的混混抬着一名患者过来了,直接就将担架放在门口,据说是因为腿疼买了他们的膏药,贴完膏药之后连路都走不动了。

朱明远让他们进诊室看看情况,他们也不搭理,拿出发票要求他们现在就给说法。

这边正闹着呢,又有几个人推着一名妇女过来了,据说也是贴了仁和堂的膏药之后腰痛难忍,当晚出现发烧血尿。

朱明远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贴膏药怎么还能贴出血尿来他说绝不可能,要给那女人开尿常规去化验。

女人骂骂咧咧去了趟厕所,出来之后端着一个杯子,直接就泼到朱明远身上了,让他睁眼看看是不是血尿。

这下可热闹了,朱明远被泼了一身的血尿狼狈不堪,承包人周义生闻讯赶来,被几名刺龙画虎的彪形大汉当场给围住,横眉怒目,张牙舞爪,恨不能现在就把他给揍一顿。

周义生看出他们不敢在医院动手,让工作人员赶

紧通知了医院保卫科和医务处。

医务处主任曾洪林听说是中医诊疗中心出事,表现得不太积极,毕竟现在中医诊疗中心是对外承包,承包合同上把责任划分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反正赔钱也是承包者负担,从这一点上来说医务处的工作反而轻松了一些。

曾洪林派杨振刚去处理,杨振刚在医务处呆了一段时间,磨出性子的同时也掌握了一些工作技巧,磨叽了一阵子方才出现,等他到位的时候,保卫科都已经到了。

保卫科长于向东看到他出现不由得有些恼火,问他怎么现在才来,杨振刚表示他们手上不止一件纠纷要处理,又不是为中医科一家服务的。

保卫科的到来并没有震慑住那群混混,他们围着周义生要说法,有人在现场拍起了小视频,杨振刚劝说大家去医务处解决的时候,又有几名患者过来了,说是贴了他们中医科的膏药之后浑身刺痒,起了一身的疙瘩。

于向东毕竟处理过多次这样的事件,一看其中有不少周围的混混,就猜到这件事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他提醒周义生尽快处理,千万不要给医院造成不良影响。

最后还是医务处主任曾洪林出面把那些患者请到了医务处解决问题,仁和堂的膏药卖了这么多天也没见出事,怎么今天集中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

患者代表提出了几个问题。

中医诊疗中心是不是承包出去了

长兴医院对他们出现的医疗事故用不用负责

患者的损失谁来赔偿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