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文道“爸,无论您做出什么决定我们支持。”

许长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还是小女儿会说话,他点了点头道“也不是马上就关,过去有那么多的老病号,我要是突然关了,他们找谁看病去?我打算腊月二十九正式停业,忙活了大半辈子,也应该歇歇了。”

许家安道“爸,这里怎么办?”

回春堂关了,店面总不能闲置着,许家安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对父亲在这件事上的处理还是有些不满,都是他的子女,可最后老爷子把所有的家产都给了孙子。

许长善道“有几件事我还是要说清楚,回春堂不是永远关门,如果回春堂断送在我手上,我也对不起许家的列祖列宗,等纯良学成之后,可以重开回春堂。”

许纯良道“那我压力很大啊。”

许长善道“我还打算收个徒弟。”

众人都是一怔,这事儿从未听老爷子说过。

许长善道“郑培安从年轻的时候就想拜我为师,但是我因为祖宗的规矩所以一直没有答应,这些年我一直在考虑,如果我始终墨守陈规,咱们许家的医术将来终有一天会面临失传的危机,你们觉得怎样?”

许纯良道“我同意,郑叔那个人无论人品医德都非常过硬。”

许长善的三个子女也没意见,许家文率先表态支持。

许家安道“我早就说爸应该放下过去的老观念了,只有广收门徒,才能将回春堂的医术发扬光大,这是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赞成。”

许家轩没说话。

许长善道“你有什么意见?”

许家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意见。

“没意见你不说话?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许家轩哭笑不得道“爸,是您刚刚让我闭嘴的。”

许长善道“你是不是吃西餐吃傻了?不该说话的时候乱说,该你发表意见了你又不说了,还好纯良不像你。”

许家轩有些郁闷地望着儿子,感觉还是很像啊,老爷子这么说话有点伤人自尊了。

许长善的目光投向大女儿许家安“这间门面是纯良的,如何处理他说了算,你们就不要打主意了。”

许家安脸红了“爸,我不是这个意思。”

许长善道“我知道你们可能觉得我偏心,对,我就是偏心,纯良是我嫡亲的孙子,是我一手带大的,在我心中比你们三个加起来都重要,我可以委屈你们,但是不能委屈纯良。”

能把偏心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也只有许老爷子了。

许纯良心中充满感动,爷爷对他真是没的说。

许家轩也非常感动,老爷子偏爱纯良就是偏爱自己,他笑道“爸,我觉得这件事不合适,这样啊,以后几个孩子结婚,我每人送一辆车。”

许家轩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兄弟姐妹之间产生裂痕,他虽然不是什么超级富豪,但是这点钱还是没看在眼里的。

许家文道“不用的,我们都尊重爸的意见。”

许家安也跟着点头,弟弟非常识大体,他这一表态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了。

许长善当然知道儿子的苦心,哼了一声道“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许纯良觉得老爸这件事做得漂亮,以他的出手肯定不会送普通的车,至少五十万起步,主要是表明态度,不会让姐妹俩吃亏

虽然大家经济条件都不错,但是爷爷这样安排对两位姑姑还是有失公允,难免会产生心理不平衡,许家轩这样做很漂亮地避免了兄弟姐妹之间产生裂隙。

许纯良道“我也有个决定,既然爷爷把回春堂给了我,就不能在我的手上关门。”

几个人都望着他,难不成这小子真想坐堂行医?他还没有行医执照啊。

许纯良道“爷爷不是要收郑叔当徒弟吗,还有那么多的老病号放不下,咱们回春堂要是关了,让他们哪儿看病去,我打算跟郑叔合计合计,想个折中的方法,反正药店继续保留着,坐诊的事情根据实际情况安排呗。”

许家轩道“我看行!”

许家文道“那我也宣布一个决定。”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她,估计她是要正式宣布离婚的事情,其实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

许家文道“我和甄国伟已经离婚了,我想换个环境,刚好南江大学向我发出了邀请,我已经决定去那里任教了。”

“真的?”许长善激动道。

许家文点了点头,虽然不是东州,但是她前往南江大学任教意味着她以后可以经常回来探望父亲了。

许家安望着父亲激动的样子,默默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经常回来。

家庭会议结束之后,许家轩悄悄把许纯良叫出去喝酒,明天就要走了,还没有好好跟儿子单独聊过,不是他不想聊,而是这小子一直没怎么给他机会。

爷俩出了门,许家轩让许纯良找地方,他离开东州太久,对当地的情况已经不熟悉了。

许纯良表示让他点,今晚自己请客。

许家轩思来想去,想起电视台附近有家东州地方菜义福居,就是不知道过去这么多年还有没有。

许纯良也没去过,手机搜了一下,饭店仍然开业至今,于是打了辆车直奔义福居而去。

义福居是东州的一家老菜馆,主打东州地方菜,许家轩告诉儿子,他年轻的时候经常到这里来吃饭,不过现在的义福居已经装修一新,不再像过去破破烂烂的样子。

酒店生意很好,大厅都预订满了,老板临时在角落里给支了张桌子,反正他们爷俩喝酒也没什么讲究。

许家轩点了皮冻、油炸花生米、米粉肉、杂拌、腰花、糖醋鱼,这些当地特色菜,今天吃过这一顿,下次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虽然在北美生活了那么长时间,还是无法改变中国胃。

许纯良带了二斤茅台出来,拧开一瓶酒给老爸倒上。

许家轩望着儿子,感觉他的确长大了,心中生出临别时的不舍了。

爷俩碰了一杯,许家轩一饮而尽,吃了口皮冻道“还是那个味儿。”他向老板道“再给加个凉调鳝丝。”

许纯良道“要不再来个甲鱼捞饭?”

许家轩摇了摇头道“你不懂,到这儿就得吃地方菜,想当年啊,我……”他说到中途就停了下来。

“当年你怎么着?”

许家轩笑道“没怎么着,我年轻的时候可比不上你,你们现在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许纯良道“别介啊,我可听爷爷说,你年轻时挺花的啊。”

许家轩道“他居然跟你这么说?可真是,哪有当爹的这么说儿子的!”

许纯良跟他碰了一杯酒,喝完这杯酒给他倒上“说说我妈。”

许家轩道“有啥可说的?听说她在维也纳定居找了个假洋鬼子,给人家当了后妈。”

许纯良笑了起来“你好像充满怨念啊。”

许家轩道“没有,大家说好了不再干涉彼此的生活,所以没来往了。”

许纯良吃了颗花生米“她还记得我这个儿子吗?”

许家轩道“这件事啊,倒是不能怪她,是我劝她以后别来东州看你,长痛不如短痛。”

许纯良道“她当时就没打算把我带走?”

许家轩摇了摇头“不方便。”

“你也不方便?”

许家轩叹了口气道“我当时的情况连自己都养不活,在工作和你之间我必须做出选择。”

“你选了工作。”

“不然我怎么给你买房子。”

许纯良道“老许同志,你觉得一栋别墅就可以补偿你这么多年的亏欠了?”“没,我真没这个意思,我的确觉得内疚,对你,对你爷爷,我欠你们太多了。”

许纯良道“你不欠我什么,你欠你爸爸的,以后啊,有机会多回来看看他吧,他都多大年纪了。”

“行!我听你的。”

爷俩又喝了一杯,许纯良让他聊聊现在的家庭。

许家轩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给他看,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的合影,许家轩一手搂着一个,左边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女人,右边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姑娘。

许纯良道“你老婆?女儿?”

许家轩点了点头。

许纯良道“有没有验过dna?”

许家轩作势要揍他,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的种没跑,不过她的遗传优势太强了。”

许纯良道“发给我,以后别走大街上错过了。”

许家轩乐呵呵把照片发给他。

爷俩聊得正高兴的时候,许家轩忽然站了起来,望着进来的一人招呼道“小媚!”

许纯良转身望去,看到唐明媚和几个朋友走了进来,唐明媚看到许家轩整个人都愣住了。

许纯良道“唐姐!这么巧啊!”

唐明媚愣了一会儿方才笑了起来“家轩,好久没见了。”

许家轩道“可不是嘛,请坐,快请坐!”

唐明媚跟她的几个朋友说了一声,让他们先上去。

许家轩帮她拉开了椅子,唐明媚道“你们怎么在一起?”

许家轩道“你们认识啊,他是我儿子。”

“你儿子?”唐明媚简直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昨晚的那章因为审核的缘故,不是老章鱼拖延,解释一下。

本章完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