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万山接过礼盒,拇指微弹,礼盒的盖子瞬间翘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物件。

翠万山瞥了一眼,童孔一缩。

竟然是深海遗珠,翠万山没想到沉逸飞出手如此阔绰,此等珍宝随手送出面不改色,观其脸色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想必也是见惯了金银之人,萝寒跟他以后日子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想到这里,翠万山看沉逸飞瞬间觉得顺眼了几分。

“诸位都坐吧。”

翠万山不动声色收起礼盒抬手示意众人坐下,然后对着儿子吩咐道:“生宝,还不快给几位哥哥姐姐上茶。”

“哦,奇怪爹的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难道是未来姐夫送的礼物很贵重?”翠厚生边泡茶边说道,然而他却没发现自己老爹翠万山脸色已经黑了起来。

翠萝寒红着脸无奈道:“厚生,你这思考的时候下意识说出心里话的毛病还没改掉吗。”

“啊,萝寒,我又说出来了吗?”翠厚生摸着脑袋茫然道,但当他看到他老爹的脸色时就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连忙对着翠万山狡辩道:“爹,你知道的,我不是故意的。”

一旁的沉逸飞觉得这舅哥有点意思,不仅长得有意思人也很有意思,商人重利,但他却没在翠厚生眼里看到精明与市侩的神色,相反这位舅哥十分的敦厚,纯良。

众人落座后,翠厚生一一奉茶,最后自己才寻了一个椅子坐了下去,原本奉茶这种事下人做即可,但翠万山还是让自己儿子来,可见他的重视。

和原剧中不同,这一世的万易商堡在据点挣得盆满钵满,翠萝寒出了很大力,因此她在家里的地位有显着的提升。

“萝寒啊,你这次和沉剑首一起回来想必是为了金瓯天朝一事吧。”翠万山坐在主位上说道。

“没错爹,金瓯天朝的亨王也是六王之一,事关苦境苍生,论剑海对这方面也很关注。”翠萝寒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道:“在我很小的时候金瓯天朝就已经关闭和我们的往来,爹你在这个时候发信给女儿,是不是有了什么消息?”

翠万山摸着胡子不语,似乎在思考从何处说起。

沉吟片刻后,翠万山对着儿子问道:“生宝啊,你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咱们家以前最大的生意合作伙伴是哪里吗?”

“我知道,是金瓯天朝,这在我们家的商史中也有记载,我还记得爹您说过那时候光一天的交易量低的上现在半月的交易量。”翠厚生说道。

“你记得很清楚,不过后来他们的王外出开会一去不回,这件事导致我们与金瓯天朝的交易也中断到了现在。”翠万山感慨道。

“听爹这么说,想必他们的王已经归返了。”翠萝寒问道。

“说的不错,金瓯那边发来消息,说亨王已经回归准备与我们重新开始贸易关系,这次叫你回来就是准备让你代表商堡前往金瓯天朝重新缔约商贸合约。”翠万山对着女儿说道。

翠万山有着货通天下的宏伟理念,而论剑海的据点给他的理念营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原剧中三王祸乱苦境,民不聊生导致生意特别难做,而如今三王并未对苦境造成多大的影响,为了维护眼下的和平,因此翠万山对六王动作也颇为留心,所以在与金瓯天朝重新联通信息之后,他便立刻通知了翠萝寒。

“如此真是太好了,晚辈代苍生先谢过堡主了。”沉逸飞起身抱拳行礼道。

“都是自家人,不必这么客气。”翠万山笑眯着眼抬手示意他起身。

等沉逸飞起身后,翠万山又说道:“老夫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堡主请讲。”

“我就生宝这一个儿子,日后家产还得靠他继承,此次出使金瓯我打算让他跟你们一起历练历练,不知剑首意下如何?”翠万山说道。

沉逸飞还没应答,翠萝寒就焦急的抢先说道:“爹,金瓯与我们失联了这么久,那边情况尚未可知,让厚生去万一......”

“生宝不能一直待在我们的羽翼之下,他总是要成长的,温室中的花朵经历不了外界的摧折,你这个当姐姐的,读了那么多书这点道理不懂吗?”翠万山直接将翠萝寒的话打断,并且严厉的说道。

“可是......”

沉逸飞右手背在身后对着翠萝寒摆了摆,示意她不要说话。

“此次论剑海也是依靠万易商堡才搭上金瓯这条线,堡主尽管安排就好,晚辈保证定让厚生毫发无伤的归来。”

“有你这句话老夫就放心把生宝托付给你了,这是与金瓯联系的信物,三天后他们的船会停在雪盐港接你们。”翠万山哈哈一笑,拿出一封烫金信封交给了沉逸飞。

沉逸飞接过来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再次道谢。

“多谢堡主。”

正事谈完,接下来就是闲聊环节,翠万山拉着沉逸飞有一搭没一搭的拉着家常。

一旁的翠厚生觉得有些无聊,悄悄来到翠萝寒身边拉着她往内堂走去,“萝寒跟我来。”

翠萝寒的离开沉逸飞自然能感知到,不过人家姐弟俩许久未见,有些话要说也正常,他看了一眼就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应付着这位未来的泰山大人。

“沉剑首,家里还有什么人呐。”翠万山拉着沉逸飞的手问道,一副长辈关心晚辈的模样。

“回禀堡主,家母早亡,家父也于多年前亡于战争,如今孑然一身,唯一的牵挂就只有您女儿了。”

“可怜的孩子,也不要堡主堡主的叫我了,你跟萝寒的事我也不反对,成事之前不嫌弃的话你可先称我一身伯父。”

“那您也别叫我剑首了,唤我小沉或者逸飞即可。”

“哎,逸飞。”

“伯父!”

“逸飞......”

就这么一会两人之间的称呼就上升了一大截。

“都是这世道,唉,苦了你一人这么多年。”翠万山拍了拍沉逸飞的手背故作感叹,实际上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他还有俩儿子。”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乍然响起,正是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闻琴语传出的。

翠万山拍打的手一僵,看着沉逸飞满脸不可思议道:“你跟萝寒已经......已经......孩子都有了?”

“虽然你与萝寒情投意合,但一些礼数还是要注意的啊。”翠万山哆嗦着嘴道,他简直不敢相信,这货已经把他女儿给办了,简直是畜生啊!

“伯父你听我狡辩,不是,你听我解释。”沉逸飞哀怨的朝着闻琴语望去,但只能看到几道背影了,闻琴语挖了个坑后就拉着妹妹跟侄儿跑了,完全不顾沉逸飞的死活。

大姐,坑弟也不能是这个时候啊,亏我先前还替你发声,沉逸飞悲愤想着,但无论他有多憋屈,此刻都只能想办法跟翠万山解释清楚。

由于翠万山只是个普通人不懂武学,更不知道寄灵化体之说,最终沉逸飞费了好大功法才把这事解释清楚。

“原来是这样,该死的臭丫头敢消遣老夫,让我逮到有她好看。”明白过来后翠万山黑着脸怒骂一声,随后翠万山扭头笑着说道:“贤侄啊,是老夫误会你了。”

“大姐也是玩闹之举,伯父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气着哪可不好。”沉逸飞舒了一口气道。

“嗯......”

“哎幼,听说萝寒那个死丫头回来了,我瞧瞧,在哪呢?”

两人正聊着,门外传来一道泼辣妇人的声音。

话音未落,沉逸飞只觉眼前人影晃过,一名手持团扇身穿西洋礼群的妇人已经靠到了翠万山的怀里。

“唉你这颗玉白菜又来这絮絮叨叨了,真是烦人。”翠万山一把将她推开,无奈的说道。

“萝寒呢,藏哪去了?”

来人没有在意丈夫的抱怨,而是围着他转了一圈,随即来到沉逸飞面前说道:“咦,以前没见过啊,陌生面孔,是新来的护卫吗?”

靠近了沉逸飞这才看清来人模样,头戴翡翠,耳挂银环,嘴角下有一颗大痣,脸上抹着高档胭脂遮盖了部分模样,装扮与其他人相差甚远,看着很时尚的样子,唯独那一双杏眼与翠萝寒极为相似。

看到这双眼睛沉逸飞便知道来人是万易商堡的董娘,翠萝寒的母亲,翠玉白菜。

“他就是沉逸飞,你收敛着点。”翠万山看不下去了,提醒一声,让她不要在晚辈面前丢脸。

沉逸飞故作惊讶道:“这位姑娘与萝寒如此相似难不成是她的姐姐?”

“这没听萝寒说过她还有一位这么年轻貌美的姐姐啊。”沉逸飞表现出意外的表情。

翠玉白菜顿时被沉逸飞奉承的眉开眼笑,一个华丽的转身靠回了翠万山的怀里,“哎哟哟,你听到了没有,他叫我姐姐,我喜欢,依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翠万山再次把她推开,介绍道:“她是翠萝寒的母亲,你叫他伯母就成。”

“原来是伯母,恕晚辈眼拙,失礼之处还望勿怪。”

随即沉逸飞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精致礼盒递了过去,里面放的是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宝石。

“初次见面,小小心意,还望笑纳。”

翠玉白菜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喜笑颜开。

“这次去东瀛血拼,回头顺道往太极国,真是正确的选择,你们看我头上这只新颖的好神品。

人家说有了好神品就会有好事降临,果然是真的,不但有人叫我姐姐,还送我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

“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知道今天还有什么好事发生呢?”

翠玉白菜在大堂中舞来舞去,咯咯笑个不停。

“行了行了,别在那显摆了。”

翠万山冲着沉逸飞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自行离开。

沉逸飞朝着二人行了一礼后退出大堂,刚一出来就发现闻琴语在一尊石狮子后面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想到方才的事,沉逸飞瞬间怒气上涌,恨不得立刻过去把她揪起来质问。

压下心中不愤,沉逸飞悄悄来到闻琴语身后。

“大姐!”

“妈耶!”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吓了闻琴语一跳,转身一看,发现是沉逸飞才拍了拍胸脯。

“要死啊你。”

闻琴语横了他一眼,小声滴咕道:“还好不是那颗白菜。”

“原来你是在躲着芳妹母亲啊!”沉逸飞明知故问道。

“千万不要告诉那个女人我来了,求你了。”闻琴语双手合十做出一副告饶的动作。

“大姐,刚才的事不该给小弟一个解释吗?”沉逸飞一脸不善的朝她道。

闻琴语手上动作顿时停止,这才想起刚才好像坑了这货一把。

“那啥......我......”闻琴语支支吾吾,突然指着沉逸飞身后说道:“芳妹,你怎么来了。”

沉逸飞果然上当,扭头一看,啥也没有,再回头,闻琴语已经不见了。

无奈摇了摇头,跟下人打听了一番,得知翠萝寒在哪个房间后,沉逸飞便去寻她。

一间静谧的房间内,摆满了新奇古玩,大到抽水马桶,小到机关锁,除了这些之外,靠墙的书架上塞满了有关奇淫巧技的书籍。

“萝寒,你离开家的这段日子过得还好吗?”翠厚生对着姐姐关心道。

“姐姐过得很好,离开家的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也遇到了许多人,未来会走向何种地步我不好说,但就过程而言目前还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希望最终天下能够静平吧。”回想入世以来经历种种,翠萝寒感慨良多。

看着姐姐已经成长为一名一心为天下苍生努力的奇女子,翠厚生打心底里佩服与羡慕。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

“你和爹一样伟大,爹是希望货通天下,大家都有的吃,有的喝,又有钱赚,不像我,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闻言,翠萝寒摸了摸弟弟的脑袋,歉然道:“抱歉,这么些年留你一个人在家。”

自己当年年轻气盛,不顾家里反对外出拜师学剑,留厚生一人在父母膝下承欢,如今回想起来,当时确实有些自私了。

察觉到气氛低迷,翠厚生说道:“哎呀,不说这些了,跟我说说姐夫十个什么样的人吧。”

冬冬冬!

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芳妹,在吗?”

翠萝寒笑着说道:“正好,你可以当面了解一下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