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洗清嫌疑?”沉默良久,伊藤广志方才开口,声音中在滴血。

方如今对伊藤广志的表现并未感到惊讶,他转向窗外,暮色低沉,天空垂下细细的雨帘,黑暗的夜晚即将来临,低声道:“跟我们合作,搬倒三浦和一!”

伊藤广志毅然摇了摇头:“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出卖自己的国家和民族!”

“不一定是出卖你的国家和民族,我们需要你对付的是三浦和一本人,不是其他人,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他本人?”伊藤广志目光中疑惑之色尽显。

方如今盯着他:“既然他陷害你,就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难道你肯眼睁睁地看着三浦和一用你的生命和尊严为代价一步一步地爬上去?”

伊藤广志默默点了点头,缓缓扭头,目光久久流连在阴霾的天空上,一字一句道:“不能!”

“很好!我早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方如今说罢,朝着王韦忠使了个眼神。

王韦忠一字不落地听着两人的对话,伊藤广志的反应让他异常的震撼,见方如今在提醒自己,赶紧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伊藤广志的面前:“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合作,我们一定帮助你搬倒三浦和一。”

“好……”伊藤广志颤声道,随即痛苦地垂下头去。

方如今不失时机地道:“很好!我想我们的合作已经有了个很好的开始!”

当伊藤广志再次抬头睁眼的时候,双目之中尽是疯狂的目光,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让三浦和一为他的自私和愚蠢付出惨重的代价!”

方如今对伊藤广志的态度很满意:“你有这个决心很好,但饭还是要一口一口吃的。关于对付三浦和一的问题,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我明白!”伊藤广志的目光渐渐恢复了当初的冷静。

三浦和一既然回到上海,就一定是得到了松井课长的信任。

对三浦和一的仇恨已经渗透到了伊藤广志的骨子里,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可怜的阶下囚,如何能够搬倒一个手握实权的情报组长?

现在贸然地找上门去,和自寻死路无异。

放下自己的信仰和尊严,俱是无奈之举,亦是权宜之计。

方如今见状道:“你放心,你的仇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报。可是必须要计划周详,三浦和一的权势在特高课总部如日中天,不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绝不可以出手。更何况,他回到上海之后很少露面,我们现在也无法接触到他。”

王韦忠趁机劝道:“不错,我们已经向上海派人了,这也是我们向你表达的诚意!”

事实上是,人选已经确定了,但是一直没有动身,毕竟谁也没有想到伊藤广志什么时候会落网。

伊藤广志沉默了下去,现实对他来说无疑是痛苦和残酷的。

“既然合作,我希望你也能够拿出自己的诚意来,说说吧,那些书店和学校是怎么回事?”

伊藤广志瞳孔猛地一缩:“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当时书写的纸张都被他烧成了灰烬,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方如今回身从桌子上取了那张被铅笔涂抹过的白纸展示给伊藤广志。

伊藤广志看到白纸上的字迹和折痕,顿时泄气了。

同时,他也很快就弄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当初写下那些字迹的时候,刚好邻居家的孩子来找他,于是他匆忙将纸张销毁,那孩子可能是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撕了一张白纸,回去之后叠成了飞机,这张纸也因此而保留了下来。

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

老天都不站在自己这边。

让伊藤广志最为震惊的是,不是自己的疏漏和大意,而是对面这个年轻人竟然会连这种细节都没有放过。

一时间,伊藤广志只觉浑身一震,寒气笼罩全身,仿佛有一股森寒的悸动,从尾椎骨升起,直冲天灵盖。

这是一个如此可怕的对手!

“你最为关心的轻舟小组的问题,我之后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现在,你需要先回答我的问题。这些地址到底是做什么的?”

伊藤广志重重地叹了口气,内心一酸,两行浊泪缓缓滑落。

可以说,对于三浦和一的仇恨让他彻底地蒙蔽了双眼,摧毁了他的理智,让他倒向了帝国和特高课的对立面,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背着叛徒的罪名玉碎,也将是死不瞑目。

但凡有其他的选择,他都不会背叛帝国和特高课。

他心中一动,其实这也不能算是背叛,中国有句古话叫作身在曹营心在汉,现在只不过是委曲求全查明真相、搬倒三浦和一,将来实际成熟再做打算。

总之,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既然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伊藤广志心中便不像之前那么难过了。

方如今当然也猜到了这一点。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伊藤广志是为了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和报仇,纯属在被逼无奈之下才肯答应跟自己“合作”。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对伊藤广志,他还是心存戒备的。

在伊藤广志的交待下,方如今很快弄清了纸上字迹的用途。

吴剑光的住处,确实是伊藤广志为了接近吴剑光才刻意去了解的,只是他碍于吴剑光身边的警卫人员,不敢太过于接近,所以这件事只是开了个头而已。

还好被自己及时发现了,方如今着实替爱慕虚名、贪恋权财的吴副站长捏了一把汗。

若伊藤广志真的腾出手来,一个吴剑光还真不是对手。

至于报社、学校等名头的用途,更加让方如今感兴趣。

原来,伊藤广志始终将石原熏的到来当作救命稻草,原本是等石渡庆行引荐的,可谁料石渡庆行在旅店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几乎要了他的命。

无奈之下,他只好从石渡庆行的口中所描述的石原熏,推测其大致的性格和爱好,再由此寻找从职业入手寻找石原熏。

这一点,竟是让方如今也十分的佩服。

伊藤广志告诉方如今,石原熏是个文化人,所以极有可能藏身于报社、学校以及书店等文化人才会待的地方。

知道了大致的范围,再结合石原熏来临城的时间,可以进一步缩小排查范围。

想法是很好的,但是实施起来难度颇大。

首先,伊藤广志根本无法不知道临城有多少个这样的单位。

即便知道,排查起来也要到猴年马月去了,而且还要面临暴露身份被抓的危险。

但是,这对于方如今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是主场作战,掌握着大量明里暗里的资源,有着伊藤广志难以匹及的优势,只要计划得当,想要查到石原熏是完全有可能的。

石原熏是特高课老资格的特工,深受松井直辉的信任,这次派到临城来就是指望他力挽狂澜的。

这绝对是不折不扣的一条大鱼,这可是伊藤广志送给自己的一份豪礼。

方如今和王韦忠对视一眼,心中都是莫名的激动。

“关于石原熏,你还知道哪些情况?”方如今追问。

“石原熏应该是个十分谨慎的人,而且他在临城还有可以利用的力量,应该不是隶属于我们第三情报组的特工。”

方如今点点头,第三情报组在临城安插的日本间谍全部都被三浦和一交待了出来,虽然目前对他们没有上特殊手段,但也在密切地关注着。

这些人目前并没有什么异常,说明石原熏确实跟他们没有联系。

这也符合实际,换位思考的话,方如今也不愿意相信三浦和一原来的人马。

以日本人的谨慎,绝对不会在临城只安插一个层面的特工,一定还有隐藏的更深的间谍存在,只不过这些间谍肩负着更加重要的使命,轻易不会苏醒,哪怕第三情报组安插的那些谍报小组遭到了大规模的破坏。

比如石渡庆行就并非是隶属于第三情报组,如果不是因为伊藤广志的原因,他也不会暴露。

像石渡庆行这样的间谍应该还有不少。

“伊藤君,我想知道你方才答应过我,只针对三浦和一,为什么将石原熏的事情告诉我?”

伊藤广志苦笑道:“搬倒三浦和一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石渡庆行利用石原熏引诱我上当,我又岂会让他好看?”

上司的陷害和好友的背叛,让他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和刺激,愤怒与仇恨的火焰爆发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石渡庆行的所作所为,甚至有可能是石原熏的授意。

毕竟伊藤广志和石渡庆行是多年的好友,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被好友从背后捅刀子,被怂恿的可能性很大。

伊藤广志的态度,对于方如今而言却是重大利好。

“石渡庆行负了你,我可以帮你报仇!”

石渡庆行虽然去了上海特高课总部,但上海毕竟还是中国人的天下,伊藤广志不相信他就一直躲在总部不出来。

以临城站这些中国特工的实力,完全可以找个机会解决掉石渡庆行。

但这样却不是伊藤广志所希望看到的,他看着方如今,神色郑重道:“如果可以,我要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对我?”

“我可以考虑!”

方如今当然真的不会让这对儿老友见面,有时候共享信息并不是什么好事。

石渡庆行在指证伊藤广志是叛徒一事上是出过力的,但后续的作用可能就不大了,也许应该让他的生命终结在伊藤广志的手中,让他的死成为伊藤广志的投名状和三浦和一的护身符。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对石原熏采取行动?”伊藤广志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问道。

方如今低声道:“这件事不可以操之过急,我们必须要制定详细的计划,对于这样的一个资深特工,可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伊藤广志早已忍无可忍,咬牙切齿道:“忍?我现在已经忍无可忍。石渡庆行去了上海,指证是我出卖了轻舟小组,他和三浦和一沆瀣一气给我扣帽子,想必这卑鄙无耻的混账得到了三浦的青睐,两人正在逍遥自在,我忍不下去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应该知道这个道理。这样,你先说说旅店爆炸的事情。”

伊藤广志内心的仇恨远远超出了方如今的预料。

“这有什么好说的?”被好朋友从背后捅刀子的滋味不好受,伊藤广志不愿再提及此事。

方如今与其对视,双目之中露出逼人寒芒,提醒道:“伊藤,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伊藤广志微微一怔,脸上不屑的表情很快消失,颓然道:“那天我看到情况不对,就赶紧跟一个旅店的伙计换了衣服,从旅店在一楼的厕所的后窗了逃了出来。我当天穿的西装,值不少钱,那伙计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然后你去了哪里?”

“就在旅店附近,我一直在暗中观察,直到发现你们的人进了旅店,随后很快就发生了爆炸!”

“就这些?再好好想想!”

“在爆炸前数十秒,我看到有个人从同样的路线逃出了旅店。”

方如今心中一动,爆炸是突发事件,正常人即便离开旅店都会走正门,只有知道旅店即将爆炸的人,才会选择与伊藤广志同样的路线。

他急声问道:“看清这个人的模样了吗?是不是石渡庆行?”

伊藤广志摇头。

“什么?”

方如今疑惑地看着伊藤广志,爆炸是石渡庆行一手策划,也只有他知道旅店将会爆炸以及具体的时间,这个提前逃走的人不是石渡庆行又会是哪个?

他没有料到的是,下一刻伊藤广志给出了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

伊藤广志道:“这个人好像就是你们的人!”

“我们的人?”

方如今和王韦忠对视一眼,心中均是十分不解。

赵旭天等进入旅店的人都死了,而行动组的人并没有进入旅店,哪里来的临城站的人提前逃离爆炸现场。

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伊藤,你为什么如此笃定说那个人就是我们的人呢?”

伊藤广志平静地道:“很简单,因为我亲眼看着他带着人冲进了旅店,他就是石渡庆行引来抓我的!”

方如今心头剧跳,因为他有一个猜测,那个猜测是如此的荒诞和大胆,以致于让他浑身产生电流游走般的战栗。

一个人的名字在他的心底闪现——

赵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