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如今和王韦忠闻言对视一眼,心中都是一惊。

师兄想什么,方如今不知道,但自从上次张鑫华跟他说了前任行动组组长刘冠军意外身亡的事情,在方如今的下意识里就认为临城站之中隐藏着内鬼。

“快说,是谁?说了什么?”王韦忠的心更急。

“是老闫,哦,对了,那时候那个女人刚刚关到这里,也不知道老闫怎么知道这里关了人,就走了过来,还打听这里是关着什么人来着。”

另一个行动队员也赶紧附和:“对对,老闫确实来过,不过我们两个都没有跟他透露,找了个理由把他支走了。”

他们也知道老闫这个人啰嗦,一旦搭上话就没完没了的。

方如今问:“他在牢房外说了什么?”

“就问了问里面关了什么人?”

方如今皱眉,自从第一次见到老闫之后,就觉得此人身上透着一股神秘。

按道理说,老闫是负责牢房的,到转悠查看人犯的关押情况本就是他的职责,可是为什么他刚刚离开关押温淑华的牢房不久,温淑华便提出要纸笔交代案情?

当然,这也许仅仅是个巧合,可方如今却并不会把它仅仅当作巧合来对待。

“你们再好好想想,老闫除去问里面关着什么人,还说了什么?”

两名行动队员相互对视,都在努力地回忆着。

忽然,其中一人道:“对了,他离开的时候好像说了一句‘可怜,可怜……’”

“就这些?”

“嗯,别的是真没说了,我可以肯定!”

方如今看向王韦忠,老闫在温淑华牢房外的出现,以及他询问里面关押的是什么人,再加上最后这句“可怜,可怜……”并不能直接证明老闫跟温淑华的死有必然的联系。

“行了,这件事你们不要再对任何人讲起,明白吗?”方如今叮嘱。

两名行动队员赶紧点头,老闫是刑讯组的人,虽然没有什么职务,但是资历很老,即便是刑讯组长孙大彪都得给他几分面子。

而且,怀疑和调查情报站内部的自己人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这会一点,他们心里自然有数。

方如今点了点头,又向两名行动队员询问了一些问题,这才开口吩咐道:“你们这次提供的情况很有用,不过这还不够,如果你们再想起什么情况来,立即向我报告,一刻也不能耽搁!”

两名行动队员哪里还敢拒绝,赶紧点头答应。

方如今说完,在他们两人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两人一时间手脚无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方如今看看王韦忠,这两个队员曾经跟他执行过抓捕刘文博和崛部一郎的任务,应该没有问题。而且,要不是他们及时出手敢于,温淑华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不过,这件事非常严重,他们也脱不了干系,毕竟给温淑华钢笔是两人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

….“副组长,你看他们两个人如何处置?”

王韦忠也明白方如今的意思,他看看方如今:“他们都是你的人,怎么处置还要你来拿主意!”

惩处这两个行动队员,也就是王韦忠一句话的事,但把这个决定权交给方如今,这也是对这个小师弟表现出充分的尊重。

两个行动队员心里打起了鼓,人犯在眼皮子底下自杀,这可是重大事故,特务处的家规极为严格,想必罪责难逃。

两人想看方如今,可又不敢看,只是低着头,等待着宣判。

方如今沉吟片刻:“这样吧,这两人看守不力,间接导致了人犯的自杀,关三天禁闭吧。”

“好,就按你所说的办。”王韦忠点点头,这已经是相当轻的惩罚了。

两个行动队员听了之后也是连声道谢,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三天禁闭,除了限制自由,不会有任何的损失,方副队长对他们二人绝对是网开一面了。如果要是让王韦忠亲自处理,恐怕比这个严重的多。

两人嘴上不敢多说,但对方如今心中却是十分感激。

方如今也没有多说,沉声说道:“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再好好地回忆一下温淑华在牢房里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表现。”

倒不是方如今不愿意相信他们,而是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故,想必两人心里就跟一团乱麻似的,难免会忽略一些细节,就像刚才那般,若不是自己追问,老闫曾经到过牢房前这件事怕是要被忽略了。

事实的真相往往就藏在一些不曾注意到的细节当中。

“您放心,我们兄弟一定好好想想,如果想到了就立即向您汇报!”一个行动队员听到方如今的话,顿时眼睛睁的老大,忍不住连连点头答应。

既然方如今对他们网开一面,他们两个也不能就这么坦然地接受了,必须要做出点什么来,把温淑华自杀一事搞明白。如此,也是尽快地帮助他们自己地减轻身上的罪责。

方如今和王韦忠走出了牢房,来到了一间休息室。

行动组、情报组在这里都有休息室,平时专供两个组的人在刑讯间隙休息,或者是开会碰头商量审讯方案。

两人坐定,一名行动队员将茶水倒好之后便退了出去,只留下师兄弟二人和纪成林。

方如今先是将这次抓捕和审讯的情况作了简要的汇报。

王韦忠没有过多询问细节方面的问题,他相信小师弟对细节的把控能力要远在他之上。

通过方如今的汇报,王韦忠对“轻舟”小组的运作情况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也掌握了最新的审讯进程。

他说道:“如今,你们第一行动队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穆家成、侯亮和温淑华这三个人犯上,穆家成和温淑华又接二连三地出问题,我看这件事不简单。要不然去查锣鼓巷上那家糖果糕点铺子的事就交待给老智,怎么样?当然了,我是跟你商量,你要是不同意,这件事就算了!”

….说实话,王韦忠提出这个意见之前也是在心里反复权衡了一番的,毕竟这相当于让老智从方如今的饭碗里抢食吃,方如今完全可以拒绝他。

可是方如今的表现却让他十分惊讶。

方如今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说道:“其实我在汇报案件之初,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这件案子牵连的虽然不多,但穆家成这个人很狡猾,这么大的蛋糕我一个人吃不下!”

汤生源这条线索不知是真是假,但又不得不查,师兄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来的建议。从另一方面来讲,师兄还是偏向他一方的,否则就是让智惠东去查张记酒肆了,这条线索更稳。

“好,既然你同意了,我立即把他叫过来安排。”王韦忠见他欣然容易,也是欣慰一笑。

小师弟眼窝子并不浅,很有心胸和气度,还是很识大体的,肯让给老智一个大功劳,如此老智对方如今感激的同时,对自己这个副组长在今后的工作上也会更加支持。

不多时,智惠东匆匆赶来。

王韦忠开口吩咐道:“老智,第一行动队的人手不够了,还得麻烦你一下。现在有一个线索,温淑华这个女人有低血糖,据说喜欢吃一种叫作……叫作……”

名字太绕口,想不起来了。

方如今立即补充:“马尔斯糖果!”

王韦忠一拍大腿:“对,就是马尔斯糖果,你带人秘密监控锣鼓巷上一家叫汤生源糖果糕点铺子,不要打草惊蛇。”

方如今又提醒:“智队长,这个铺子是穆家成提出来的,我怀疑其中有猫腻,也许是穆家成给我们布下的一个局,你一定要小心,别让对方发现了。”

“请放心,我会亲自带领得力的兄弟盯着这家铺子,绝对不会出任何的差池!”

方如今再次说道:“好,智队长,这次辛苦你们了,但还是要叮嘱兄弟们小心再小心。我怀疑汤生源的周围也有日本人的眼线。”

智惠东连忙点头答应,都是老行动队员了,一点就透。

在南京本部的时候他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有一此,带着行动人员按照一个日本间谍供述的地址去抓人,结果扑了个空。

事后才知道,日本间谍真正的联络点就在他们抓人的那个地址的对面,而假地址的作用则是触发预警装置。

当时,智惠东心中是无比的郁闷。

想想竟然是自己亲自带着人去给潜伏的日本间谍报信的,能不郁闷吗?

最后,提供假口供的那个日本间谍被他活活打死了。

“好,我记下了!”

智惠东兴高采烈地领命而去,这件事办妥了可又是一件功劳。

智惠东刚走,一名行动队员将一张临城地图送了过来。

“师兄,这是最新版的市区地图,我已经让人在上面将比较重要的目标设施都进行了标注,但是一些军方的情况我们还是不掌握的。”

王韦忠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方如今的动作很快,一边在审讯,一边已经开始琢磨着那批炸药的用途了。

“如今,你说的没错。现在的形势变化太快,特别是上次二十六师出了事之后,在临城的军事部署调整范围很大,这些变化我们现在也不掌握。不过,我会尽快地找人来办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把全部的精力用在审讯穆家成和侯亮上来。”

.

掠过树梢的熊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