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启芳皱眉道:“田边恭司的死是个突然事件,今天还没有清点过药品。不过,我们每天使用的药物都有严格的登记,只需简单的清点就能查出来。”

“马上带我去医务室!”

在这个当口,方如今跟王韦忠简单地通了个气,王韦忠便立即布置人手去找王令朝。

不管王令朝是不是内鬼,先把人找回来再说。

两人很快来到了医务室,刘启芳指着靠墙的一个白漆药柜道:“基本上都在那里了,抽屉里就是登记薄。”

方如今走过去,将抽屉打开,拿出登记薄,只有今天的登记还没有补全,看着摆在柜子里琳琅满目的药瓶,他有些头疼,对刘启芳道:“你过来盘点一下,看哪种药物对不上?”看书溂

刘启芳依言对药物进行盘点。

二十多分钟之后,刘启芳疑惑地道:“什么东西也没有少啊!”

“那你看他会不会用的是从外面带进来的药物?”

王令朝完全可以用外面的药物。

刘启芳摇头:“方组长,你有所不知。我们进入监区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查,身上有任何的可疑物品都会被扣下的。”

原来,自从上次汪广汇无缘无故地死在了监区之后,孙大彪和张腾飞两人一商量,必须要加强监区的管理了。

对于情报组和行动组的人,刑讯组的看守是不大有底气的,新制定的制度没有执行几天就成了橡皮筋,但对于刘启芳他们这些军医,却仍旧是一道高压线。

就在方如今以为从刘启芳身上问不出什么线索的时候,医务室的门被推开了,老闫走了进来。

“哟,方组长也在啊?”

刘启芳身上的嫌疑还没有洗清,不耐烦地道:“有什么事儿?”

反顾如今见老闫踌躇不肯开口,显然是有些话不便让自己知道。

这时,刘启芳忽地叫道:“哎呦,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查。”

“什么?”方如今被他一惊一乍弄得莫名其妙。

“方组长,快跟我走!”刘启芳不由分说拉着方如今就往隔壁的房间走,“那啥,老闫,你明天再来吧,药我会给你准备好的。”

隔壁的房间是医生的休息室,但门却是铁门,方如今跟着刘启芳走进去,看到里面陈设简单,只有两张单人床和一个大衣柜、一张书桌,再有就是靠在角落里的一个木纹柜子。

刘启芳几步走过去,迫不及待地用钥匙打开柜子,只见里面露出几盒药品,他逐一将盒子打开,在开到第五个盒子的时候,道:“方组长,这里少了一支针剂!”

“什么针剂?”方如今盯着那药品盒中的空槽问。

“是奎尼丁,这种药物在治疗时如果使用不当,可以诱发心房内血栓脱落,引起脑栓塞或心肌梗塞,超剂量的静脉注射可以引起血压骤降及呼吸抑制,最终导致死亡。”

药能治病,亦可杀人,方如今接过药剂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这种药物极有可能是被注射到了北田恭思的体内,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但问题是,常人注射这种药物会有什么不良的反应吗?”看书喇

“不良反应肯定是有些的,但对于心房颤动等患者更为明显。”

“你的意思是王令朝早就知道人犯患了心脏病?”

刘启芳摇头:“这个我并不是十分确定。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目标有这方面的病。”

既然连刘启芳都不知道,那王令朝又是从何而知的呢?

刘启芳现在尚未摆脱嫌疑,方如今向孙教授进行了确认,得到的答案跟刘启芳讲的一模一样,这才放下心来。

在案子尚未查清前,只能委屈刘启芳暂时先关在监室里了。

刘启芳扒着铁窗栏杆道:“方组长,你不用在意我,赶紧弄清真相要紧!”

方如今点点头,径直去向张鑫华汇报。

看到方如今敲门而入,张鑫华开口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科长,有一些收获,药品当中唯独少了一支奎尼丁,初步推断是超剂量注射导致田边恭司的死亡,这一点还需要等孙教授的尸检结果出来之后才能下最后的结论。”

“或者是找到了王令朝本人之后,答案也可一揭晓。”

张鑫华沉吟片刻,问道:“这么说来,你已经倾向于凶手和内鬼就是王令朝了?”

“是的,目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王令朝,他的确有重大嫌疑。但是,对于王令朝这个人我并不是十分的了解,张组长,你跟他熟悉吗?”

“算不上熟悉,这个人平时就少言寡语,不喜欢交际,跟刘启芳完全是两种人,属于那种很少引起别人注意的人。怎么,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是这么想的。假定王令朝真的就是日本人埋在咱们站里的钉子,可是之前咱们抓了那么多的日本间谍,为什么他都能做到袖手旁观,而唯独要对田边恭司一个俘虏下手呢?”

方如今说出了自己的假设和疑惑。

他接着道:“我认为,要么是田边恭司对王令朝有着特殊的意义,要么是他接到的命令就是灭了田边恭司的口!当然了,还有第三种可能,王令朝根本就不是日本间谍,他只是被人暂时利用了。”

张鑫华道:“分析的不错,接着说。”

“按照刘启芳说的,他和王令朝经常配合给人犯治伤,也就是说王令朝是完全有可能接触到咱们行动组抓来的日本间谍的,诸如秋田真宏、木村义拓等日本间谍的身份都不低,可他一直没有动手,这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理解为这些日本间谍虽然不低,但是对于王令朝而言,并不是十分重要。”

张鑫华道:“不错,有些日本间谍的长期潜伏只是为了完成寥寥数个,甚至是一个任务而已。”

方如今道:“如果王令朝给日本人做事,在监区之内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情报,但是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接到日本间谍已经掌握了他们被俘特工的具体情况。这就说明,在之前,由于这样或者是那样的原因,王令朝并没有向外传递过情报。”

张鑫华补充:“你的意思是他更像是临时被唤醒,或者是刚刚被日本人利用?”

方如今点头:“目前我倾向于这两种原因多一些。”

张鑫华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他眉头皱起缓声说道:“无论是哪种可能性,都足以说明临城站太脆弱了。”

早早安插日本间谍,说明日本人处心积虑谋划了很久。

临时买通王令朝,则说明所谓的临城站也不是铁板一块。

一个堂堂的临城站军医,平时接受过的保密纪律教育也不在少数,可还是被人说收买就说买了。

无论是哪种情况,传出去都是笑话。

站长知道了,还指不定有多么恼火呢。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张鑫华接起电话,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放下电话,张鑫华沉重地道:“韦忠刚刚找到了王令朝,可是人却已经死了。”

方如今闻言顿时心中一惊,眼神一缩,暗道一声不好!

这边几乎已经百分之九十多的概率,确认了王令朝就是杀害田边恭司的凶手和潜伏在临城站内部的间谍,但这个家伙却说死就死了。

“张组长,这个王令朝是怎么死的?”方如今赶紧向张鑫华问道。

张鑫华闷声说道:“等韦忠他们赶到王令朝家的时候,就发现他吊死在房梁上了。初步推算,是刚刚到家没多久就死的。”

“上吊?”

方如今对这个结果并不认同,即便王令朝担心自己的间谍身份暴露,也用不着畏罪自杀,他完全有机会掏出临城。

而且,退一步讲,即使真的要畏罪自杀,也没有必要非得回到家里去。

“如今,你是不是担心王令朝的死另有隐情,或者更加直白地说,你根本就不相信他是自杀,对不对?”

特工的惯性思维就是凡事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对待任何事物都要持怀疑态度。

只有这样,一旦遇到的时候,才能不自主的向最坏情况的可能思考。

他们只会根据最坏的可能制定最保险的应变措施,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自身的安全。

这是一种经过训练养成的忧患思维和底线思维。

如果王令朝并非自杀,而是他杀,那问题就更加复杂了。

说明凶手应该就是王令朝的同伙,或者是收买他的人。为了避免临城站通过王令朝追查到他,凶手便杀害了王令朝,并伪造了自杀现场。

方如今点点头,继续说道:“应该是这样。但是我需要去现场看看再确定。王令朝是在监区解禁之后才回到家里的,这个时间事先并不确定。”

“凶手如果事先就决定在他的家里杀人,等待的时间不会短,现场应该会留下有价值的线索,等我勘察完现场,马上回来向您报告!”

说到这里,方如今又有些为难的说道:“张组长,孙教授那边忙着尸检,怕是抽不出时间来,不然还可以跟着我到现场提供专业方面的协助。”

张鑫华点了点头,考虑了一下说道:“我听说他还有个不错的学生,你也许可以去问问他这个学生在不在临城。”

“好,多谢张组长!”

张鑫华道:“调查田边恭司和王令朝的死这两件事事关重大,必须双管齐下,尽快查一个水落石出。”

事情商量完毕,方如今赶到了停尸房,隔着门就能听到李小虎的干呕声,大步走了进去。

李小虎看到是方如今,把到了嗓子眼的酸水硬生生地咽了回去,脸憋得通红。

孙教授略微抬头:“方组长,你可是难为这两位长官了!”

方如今淡淡一笑:“教授,我是来跟你借人的。”

“哦?借人?”孙教授目光落在了马宝和李康脸上。

马宝闻言如蒙大赦,赶紧道:“组长,是不是有任务?我和小虎这就跟你去!”

小虎也道:“对,对,对,我们这就跟你走。那啥,教授,对不住了……”

“慢着!”方如今脸色一沉,“谁说是接你们了?”

“啊……?”

两人目瞪口呆。

方如今跟孙教授说明了来意,孙教授说他的学生目前应该就在临城,告诉了他家里的地址。

方如今撇下无比失望的马宝和李小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手里拿着纪成林早就准备好的王令朝的材料翻了翻,最后打电话让智惠东进来。

“智队长,咱们站里的军医王令朝刚刚遇害了,这件案子组长正在现场,你现在带人去查查王令朝的社会关系,平时和谁走的近,和谁有过仇怨,最近有过什么不寻常的举动,等等,近些天的具体的行踪,和谁有过接触,总之各方面的材料越详尽越好!”方如今郑重的吩咐道。

随后,他又补充道:“王令朝的事情还没有最后定性,不要闹得沸沸扬扬。”

“是!”这可是又一个大案子,智惠东心中窃喜,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方如今又拿起电话给张继斌打去。

“继斌,你先派个人按照这个地址去接孙教授的学生,然后带些人手,跟着我去勘察现场!”

“是,方组长!”

张继斌高兴的领命道,方如今平时有事,一般都会调第一行动队的人员,张继斌也一直想找机会在组长面前表现自己,以期获得重用。

就像上一次,在酱油厂围捕田边恭司等人,第二行动队队长智惠东担任主要的抓捕任务,将藏在库房里的日本间谍一网打尽,立下了大功一件。

可以想见,这一次的功劳足以让智惠东在晋升的道路上增加沉重的砝码,可惜当时自己只是没有捞到主攻的机会。

只有自己一直没有得到方组长的重用,这心里着实的焦急,没有想到,这一次方组长竟然让自己去陪着去勘察现场,这让他顿时精神为之一振,赶紧连连称是。

放下电话,他带着十余名行动队员整装待发。

其实,方如今完全可以让第一行动队的人跟他一起去勘察现场,甚至智惠东的外围调查工作也可以交给马宝等人去做。

但是,他现在的身份是行动组副组长,也不能只顾着自己的嫡系行动队,对第二、第三行动队还是要在表面上一晚上端平的。

总之,不能让人在背地里说他厚此薄彼,在行动组里搞亲疏远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