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一百三十三章节鸿钧的手段

自身积累越强,潜力就越强,虽然玄元道人不知道一尊混沌神魔的本源有多强大,但是他明白自己若是想要在灭世大劫之中更进一步,就一定要凝聚更强大的本源,自身的内混沌世界不用在意,因为世界之树的存在可以源源不断地为自己积累本源,可是自己的护道至宝‘炼狱熔炉’却不行,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机会错过了,就再也不可能了。

“给我融!”没有犹豫,玄元道人很快又将鸿钧道祖的一丝造化大道本源也融入到自己的‘炼狱熔炉’之中,当这道本源一落入到‘炼狱熔炉’之后立即就爆发出惊人的气息,疯狂地想要侵蚀‘炼狱熔炉’的核心,想要取代‘炼狱熔炉’的核心。

当看到这样的情况时,玄元道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的神色,喃喃自语道:“果然如此,鸿钧道祖所留下来的造化大道本源之中有隐患,有后手,如果真得一时大意,自身将陷入危机之中,或许将成为鸿钧的傀儡,看来他真得没有死!”

虽然只是这么一点变化,但是让玄元道人可以肯定鸿钧道祖并没有死,只是利用了一些自己所不知道,所不了解的手段假死脱身,或许他留下来的造化大道本源是真的,但是这本源之中却有大问题,有大隐患,直接炼化绝对是十死无生。

“可惜,我早就做好了防备,就算你有通天的算计也休想得逞,给我炼!”玄元道人一声冷喝,‘炼狱熔炉’的力量运转起来,疯狂地磨灭着这造化大道本源规则,有了前两次的经验,任是这一道造化大道本源规则再强,鸿钧道祖留下的手段再厉害都无法逃脱‘炼狱熔炉’的炼化,一丝丝造化本源被抽出,被‘炼狱熔炉’所吞噬融合。

只可惜,这一次玄元道人并没有从造化大道本源规则之中得到自己想要的鸿钧道祖的造化大道修行,鸿钧道祖早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任何人都休想从这造化大道本源规则之中得到他的造化大道修行经验,一切有关修行,有关悟道的方面都被鸿钧道祖给抹去。

“好一个鸿钧道祖,好手段,好心计,早就做好了全面准备,以‘炼狱熔炉’的力量都无法从中得到你的大道感悟,看来你的确是没有死,只是不知道你隐藏洪荒世界之中,还是已经从洪荒世界之中脱身离开!”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时,玄元道人不由地冷笑道,眼中闪烁着一丝可怕的光芒,或许自己应该给鸿钧道祖一点压力,让罗喉、星辰神魔甚至是时辰这三尊混沌神魔有所警惕,打乱鸿钧道祖的算计。

是的,这一刻玄元道人的心中生出了一道疯狂的念头,要将鸿钧道祖假想脱身的消息传开来,让所有洪荒众生知晓,让那些混沌神魔能够警惕起来!如果罗喉与星辰神魔,甚至是时辰他们愿意出手,或许能够找到鸿钧道祖的藏身之所。

玄元道人也不愿意被人算计,而且还是被追杀自己的敌人算计,鸿钧道祖既然敢出手针对自己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准备。玄元道人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好人,现在确定鸿钧道祖的算计后,自然要有所反击,而且玄元道人也想知道当被拆穿死亡的假像之后,鸿钧道祖会是什么反应,如何面对那诸多混沌神魔的怒火。

只是在行动之前,玄元道人先要解决自身问题,仅仅只是炼化了鸿钧道祖的造化大道本源规则,依然没有让玄元道人罢手,而是继续开始炼化‘造化青莲’这件伴生至宝,相比那一道造化大道本源规则,这件伴生至宝‘造化青莲’的影响会更大,甚至对自身的威胁也最大,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坏了自己的修行,或许‘造化青莲’才是鸿钧道祖真真的杀手锏!

在开始之前,玄元道人平静自己的心境,让自己的精神处于最佳状态,这不是一次普通的炼化,而是一场生死对决,一场大道对决,玄元道人相信在‘造化青莲’被‘炼狱熔炉’吞噬,必然会有惊人的反抗,甚至是反噬自身,毕竟这可是鸿钧道祖的伴生至宝。

“来吧,鸿钧道祖让我看看你的伴生至宝之中是不是也被你清洗一空,你的造化大道也被清除,无论你有什么算计,这一次将是你的又一轮的交锋!”在做好全面准备之后,玄元道人的眼中透射着无尽的战意,这一刻他没有任何顾及要全力以付。

开始了,随着玄元道人的声音落下,‘炼狱熔炉’的力量爆发,开始吞噬‘造化青莲’的本源。只是当‘炼狱熔炉’全力爆发时,‘造化青莲’这件伴生至宝却做出了一个让玄元道人都为之震惊变化,没有抵挡‘炼狱熔炉’的炼化,而是主动投入其中任由‘炼狱熔炉’的力量将他炼化,这样的变化让玄元道人有些震骇,也有些惊讶。

主动融入到‘炼狱熔炉’本源之中,这变化任是玄元道人经历了无数岁月也为之震骇,难道说这就是鸿钧道祖的后手,想要以‘造化青莲’的本源来影响自己的‘炼狱熔炉’,可是在‘炼狱熔炉’之中自己并没有感受到鸿钧道祖的气息,没有感受到一丝隐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鸿钧道祖想要干什么,或者说是‘造化青莲’想干什么?

此刻,玄元道人无比头痛,突然之间出现了这样的惊变,严重地影响到自身修行,如果自己任由‘造化青莲’的融合,必然会加快‘炼狱熔炉’的脱变进化,可是自己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可是鸿钧道祖的伴生至宝,自己不敢保证这背后有没有鸿钧道祖的算计,面对鸿钧道祖这样阴险毒辣的混沌神魔,稍微有一丝马虎大意都会让自身陷入危机之中。

“怎么办?我究竟是接受还是拒绝?”玄元道人在自问,一时间难以做出决定,毕竟面对这样的情况谁都一时半刻无法做出回应,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也太不可思议了。

放弃,意味着自己需要浪费更多的时间用来炼化‘造化青莲’,甚至还有可能受到‘造化青莲’的抵挡,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接受,自己的‘炼狱熔炉’有可能被鸿钧道祖给算计,毕竟自己面对的是一尊隐藏于暗中的混沌神魔,谁也不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不管了,无论鸿钧道祖有没有算计,我都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既然‘造化青莲’不抗拒炼化,相反愿意主动融入到‘炼狱熔炉’之中,那我就看看它背后有什么算计,看看鸿钧道祖又想要算计什么,就算再危险也不能让我止步!”由于灭世大劫的到来,玄元产鼻窦背负着巨大的压力,虽然心中有着诸多警惕,可是现在却不得不接受一切。

心念一动,‘炼狱熔炉’放开了一切,任由‘造化青莲’的本源不断地融入到‘炼狱熔炉’的核心之中,一道道强大的造化本源与‘炼狱熔炉’的核心融合,让‘炼狱熔炉’的气息在不断地攀升,而造化青莲的融入也给玄元道人反哺之力。

那源源不绝的造化本源与‘炼狱熔炉’融合之后,玄元道人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肉身更加强大,所能承载的力量更强大,只是这一切力量来得太突然,也有些诡异,让玄元道人一直都不得不谨慎对待,生怕有什么隐患隐藏其中,让自身陷入绝境。

随着‘造化青莲’本源的融入,玄元道人能够清楚地感受到‘炼狱熔炉’的变化,有了‘造化青莲’那庞大的造化本源之力,‘炼狱熔炉’的核心变得更加强大,最后的弱点也被弥补上,而在这一过程之中玄元道人依然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仿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鸿钧道祖根本没有在‘造化青莲’之中留下任何隐患,任由自己吸收消化造化青莲的本源。

“这怎么可能,一切太顺利了,顺利到让人难以置信,以‘造化青莲’的本源之力如何要与‘炼狱熔炉’对待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玄元道人在自问,也在思考问题的原因,可惜的是没有人能给自己回答,也没有人知晓这背后的秘密。

“快了,很快‘造化青莲’的本源就会完全融入到‘炼狱熔炉’之中,如果鸿钧道祖在这件伴生至宝之中留有后手也很快就能见真章,希望一切不是我想的那样危险,鸿钧道祖并湍肝在这件伴生至宝之中留下后手!”只是这样的话玄元道人自己都不相信,以鸿钧道祖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在‘造化青莲’之中一点算计都没有,这未免太愚蠢了!

“已经到最后了,难道说我真得想多了,鸿钧道祖真得没有在‘造化青莲’之中留下后手?”当面对‘造化青莲’最后的一点本源融合时,玄元道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情况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自己还是没有感受到鸿钧道祖的后手。

就在玄元道人疑惑之时,突然之间,‘造化青莲’爆发出一道强大的造化之光,当这道光芒升起之时,瞬间将‘炼狱熔炉’的核心给笼罩起来,仿佛是想要直接夺取‘炼狱熔炉’的核心,想要直接剥夺玄元道人的‘炼狱熔炉’。

“该死,我就知道鸿钧这个混蛋没安好心,当初他明明有足够的时间自爆,给予众人致命打击,却是什么都没有做,白白错失良机,只为了参悟我的‘炼狱熔炉’,看来他早就盯上了我的‘炼狱熔炉’,之前他的死亡也都是有意而为之,甚至连‘造化青莲’这件伴生至宝都是他算计好的结果,只是你未免太小看我的能力!”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惊变,玄元道人很快稳定心神,不再受‘造化青莲’的影响,摆脱‘造化青莲’对自己‘炼狱熔炉’核心的冲击,努力要将局势稳定下来。只是玄元道人高估了自身的实力,也小看了鸿钧道祖的阴险程度,‘造化青莲’的本体在这一刻爆发出强大的造化本源,在与玄元道人脚下的虚幻世界勾通,想要直接切断玄元道人与这方世界的联系。

“鸿钧,这就是你的算计吗,想要借助着‘造化青莲’的力量来夺取我的内世界,让自己掌握超脱的秘密,你也太小看我,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实力!”面对着突然而来的压力,玄元道人的眼中透露出无尽的战意,那怕敌人是鸿钧道祖也不例外。

‘炼狱熔炉’的力量疯狂启动之后,玄元道人借助着这份强大的力量开始镇压‘造化青莲’,阻止‘造化青莲’的力量对‘炼狱熔炉’形成伤害,甚至是是威胁到自身安全。

面对着‘造化青莲’这件伴生至宝,玄元道人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要不然最终吃亏的只会是自己,敌人要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强大,这就是鸿钧道祖的可怕之处。

强行压制着‘造化青莲’的力量,玄元人冷笑道:“好一个鸿钧道祖,好厉害的神通手段,不知道你留在‘造化青莲’之中的这份力量是早就做好布局,还是临时做出的决定?”

如果是前者,鸿钧道祖知道的事情很多,对自身大道的掌握也强大无比,若是后者一切还好说,毕竟这只是鸿钧道祖的临时决定,一切都还有转机!

当然,玄元道人也知道就算是后者,有转机,机会也不大,在机缘面前自己能够得到的东西有限,而且对自己来说也没有必要去在意这一切,无论对方跳得再怎么厉害都难免最的死亡,因为这是灭世大劫,灭世大劫之中一切皆有可能,高高在上的强者也会被直接灭杀,没有人会例外,混沌神魔如此,洪荒众生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