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冲天,熊熊烈焰在突厥王庭中蔓延,倒塌废墟间升起滚滚浓烟,遮蔽天空。

连玄霄漠然地俯瞰着下方城市,百姓哭号逃窜,士卒忙着灭火,一众修士像是疯了一般,冲向宛如被陨石砸中的深坑。

连同那顶帐篷一起,突厥大祭司,尸骨无存。

刷——

连玄霄用左手捋过右臂,剥下一层化为土灰的皮肤肌腱,右手手掌的无名指被动作牵连,湮灭消散,只剩下两根手指。

还能握住剑,足够了。

他转身踏出一步,消失于王廷上空。

————

荆国西北,某个千年豪族的避暑庄园。

一名白发苍苍、穿着华贵貂裘的老者,正抱着五、六岁的曾孙,坐在庭院凉亭中。面前石桌上,已摆好了茶盏。

倏——

微风掀起凉亭丝帘一角,连玄霄的身形凭空出现。

“你来了。”

荆国老者视线在连玄霄那仅剩两根手指的持剑手掌上稍稍停留,“坐吧。”

连玄霄缓缓坐下,将染血长剑横放在翠玉凋刻而成的桌面上。

“我们认识,快有七十多年了吧?”

貂裘老者举起茶盏,诚恳道:“不动手行不行。”

“...”

面前老者是连玄霄的多年好友,二人年轻时曾一同闯荡江湖,斩妖除魔,他应该也是同辈人里,自己最后一名友人。

沉默片刻,连玄霄说道:“你是烛霄高阶。”

“烛霄高阶又不止我一个,而且,咱俩同岁,我跟你一样老。”

老者轻咳了一声,将懵懵懂懂的曾孙,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从怀里掏出手帕,擦去后者脸上的鼻涕。

连玄霄不为所动,“你最有可能突破。”

“...”

老者顿了一下,苦涩地举起手掌,沉声道:“我可以拿举族性命发誓,就算我赵某突破临渊境,也绝不会对虞国不利。如有违背,当由昊天降下神罚,让我举族五雷轰顶,永世不得超生。”

他的态度极为坚决,声音回荡于庭院上空,不远处松林里栖息着的鸟群受到惊动,齐齐飞离。

“没用的。”

连玄霄摇了摇头,也举起茶盏,朝庭院围墙,也就是赵家一众修士躲藏的方向,晃了晃,“就算你愿意遵循誓言,你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弟子后辈,也会推着你出手。

你我都知道这点。”

锦衣老者不甘心道:“没有回旋余地?”

连玄霄以沉默,作为回答。

“连玄霄,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疯子!”

锦衣老者终于按捺不住,勐地站了起来,一把掀翻玉桌,大吼道:“我跟你认识了七十三年,当年在蓝环宗遗址,遭遇荒漠秘境,我们一行人被困数月,山穷水尽时,是我把最后一小瓶水给了你,你才领悟了这套剑意。置之死地而后生。

当年也是我,背着身中剧毒、不能行动的你,闯入篱花谷秘境,寻找解毒丹药...”

老者情绪激动地咆孝着,一桩桩一件件地讲述过往,连当年二人同时喜欢上一个姑娘、囿于友情谁也没有出手之类的陈芝麻烂谷子事情,都翻了出来。

连玄霄端坐椅上,听着友人的咆孝抱怨,忽然站了起来,“够了。”

“不够!”

锦衣老者愤愤道:“我们是过命的交情,不知道多少次救过彼此性命。现在你要因为一个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可能,就来夺我的性命,这合理么?”

“时间,够了。”

连玄霄用两指握住剑柄,无悲无喜道。

锦衣老者愣在原地,他瞬间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连玄霄深陷天人五衰,随时都会神魂崩解,他要在死前为虞国扫清各项威胁,这也意味着,他只给每方势力,保留了一小段时间。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七十三年的情谊,只够一盏茶。

锦衣老者须发微颤,他深吸了一口气,接受现实,抬手扬起一缕轻风,将曾孙送到围墙边上,与他焦急不安的父母重聚。

“...来吧。”

锦衣老者摊开手掌,掌心升起幽蓝冰晶,散发阴寒冻气。一如当初,两个少年于南荒边境边境相遇、切磋,不打不相识。

连玄霄举起剑柄,出剑。

长安时间,酉初两刻半,荆国隐世赵姓修士,亡于剑下。

————

太皞山地下,有座空旷宫殿。

殿中未设王座,只在大殿两侧,各自供奉着四排烛台。

烛台上的蜡烛或粗或细,或长或短,颜色或红或白。每根蜡烛下方,都刻着一行人名。其中不乏响亮名字。如突厥新可汗阿史德科罗,太皞山审判神官边雨伯等等。

这里是司命室,专门安放着与太皞山关系密切的世间强者的命灯。一旦命灯摇晃乃至熄灭,就意味着命灯主人遭遇生命危险。

踏踏踏。

一名穿着白袍的年轻书记员,满头大汗,捧着名册,奔跑于烛台之间,记录着死亡讯息。并将记载着讯息的纸条,折叠好,投入大殿中央的符阵中。传讯给地上的大人物们。

刚才的短短半个时辰时间里,一盏盏象征着世间强者的命灯接连熄灭,年轻的书记员惶恐万分,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快十年没有踏出这座宫殿,正如他的师傅一样,于斯生,于斯死。

呼!

又一盏命灯熄灭,书记员转头望去,目光惊恐。

他认得那盏命灯。

太皞山,守山神官...

呼!呼!呼!呼!

盏盏命灯接连熄灭,那片象征着太皞山自己人的灯火被黑暗所吞噬,

与此同时,宫殿也摇晃起来,支撑梁祝发出吱呀声响,天花板簌簌抖落灰尘。

地上,正在爆发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战斗。

书记员浑身战栗,命灯熄灭速度,已然超越了他写字的速度,那一个个熟悉名字的消失,更令他额头凝起冷汗。

轰隆!

宫殿剧烈摇晃,一排排灯架摇晃翻倒,号称永远不会燃尽的蜡油洒落一地。

灯火熄灭,意味着职责中断,书记员犹豫片刻,果断冲向大殿后方,沿着向上甬道不断攀爬,登上了地表。

烟尘弥漫,难以看清眼前景象,只能隐约看见,苍穹中两道身影一触即分,

高耸入云的山峰顶点,以极其平整光滑的切面,徐徐倾倒、坠落。

书记员童孔骤然收缩,他认得那两道身影。

依旧悬于高空的身影是学宫山长,另一个撞入山岩之中、大口呕出鲜血的身影,则是...昊天掌教。

“你不是一直想逼我出手么?现在见识到了。”

连玄霄俯瞰着昊天掌教与四位枢机,漠然声音回荡于苍穹,“我不管你们对昊天的信仰有多强烈,不管你们想让多少人陪葬,我只有一个要求。

滚出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