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域外荒野,一队阴兵全身黑盔黑甲,雾气缭绕不见面容,骑着高大虚幻鬼兽,手持幽火长枪,在黑暗中寂静无声巡视。

远处突然升腾一道灰白亮光,在空中炸开,化作五道如流星光点,往各个方向飞遁,其中一点正朝着停步观察的阴兵队伍而来,速度极快,须臾便到了离得最近的队列上方。

「阴兵符相召,望风谷,出发!」

阴兵首领手中长枪一举,枪尖接住那点灰光,简短喝令,率着九名手下驾驭鬼兽急速飞行。

小小的队伍摆出攻击阵势,杀气腾腾,队形萧杀严整,鬼气流转如一体。

却说张闻风在如山符罩崩溃之时,顺利激发石俑放出讯号。

他是第一次正式尝试,以前曾经独自琢磨过石俑除了替死之外的其它用途,有些心得,只是人世间不便按自己的想法灌注能量激发,担心引发未知的麻烦。

他不知附近是否有阴兵,更不知飞上天空炸开的几道灰白光点,能否及时带来援助?

符罩崩溃后将直面六个同阶天魔的进攻,他能坚持多久,心中没底。

他毫不犹豫选择主动出击,以攻代守来拖延时间,光波符纹遮掩下的面容冷漠如寒冰,他默念道经,混杂少许功德的无形念力往四面八方迅猛扩散。

天魔亦是魔,以道家纯正念力,当能克之。

两击打破人类修士的「乌龟壳」,六名天魔颇为默契地住手缓一缓。

那个人类修士已经是砧板上的肉,即使放出求助符光又怎样?阴兵接到讯号赶来需要些许时间,他们完全可以抓着人类的魂魄从容遁走。

修士身上又弄出一圈花里胡哨光符护身,也根本不可能抵挡他们联手合力两击。

他们担心下手重了,将体魄孱弱、价值不菲的人类不小心轰死。

奇货可居,他们的目标已经不在那头被人类藏起来的四阶梦魅身上,那个只是能提升修为的零嘴搭头,哪里能与拥有阴兵符来历古怪的人类相比?

无形念力临身之前,离得最近的触手天魔第一个察觉不对,它身上陡然冒起浓郁黑光,八条触手疯狂挥舞着想要飞速远退。

相比念力的速度,它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筹。

「嗤滋」,念力如水漫过触手天魔,爆发出激烈的冷水过热油声响。

触手天魔发出「咕咕」怪声惨叫,念力中蕴含的能量似烧红的细针,蜂拥着扎在触手天魔身上各处,更有甚者往它体内渗透,吓得它拼命调集天魔之力抵挡,以更快的速度往后疯狂退去。

除了战场最外面的那头四阶天魔,和一头很谨慎离得约两百丈外的扁平状天魔,见势不妙赶紧遁走,逃过一劫,其它五个天魔全部中招。

念力攻击要不了它们的性命,却让它们犹如遭受酷刑,痛苦不堪。

张闻风一招偷袭见功,他并没有就此收手,分心几用,施展出「滋养生机咒」神通,一团浓郁绿光,突然倾覆在惨嚎着急速逃遁的触手天魔身上,不管有用没用,试试又不要钱?

他的理解是「我之饴糖,彼之砒霜」,在邪祟异类身上多次验证过的道理。

另外一式「青霄聚雷咒」化作莹莹青雷,再次没有征兆狠狠轰在那个受到念力攻击行动稍显迟缓的天魔女子头顶。

他要用雷霆手段先下手为强,打这些仗着魔多势众家伙一个措手不及,至少也要瓦解它们的联手攻击,否则他即使有玄龟缁衣符护身,也担心挨不了几下。

六个五阶天魔,先重点打击两个。

杀鸡骇猴也好,先声夺人也罢,让对方产生人人自危的担忧。

他几乎将体内集聚的木雷之力全部一次抽干

小儿拳头大的雷光,打得天魔之女哀嚎散形,天魔力急速消耗。

雷到用时方恨少,这次若是能够安然返回人世间,他要好生修炼雷术,即使进展再慢也要持之以恒。

要不然一门威力奇大的神通,因为自身雷力积累不够,导致攻击不足,实在太过遗憾可惜。

张闻风连续攻击见效,他并没有就此罢休,身形如电,在地面划出道道诡异残影,忽左忽右,躲避那头逃远之后回过神来扁平天魔的密集攻击。

一团团天魔暗法炸响在他四周,却不能迟滞他对天魔之女的挥剑攻击。

即使有稍许暗法沾染,也被他念经一直冲刷的金色光芒给湮灭,只是身上仍然受到影响,阵阵冷到骨子里的寒意,让他不好受用。

他早就发现域外战场有些古怪,混乱的阴气、金煞气、死气等气息影响着他法术攻击的发挥,神识不能放出太远,此地的重力也与人世间大不相同,他干脆用出身法《九宫飞星步》,在低空和地面闪动,凭本能躲避逃出念力攻击范围、回过味来另外几个天魔恶毒咒骂的狂暴攻击。

那头触手天魔陷入绿色雾团之中,惨叫着始终无法摆脱,即使已经逃出十数里之外,生机咒仍然在侵蚀触手天魔的能量和天魔之力,如附骨之疽,令它痛不欲生,也彻底吓怕了,往上空逃之天天。

最惨的是化形的天魔之女,这是她在张闻风手中第二次吃亏,一次比一次狠。

青雷神通渗透进入黑雾之中,滋滋攻伐乱蹿,使得她根本躲不开张闻风一剑接一剑劈斩出的犀利剑光,她有些保命手段,此时哪里还能使用出来?

特别是剑光中夹杂功德、雷光的攻击,令她怀疑能否熬过去?

那队从两百里外赶赴到来的阴兵,看到的便是奇怪一幕,一名人类修士手持石俑阴兵符,步伐诡异莫测,速度快过阴风,竟然能避过四头天魔大部分疯狂攻击,即使余波及身,也似没事人一般受着,速度不见分毫影响。

那一剑一剑挥劈,剑光在数百丈范围闪亮,将一团闪烁雷光的天魔雾气给大卸数十八块,死死咬着一个不放。

阴兵首领手中幽火长枪一指,态度鲜明喝道:「杀天魔!」

鬼气森森若狂风席卷,阴兵小队爆发出的煞气、杀力,令得场内张闻风暗自心惊,和赶来增援的阴兵小队相比,围攻他的这群天魔,被他打乱章法之后就像一群乌合之众。

还好,阴兵来得及时,他身上功德消磨得只剩薄薄一层。

波及到他的无数攻击,即使被无形金光消磨大部分,寒意入体,以及奇怪的天魔之力侵蚀,仍然令他差不多无以为继。

那群天魔不待阴兵小队发威,离着还有十余里远,便往空中逃遁去,至于被困住的天魔之女,只能自求多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