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跃如法炮制当年对宋时慕的做法,以未来女婿的身份将云父云母骗出来,敬了几杯酒,而他自己则以开车为由并没有喝。

随后李斯跃表示亲自开车送他们回去,路走到一半桥上,李斯跃一个打滑紧急刹车表示自己身体不适,能否让只喝了一杯酒的云父代替他将车辆驶出桥梁,而他自己则下来透透风。

起初云父并没有答应,李斯跃表现的也很正常,休息了一会儿后表示依旧不适,便打电话叫司机过来。

司机电话很快接通,称最晚十五分钟赶到。

李斯跃陪着笑容跟云禾云母赔不是,之后又不经意间提及桥上停车不安全云云的话。

最后云母在后座闭目休息,云父将车驶离桥面路段,也正在这时,车辆忽然打滑不听使唤,连人带车直接冲下了桥。

车辆当场报废发出滚滚浓烟,李斯跃报了警,打了120。称是他约的云父云母一起吃饭,他并没有饮酒所以驱车送二人回家,只是半路身体不适想下车透气并叫了司机,但在后座闭目养神的云父不知为何进了驾驶位还驱动了车辆,直接冲下桥。

司机很快到来,行车记录仪也随着车辆当场报废,不仅如此,云父云母的血液中也检测出了酒精浓度超标,属于酒驾。

案件清晰明了,路段监控也能证实李斯跃所说的都能对得上。

最终判定云父云母的死亡归于酒驾酿造的悲剧。

当时云氏本来就在走下坡路,又曝出云氏父母又酒驾死亡,这件事在网络上形成一波小规模网曝,主要针对酒驾车祸不值得同情,称云氏有这样的一把手不走下坡路才怪!

云禾一直是云父云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小公主,一夕之间失去双亲,她悲痛的捶打辱骂李斯跃,将一切责任全推到了李斯跃身上,如果不是他将人约出去,她的父母就不会殒命!

李斯跃对云禾的厮打照单全收,并默默为云禾扛起了云氏以及云父云母的后世,还帮云禾从网曝的漩涡中挣脱出来。

云禾因此对李斯跃萌生了好感,渐渐对他敞开心扉,但也偶尔会埋怨李斯跃当天为什么要约云父云母出去。

每到这时,李斯跃便忏悔不已,将一切责任全都揽到自己身上。一边对云禾默默付出,一边咽下所有来自云禾的怒意和责怪,久而久之,在这种变相PUA中,云禾觉得这并不是李斯跃的错,李斯跃也不知道当天会发生这样的事,她爸爸妈妈的死,跟李斯跃并没有关系。

只是当天李斯跃死里逃生没有跟着一起死而已。

她不能因为活人有罪论便将李斯跃钉上凶手的牌子。

从那之后,云禾再也没有提及过这件事,李斯跃也顺利将云氏掌握在了自己手里。久而久之,云禾成了云氏有名无实的继承人,而独掌大权的人一直是李斯跃。

她活成了依附在李斯跃身侧的菟丝子花,没有能力,没有能够给他的任何回报,只有一腔赤诚的爱意。

直到火灾发生,云禾冲进火海将李斯跃救了出来,而他却认错了人。

这是一整个故事的始末。

李斯跃早就想摆脱云禾,当时的火灾只是一个导火索,至于他是否真的认错了救命恩人,谁知道呢?

云禾复刻出了当时行车记录仪的记录,并上传到了云端,而“深埋”在云端的这份视频记录,成了定罪的关键所在。有了这份证据,警方便可以展开调查。

当年的车辆就算报废也有记录,这辆车当时卖给了二手车行,价格几乎白给,毕竟百来万的车光上面的东西他们随便分解就可以赚上一大笔钱。

云禾顺藤摸到二手车行,辗转找到收车的人,让他说出当时检查报废车辆时不对劲的地方。

那人原来没准备说,毕竟那一辆车上完好的零件全部被他拆分着卖了十几万,白给的车,现在又来找,难道是来要钱的?

云禾没多少废话,直接将钱甩在他面前,并告诉他这跟一宗案件有关。

二手车行的人虽然赚事故车的钱,但并不代表他愿意掺和上这种事,他拿了钱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云禾。

当时车辆上飞轮、离合器片和压板均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和调整,这在一辆报废车中很不起眼,但他是要拆分零件卖钱的,所以对车辆的检车很仔细,能卖的尽量全卖了,只是这三件套明显被人动过手脚。

“当时为什么不报警?”云禾捏着拳头双目有些发红。

二手车行的人摸了摸鼻子,很坦然的回答,“卖车的人是李斯跃,你觉得就算我说出来,会改变什么结局吗?”

云禾慢慢松开了拳头,不会,这件事不会对李斯跃造成任何影响,而他本人或许也会被牵连其中。

如今愿意说,不过是李斯跃墙倒众人推,他只是将手放在了墙上,也跟着众人推了一把而已。

一个必将倒下的人,没必要为其守着秘密。

男人并没有保存当时的车辆残骸,剩下的全被他当做废铁卖了,但他们二手车行检车车辆和拆卖都有记录,偶尔也会进行视频录制,当时拆分检查飞轮、离合器片和压板的时候,恰巧被录入了进去。

有了足够的证据链,李斯跃谋杀的罪名很快成立,就算他再怎么否认,仍应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只不过当时云父有自动酒后驱车的迹象,所以李斯跃的情节不算重,被判了九年有期徒刑。

李斯跃入狱前要求见云禾一面,云禾同意了,隔着玻璃墙,云禾拿起听筒看着对面头发被理到贴着头皮的男人,依旧难掩一副好皮囊。

这样一副好颜色,大概在往后牢狱之灾里踩缝纫机也有了其他乐趣吧。

毕竟他在别人眼中,可是风景和乐趣。

“云禾。”李斯跃声音嘶哑沉闷,眼神如淬了毒,“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本来都要跟你好好过日子了,我会娶你,会对你很好很好,会将你宠上天,会和你一起生很多很多孩子。”

“哈!”云禾嗤笑出声,“凭什么?凭你个杀人凶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