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若京到达停车场时,沈老爷子正准备上车。

听到机车的嗡鸣声,他还回头看了一眼,只是此时沈若京刚好背对着他。

女孩将头盔摘下来,甩了甩秀发,那一头凌乱的发丝就变得柔顺下来,接着,她利落的把头盔放在了机车上。

这才扭头,看向了沈芫菘。

就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背脊停的笔直,正在看她。

而老人昨晚应该是没休息好,面色有几分浮肿,能看出来身体不太好。

可不知道为什么,沈若京觉得老人有些面熟,莫名的让人感觉到亲切。

她正打算细细观赏一下,旁边一道声音却忽然传来:“沈若京,你给我过来!”

沈若京侧头,这才看到楚家二婶竟然站在旁边。

沈芫菘见过沈若京几次了,此刻再看,仍旧觉得女孩有点面熟,那桃花眼,上翘的唇角,似乎都在哪里见过。

可又想不起来。

沈芫菘正在思考时,就见一个中年妇女站在旁边,声音不满的喊了一声。

而此刻,远处,楚辞琛正在走来。

哪怕沈芫菘生气了,楚辞琛还是想来送送他。

沈芫菘立刻就要上车,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楚二婶愤怒的声音传来:“我听说辞琛决定要自己生产那个什么基因缺陷屁的药剂了?这是怎么回事?又是你鼓动怂恿的吧?沈若京,你知不知道,商业上的决定都是男人做主的,你能不能不要插手?现在好了,咱们又得罪沈家了!你就不能好好的?”

沈芫菘微微一愣。

楚辞琛要自己生产基因缺陷药剂p+?

他上车的动作微微一顿。

然后就听到青黛声音清冷的道:“闪开。”

“闪开?你有什么脸让我闪开?果然是小门小户的,没规矩,对长辈一点也不礼貌!更不懂做生意的事情!你妈不是海城出了名的会做生意吗?怎么就没教过你?知不知道不要对男人的事情指手画脚!你这还没进门呢,就敢对楚氏集团指指点点了,以后进了楚氏集团,你还打算当家做主吗?你凭什么啊?”

楚二婶很生气。

她来京都是为了榜上楚氏集团,过大富大贵的日子呢。

可怎么听说楚氏集团又跟沈家杠上了?

而且一个药剂而已,再加上配方,就算送给沈家又怎么了?他们楚家只要能跟在沈家后面,沈家吃肉,他们喝点汤,都是香的好吧?

所以楚二婶就找到了沈若京。

沈若京倒是没说话,沈芫菘却微微有些恼怒了。

青黛幸亏不是自己孙女,要是自己孙女,他早就让人一巴掌打过去了,这个长辈嘴巴可真是够损的。

楚辞琛原本过来是送沈芫菘的。

可刚走过来,就看到楚二婶背对着他,正在训斥沈若京。

他心头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脸色铁黑的走到了楚二婶身后,冷冷的说道:“凭楚家现在我说了算!”

楚二婶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来,在看到楚辞琛黑沉的脸色后,整个人都懵了,她吓了一跳:“辞,辞琛?”

楚辞琛却看都没看她,直接走到了沈若京身边,淡淡道:“只要我还是楚家的当家人,她就是楚家的当家女主人!二婶,既然你对楚家的女主人不尊敬,为免你们以后生活在一起发生冲突,你还是搬出去吧!”

在海城的时候,楚二婶是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的。

但是来到了京都后,楚家抱团,二房三房都和他们住在一起。

楚二婶愣住了:“楚辞琛,你为了她赶走我?”

楚辞琛冷笑:“我看二房不太适合京都的环境,既然这样,还是回海城吧!”

说完直接看向管家:“去找人,帮二婶收拾下行李,免得落下了什么。”

“是。”

管家立刻带领着几个佣人朝着二房所居住的地方走去。

楚二婶气坏了:“楚辞琛,不用你赶,我们自己会走!本来以为来京都是会越混越好的,现在你们得罪了沈家,我才不跟着你们一起被沈家算计呢!我现在就回海城,顺便等着你们倾家荡产!”

楚二婶跺了跺脚,追在管家身后走了。

楚辞琛下意识看向沈若京,生怕女人会生气离开。

却见沈若京笑眯眯看着他:“还有客人在,不先招待?”

楚辞琛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来送沈老爷子的,他这么一耽误,老爷子肯定早就走了吧?

可没想到,他一扭头,却见本来都一只脚伸进车内的老爷子,此刻竟然就站在他的身后,老爷子的视线先从沈若京身上划过,然后这才落到楚辞琛脸上。

沈芫菘脸色凝重的道:“你刚说把原材料送到国外,是为了在国外上市?”

楚辞琛见他都听到了,也就不隐瞒了,点头。

老爷子闻罢上前一步,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豪气冲天道:“干得好!我就知道,你和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不一样!”

楚辞琛仔细打量着老爷子的脸色,见他这种喜色是发自内心,根本不在意他抢了沈家的生意的模样。

楚辞琛顿时为自己刚刚怀疑老爷子的品质而愧疚。

沈芫菘这一辈子,做了那么多事儿,又怎么可能心胸狭窄?!

他面色放松下来,甚至敢开玩笑了:“您不生气我抢了沈家的生意?”

沈芫菘面上的笑微微一滞,接着深深叹了口气:“像是这种人命相关的生意,你能抢就都抢走吧!”

这种事儿交给家里那两个混蛋,他死不瞑目!

两人聊天时,沈若京一直打量着沈芫菘。

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就好像见过他似得……

沈老爷子,沈芫菘是哪几个字?带草字头吗?

她正在想着,看到沈芫菘往停车场走过来的云易蘅,急匆匆从楼上跑下来追过来,他气喘吁吁道:“老爷子,您怎么刚来就要走了?”

然后又看向楚辞琛和沈若京:“表哥,表姐,沈老爷子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们不请老爷子喝口茶吗?”

沈芫菘却再次注意到了他的称呼:“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