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问题,尹恩你可是我的兄弟,我能为你证婚就是我的荣幸,但是问题在于我们是一辈人,而且还是十多年的老邻居了,所以让我给你当证婚人会不会显得我太那个了啊?”

看着一脸疑虑的刘星,尹恩笑着说道:“那个?刘星你是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吗?没错,按理来说你和我是同龄人,我爸妈也是看着你长大的,所以你来当这个证婚人的确是有些不合适;但是刘星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可是三皇子的手下,而且不仅得到了三皇子的赏赐,同时还被委以重任,获得了代表着三皇子的令牌!要知道这个令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拿到手的。”

“所以刘星你现在的身份其实非常高,而且如今的甜水镇也算是你的治下,因此甜水镇的所有婚礼你都有资格来当这个证婚人!最重要的是,文静的父母和林老四都有这个想法,因为你也知道均乡的处境也是非常的尴尬,所以那里的人其实都没有一样东西——身份,当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林老四应该是快成为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

“说的也是,均乡的人都是从外地跑来躲灾的,所以他们并不属于博阳城或者远西城。”刘星点头说道。

“所以文静的家人在知道你的情况之后,就想要让你来当证婚人,从而让你来承认文静的身份,这样一来不仅是文静,就连文静的家人也都能够得到一个正式的身份,毕竟刘星你可是三皇子的手下。”

尹恩有些无奈的说道:“有些事情就是又麻烦又简单,比如这事就麻烦到文静和他的家人,甚至整个均乡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他们并不是通过正常方式来到的均乡,所以他们不管是去认证自己是博阳城的人,还是远西城的人,都会遇到很多问题,甚至连均乡都待不了;但是这事情也挺简单的,比如林老四的儿子在拜入某个门派之后,想要带林老四成为那个城池的人都可以,毕竟武林人士是可以随意前往新龙帝国的各个城池。”

“至于刘星你的话就有点特殊了,因为你作为三皇子的手下,而且还被派出来做事,就相当于是得了一个便宜行事的指令,所以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刘星已经是三皇子的钦差大臣!何况有一句话叫做宰相门前七品官,所以刘星你现在虽然没有一个正式的官职,但在知情人的眼中也至少得是一个城主级别;因此刘星你来当这个证婚人,那文静和她的家人就可以到附近的某个城池登记鱼鳞图册了,到时候别人问起那就可以搬出刘星你的名头。”

“那我倒要看看谁敢不给我这个面子。”

刘星非常配合的说道:“尹恩你这倒是给我提了一个好主意啊,我可以靠着这个名头把均乡的人都给叫过来啊,我记得均乡那边的人也不少,而且他们都有着不同的本事,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而只能老老实实的种地,所以我们还真可以尝试着让他们都加入甜水镇,这样我们联盟的实力就可以更上一层楼了!”

都不需要刘星提醒,尹恩就自告奋勇道:“正好我明天也打算去一趟均乡,和文静她们沟通一下婚礼的最后细节,所以我到时候就想办法说服其他人加入甜水镇,我想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同意,毕竟这是他们咸鱼翻身的最佳机会,除了那几家在均乡置办了不少产业的人。”

“如此甚好,尹恩你顺便问问他们周围有没有类似的地方和人,只要合适的话我们就尝试着拉拢他们,让他们加入我们甜水镇!”刘星认真的说道。

就在这时,食堂的晚饭钟就响了起来。

因为今晚上有一场迎新晚会,所以食堂那边在做好了一些馒头包子之类的面食后,就把处理好的各种肉类带到了小楼所在的凉棚,而凉棚旁边的空地则是已经架好了一大一小两个火堆,其中小火堆就是用来做烧烤的,而大火堆就是纯粹的氛围组了。

有一说一,刘星以前在现实世界里还真没有参加过这样的篝火晚会,当然也有过那么一次机会,当时刘星是和父母一起去凉山参加火把节,结果当天晚上刘星就因为在吃多了冰淇淋后又直接吃饭,然后就不出所料的吃坏了肚子。。。

所以刘星在这天晚上玩的很开心,哪怕自己的大脚趾依旧在隐隐作痛。

在吃好喝好又玩好了之后,刘星就回家睡觉去了。

结果刘星刚刚闭上眼睛,就发现自己再一次做梦了,看样子自己的大脚趾突然受伤就是因为夜吼雕像。

不过让刘星有些意外的是,自己这次入梦并没有承接之前的剧情,而是直接跳到了哈士企等“人”和麦宇强等人汇合时的场景。

而且此时的麦宇强等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猫仔,所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错,这就是我的四哥。”

猫仔指着墙上的一副日历说道,而这副日历上有一只可爱的小猫咪正玩着毛线球,它看起来的确和猫仔有些相似。

听到猫仔这么说,在场证人的表情都变得更加震惊。

“呃,猫仔你不要入戏过深,也不要和我们开这种玩笑好吧?这日历一看就是好几年前的老黄历了,而这只猫虽然看起来和现在的你有点像,但你也不可能真的是一只猫吧?”麦宇强皱着眉头说道。

“不不不,我还真的就是一只猫,因为我的这个账号其实是我家的铲屎官替我申请的,至于头像当然也是我的照片,所以我平时在群里才会一句话都不说,因为我并不会打字,而且我家铲屎官在大部分时候也是把我这个账号当做记事本。”

猫仔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们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幅表情,难道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就不能进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吗?当时抽取进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资格时,也是铲屎官手把手让我亲自抽取的!”

看着理直气壮的猫仔,哈士企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所以笑着摇头说道:“呵呵,猫仔你可别忘了现在是密室时间,所以我们都是用自己的本音在说话,因此如果你真的是一只猫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应该是在喵喵叫才对,而不是和我们一样用人类的语言说话。”

“喵喵喵?”

猫仔非常配合的歪头卖萌道:“好吧,那我也就不装了,刚刚那些话都是我瞎编出来想要吓吓你们的,顺便把你们变成本猫仔的手下,要知道本猫仔以后长大了可是会变成旧日支配者的!所以尔等凡人还不速速给我跪下,恭敬的三拜九叩。”

这是猫仔的中二病犯了吗?

刘星刚刚这么想,脑海中就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猫仔其实并没有说谎,它真的是一只猫。

而且它以后真的变成了一只旧日支配者!

这个念头在最后还给了刘星一幅画面,那就是猫仔突然使出了一招“法相天地”,直接和克苏鲁进行对峙,而两者的体型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这是什么情况?当年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除了会整活之外,竟然连不是人类的玩家都会收吗?最离谱的是这么一只可爱的小猫咪竟然能变成旧日支配者?

那么问题来了,如今的猫仔又在什么地方呢?按理来说再成为了旧日支配者够,猫仔应该就是可以做到不死不灭,所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是把猫仔安排去了某个平行世界当最终boss,还是直接把猫仔这个特殊的旧日支配者给封印在了某个区域?

这时麦宇强摇了摇头,起身说道:“好了,我们现在时间要紧,得尽快去找到足够数量的磁卡,然后前往地图中心处的那些工厂里寻找磁卡激活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磁卡激活器就只有可能出现在那片区域,因为我刚刚上天台看了一眼周围的暴风雪,从它的移动速度就可以大致判断出缩圈就是缩的一个同心圆。”

“那就行动起来吧!”

在场的众人便简单的进行了分组,也就是一个人和一个“人”一对,然后开始在附近的宿舍楼里翻找磁卡。

接着,刘星眼前就是熟悉的一花,就看到皮卡丘和大嘴蝠正在一栋楼的天台上和一名少女聊天,而这名少女的脸上有着一些奇怪的痕迹,让刘星一下子就想到了某些动漫里的仿生机器人。

所以这名少女是某个动漫中的角色?

“我刚刚和大嘴蝠围着可活动区域转了一圈,发现这次模组中的大部分玩家都还处于地图的边缘位置,由此可以推断出那台磁卡激活器应该是位于地图的中心区域,因为只要狗群主不打算整活的话,那么就需要保证所有玩家与磁卡激活器之间的距离不会相差太远,这样才能保证模组的公平性。”

皮卡丘认真的说道:“毕竟这个模组虽然看起来是不算太大,但是普通玩家如果要从边缘位置步行到中心区域,那么至少是需要花费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所以磁卡激活器如果是随机出现,并且出现在地图的边缘位置时,有些玩家只要几分钟就可以赶到,而其他玩家却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刘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因为刘星就听说过某个对抗模组的玩家就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也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被随机刷新到了对手的脸上,结果逼得这名玩家所在的小队反守为攻,最后付出了很多不必要的代价。

当然大部分回帖的玩家都认为这所谓的“随机”,其实就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进行针对,或者说对参与模组的玩家所要面对的任务难度进行动态平衡。

不过这如果是真随机的话,那么对那些运气不太好的玩家就太不友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这次模组里的建筑都不是贴图,全都可以进入搜索的话,那么这个模组的可探索区域那就有些大的可怕了,因为我大致目测了一下可活动区域的面积,然后再拿整张地图进行对比,就发现这座废弃的城市光论面积的话,应该能在全世界的城市中排进前十,而且这还没有算上城外的矿区。”

大嘴蝠一脸憧憬的说道:“所以我很期待以后能够玩到这个模组的完全体,到时候不管是我们玩家还是磁卡激活器,最好是能够做到真正的全随机,如此一来这个模组就可以用来鉴定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玩家血统了,至少我每个月都会来游玩一次,看看我这个月的运气如何。”

刘星眉头一皱,因为大嘴蝠的这句话可是透露了不少的新信息,首先是此时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貌似是会让玩家重复进行同一个模组,而且还是玩家想在什么时候进入都可以。

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这时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还没有多少模组可用?亦或者是缺少kp来带团?

墨菲这时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就是一个草台班子,怎么什么东西都缺啊?

刘星眉头一挑,突然意识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为什么会出这么一个百人模组,原来就是想要让所有的玩家参加同一个模组啊!这样才能省时省力。

而在等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发展壮大之后,反而把普通模组的玩家最大数量弱小到了二十人,因为不管是模组还是kp都已经足够多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刘星就可以确定奥观海在当初给自己科普“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是如何起源”的时候,十有八九是说了不少的谎话,尤其是直接把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最早期版本给忽略了。

所以奥观海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是因为自己以前就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最早的玩家之一吗?因此奥观海担心自己会想起些什么吗?

比如这时还没有奥观海?

刘星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结果并没有看到奥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