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以后,我常常夜半三更去找她,那跟白天站在哥哥旁边看到的她很不一样。她会靠在我的身上睡着,她会在我手臂上留下咬痕,她会在我走的时候抱着我很久很久,她会不厌其烦地问我有没有想她。

我能感觉出,我们俩跟平常的闺中之情不一样,我们俩更像我的两个娘。可是我不敢问她,她也不曾问过我,直到哥哥来问我提亲的事,我才第一次告诉别人我跟她的事,还是我不确定的事。

后来听说哥哥去找过他,我便有些忐忑不安,再也看不进任何书,第一次没有哥哥在大白天去找她。

她遣退了丫头,等着我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