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喜乐看她出去,并不心急,她如今最是明白,什么事都需要徐徐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