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4章 抢占肉身

“轰!”“轰!”“轰!”

须弥宝楼,棍影剑气碰撞轰鸣,震得整座宝楼摇摇欲坠。

此时若有人从四十二重关的天心树下走过,定能看到不远地方的周虚中,隐隐有着一座震颤的宝楼若隐若现。

很显然,风绝羽和庆云逸都是当代天才中的佼佼者,二人死命硬阖的气势已经让须弥宝楼不堪重负,随时都有摧毁的可能。

时间点滴流逝,二人已经斗了两百多招。

庆云逸宛若被千刀万剐一样,浑身上下看不到一处好的地方。

风绝羽也没有好过多少,躯体出现了数十处大小淤青。

可他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凭庆云逸无双风雷棍如何狂风暴雨,我自屹立天地岿然不动。

这一幕,气得庆云逸脸上都快凝出水来。

“我强开了血荒之门,一身修为暴增十余倍,当今世上,任何天骄妖孽皆可踩在脚下,偏偏他竟能承受连番打击而不倒。这个家伙,真得是个变态吗?”

这一刹,庆云逸的信心都不禁动摇。

“怎么?没力气了?若没力气了,可以跪下来求饶,念在同门之谊,我可以赐你痛快一死。”

风绝羽青袍褴褛,气势却丝毫不减,没有半点不适之处。

从下界开始就打下了扎实的肉身基础,他自然不会因为一点小风浪而败北。

庆云逸快要发疯,瞳孔狠狠缩动,无双风雷棍扬起,周天源气跟着汹涌激荡,化作一道道巨大的雷瀑,涌遍庆云逸的全身。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让你见识一下我之所学最强传承,摇动天罡的厉害。”

风绝羽抬头,只见满天雷光如飞瀑洪流,那处于须弥宝楼的穹顶上方,几乎看不到任何梁栋,只有一片片暴躁的雷云。

这般力量,已经堪称禁忌了。

不过风绝羽毫无畏惧,相反他语气调侃道:“动用最强传承,你的心境吃得消吗?你不怕死?”

这番话充斥着戏谑的意味,也足以展示了其眼力的高绝之处。

庆云逸牙关紧咬,自己的心境的确出现了巨大问题。

强开血荒之门后,血荒力量霸占身体,带动着自身血气无休无止的运行。

这种情况一如透支身体潜能,越是动用强大的杀招,心境承受的负担便越重。

若不是没有后路,他也不想动用“摇动天罡”这等堪比禁忌力量的存在。

可不动用杀招,就无法获胜。

摆在他面前的,好像只有这一条路。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庆云逸狠狠甩了甩脑袋,抓出一把神丹扔进了嘴里,嘎吱嘎吱咀嚼了起来。

“心境所累固然严重,但若不能亲手杀你,我心何甘。”

庆云逸似有决定,意气风发道:“你放心,待我杀了你后,自可以想方设法稳住心境,此事就不劳你操心了,而你当看不到道途的模样,哈哈……”

显而易见,庆云逸打算一招见胜负了。

“丑人多作怪,你的想法必不可能实现。”

风绝羽青袍猎猎,自信无比。

“老子最痛恨的就是你这副自以为是的模样。”

庆云逸痛恨的骂了一句,旋即扬起无双风雷棍,呼的一声拍下:“现在,我就送你去死。”

狂暴的雷霆蕴积已久,就在其挥动无双风雷棍的那一刻,周天之势随之狂暴,一道道瀑布般的雷霆洪流朝着风绝羽头顶镇杀而去。

这一刹,须弥宝楼天地变色,仿佛所有的天地源气都汇成了雷霆洪流,从天际垂拱而来。

周虚轰鸣,一道道裂痕再也承受不住的爆炸开来,光是那份气势,便让风绝羽感觉到浑身都沐浴在粉身碎骨的痛苦之中。

显然,那雷霆洪流要是真正落在身上的时候,自己难免不会被这一招重创。

星穹迷乱、璀璨崩灭,天威坍毁,一副乱世灾劫的景象。

这就是摇动天罡。

庆云逸的最强一式。

还是在强开了血荒之门,加持了血荒力量施展的一招,哪怕是七转强者来了,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轰隆!

下一秒,风绝羽被淹没在雷霆洪流当中。

那雷霆洪流的恐怖不需要太多的言辞赘述,直似一片雷霆汪洋,将风绝羽吞噬。

那般恐怖的力量,接连炸碎了须弥宝楼内部数十层结界禁制,直接让宝楼的威能降低了一大半。

这样的力量,风绝羽岂能活着?

眼见得风绝羽被雷霆洪流淹没,庆云逸笑了。

心中的愤懑仿佛在这一刻消散了许多,除去了一块心病。

手诛敌仇,何其快哉。

他现在求饶都晚了。

等我杀了他,心中块垒尽去,心境再无遗憾,剩下的就是前往道途,夺下道藏,抹去血荒力量对身体的控制和影响。

届时非但不会被血荒力量困扰束缚,反而还会将这部分力量彻底炼化,修为再进、道业稳固。

庆云逸仿佛看到了光明远大的未来,脸上也有了释然的笑容。

然而还没等他笑完,混乱暴躁的雷霆洪流中,一道爽朗的笑声从雷霆洪流里面传了出来。

“不要高兴太早了,区区一棍,还奈何不了我风绝羽。”

风绝羽的啸声回荡须弥宝楼时,庆云逸的笑容僵化在脸上。

“他,没死!”

庆云逸的眼珠放大,充斥着难以置信,随后就见雷霆洪流中央,一道剑光掠起。

直似开天之刃,睥睨八方,藐视昆仑、镇压大地。

在那充斥着光焰电弧的剑光之下,风雷交彻响动、烈焰神辉肆虐,无数凶暴乱流激荡。

直至,衍化出一副真正的灾劫场影。

在那片乱流当中,宛若出现了一片混乱领域,阴沉的天空、无边的黑云、天地规则破碎、周虚割裂无数块。

无边无际的领域当中,一道剑光,带着亘古岁月中的可怕灾劫降临,瞬间压向大地。

大地破碎,大陆分裂,天地万物被那一剑之威震慑。

巨龙盘伏、天神跪地,一尊尊人间帝王列队相迎,战战兢兢。

“这是什么剑?”

庆云逸惊呆了,不等他问完,那道剑光冲天而起。

之前其摇动天罡所创造出来的雷霆洪流,在此一刻竟似纸糊一般炸裂开来,化作飞流光雨崩溅四溅。

完全挡不住。

而那道剑光,则是一往无前,从雷霆洪流中杀出,刹那间到了庆云逸的眼前。

庆云逸亡魂皆冒,也生了逃走的念头,可这个时候,已然来不及。

或者说,他已经被彻底震惊在原地,手脚冰凉。

“怎会,完了……”

死亡临近,庆云逸直接呆住了,他甚至看到自己被一剑轰成齑粉的场景。

然而那道剑光到了面前忽然停住了,这又让庆云逸呆若木鸡。

这一剑绝对可以轻松的杀了自己,他为什么没那么做?

庆云逸脑子一片混乱,有失利的绝望、有对风绝羽剑术的质疑、有对那一剑的惊艳,更有险死还生的费解。

就在这时,一袭青袍扶摇而起,来到庆云逸面前:“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杀你?”

庆云逸瞠目结舌,旋即,一腔怒火涌上了心头:“这一剑,我挡不住,你足可杀我,为何没有动手?”

“因为我想羞辱你!”

风绝羽直白道,侮辱性极强。

“羞辱……我?”

庆云逸眼睛瞪大,怎么都没想到竟是这个原因。

“不懂?”

风绝羽讥诮一笑道:“你不是开了血荒之门吗?我就是要告诉你,在我面前,你动用了多少禁忌力量都没用,我想杀你就杀你,不想杀你就不杀你,对于我来说,取你性命,易如反掌而已,你的命,我随时想要随时取。”

“欺人太甚!”

庆云逸懵比数秒,怒火攻心,噗的一口鲜血喷向风绝羽。

风绝羽作势一闪,身上没有沾到半点血液。

但庆云逸一下子萎靡了下去,一双眸如似赤火燃烧,根本控制不住地喷涌着浓烈的血气力量。

这是血肉力量不受控制要爆发的迹象。

那一剑虽然没有杀了庆云逸,但之后的羞辱,却给他带来更大的伤害。

直接让其心境彻底崩坏。

他早就心存块垒,不释不快。

随后被风绝羽当众羞辱,心境大乱。

强开血荒之力,以血荒之力镇压,无异于拆东墙补西墙,徒增困扰。

现今又没能取胜,心境彻底崩塌,连其体内修境道业都产生了崩灭的迹象。

眼见得风绝羽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庆云逸只觉得元神错乱,痛苦抱头。

就在这时,风绝羽眸中寒光一闪,掌指骈剑点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蓬!

摧枯拉朽,一股奇异的大道力量疯狂冲进体内,没有任何悬念,下一秒,庆云逸体内一百二十七枚元神尽数被风绝羽剑指强行逼出。

然后大手在空中一抓,将这一百二十七枚元神揉捻在一起,化作一枚主元神。

“你……”

庆云逸蓦地清醒,难以置信地看着风绝羽:“干什么?”

风绝羽没有理会,掌心一翻,沉声道:“巫神,你可以出来了。”

“是,主人!”

一个欢快的声音从天道珠中传出,随后从里面飞出来一把肉疙瘩状的长剑,噗的一声钻进了庆云逸的肉身当中。

“你要抢占我的肉身?”

庆云逸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