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件事情根本瞒不住人,因为在登录“无限沙丘”之后,凤二毛发现自己被斑斑悬赏了!斑斑宣称凤二毛始乱终弃,要她支付高额的陪打费。凤二毛心中的怒焰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她并不打算让金斐斐知道,可惜她玩游戏时间很长,但仍旧是个花里胡哨的菜鸟,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将她按在地上摩擦,她根本走不出安全区,只能够坐在城楼上发呆。

枪声响起来的时候,凤二毛没有转身看。

她不知道是不是针对自己的,总之要是死了那就耐心地等待复活时间,反正不会掉块肉。顶多痛那么一点点,憋屈那么亿点点。

不行!她不想要憋屈的生活!她凤二咽不下这口气!就在她放弃挣扎准备摇人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跳上了城楼。

“斐斐?”凤二毛先是一愣,紧接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不是想出城吗?跟我走吧。”金斐斐笑了一声,懒洋洋地开口。

“可是外头——”凤二毛有些扭捏。

金斐斐轻哼了一声:“你是说那些冲着悬赏来的人?他们都被我解决了。一时半会儿不会过来了。”顿了顿,她又道,“你难道不想报仇?”

“想!”凤二毛的声音骤然间拔高,她恨不得宰了那只花尾斑鸠。

斑斑正在沙丘竞技赛区打排名。

在游戏里的角色是个女性形象,她的身侧还有一个看着更为年轻的小妹妹。

“小妹妹眼睛里崇拜的光芒你眼熟吗?”金斐斐揶揄道。

“眼瞎!”凤二毛咬牙切齿道,“斑斑是个女装大佬!不要脸!骗子!”

“噗嗤。哈哈哈哈!”金斐斐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看着凤二毛红着眼睛要气哭了,才止住了笑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我给你报仇。”说着,便带着凤二毛一起去排队。往常金斐斐打排位的时候,是秉持着“一个不留,一点不剩”的理念进行的,不过这一回首要目的是去报仇,而不是扫分。

斑斑第一次被击毙的时候,连人影都没看见。

斑斑第二次被击毙的时候,身边的小妹妹找了个理由走了。

斑斑第三次被击毙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装甲车,以及坐在上面的凤二毛。

“你、你——”到了这个时候,斑斑也知道自己被针对了,他不再进行排位赛,而是径直找到了金斐斐和凤二。

“你别说话了。”凤二毛一脸嫌弃地瞥了斑斑一眼,压根不想听他开腔,这个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金斐斐抱着双臂,讥讽一笑道:“这么菜也敢出来带妹妹吗?”她漫不经心地抬起手,忽然间朝着斑斑开了一枪,在他被打死前,又嘲讽道,“别让我看见你上线,看一次,杀一次。”安全区动手会变成红名引来了守卫,只不过这样的事情金斐斐没少干,轻而易举地越过了守卫包围圈,带着凤二毛扬长而去。

如今的金斐斐并没有凤二那么重的游戏瘾,下线之后便给凤二发了一个视频请求。

凤二毛忙不迭接通,满心崇拜地看着金斐斐:“斐斐,你就是我的神!”

“得了吧你。”金斐斐制止了凤二毛的马屁精行为,“现在能说说怎么一回事了吗?”

凤二毛面色发红,回忆起先前的事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怎么会有人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

她磕磕巴巴地讲完了那糟糕至极的经历,等待着金斐斐的嘲笑。

哪知道这回金斐斐并没有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凤二毛对上金斐斐的视线,有些失神。

金斐斐拂了拂发丝,轻笑道:“是我带不动你了吗?以后,少跟乱七八糟的人一起打游戏。”

凤二毛点头,如小鸡啄米。

金斐斐才是永远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