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鸿峻当初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另外组成家庭,生了沈娇娇这个健全的孩子。

对于这件事情,沈倾依从不避讳,也不觉得伤心难过,有些事情就是需要自己亲手去阻断,这也是为了自己好。

老医生听了她这话也没说什么,只是悠悠的叹了口气,低着头在病历上写着什么。

山翎早就知道沈倾依

的这个打算,此刻握着沈倾依的手,也给予她鼓励。

反正她们都有兄弟姐妹,而且以后两个人相互作伴也不会有后代的苦恼,这样在某些方面可以减少80%的家庭矛盾。

倒是周姝看着沈倾依的表情带着些许同情,可她依旧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窗户开的更大一些,看着窗外的天空微微出神。

医生给开了药,并让沈倾依先留下来观察一个星期的时间,这期间也能看一看药效和其他的副作用。

至少在这一个星期里,沈倾依的状态一直都很好,每天和山翎在外面游山玩水,不愁吃喝的住在山翎的家里,别提过得多开心了,以至于复查的时候,身体状况还比刚来的时候好了那么一些。

看着药效不错,医生就让沈倾依带着药回去了,知道她千里迢迢过来后,就让她每三个月过来复查一次,一年彻底稳定后,就不需要跑那么勤快了,一年来一次就可以了。

医生甚至告诉沈倾依,如果药效显著的话,沈倾依服用三到五年后,就可以彻底摆脱疾病的困扰,成为真正的普通人。

虽说这种药被戏称为‘治标不治本’,还是无法改变沈倾依的基因,但是已经足够了。

能够让她不用再为以后苦恼,就是最好的良药。

在山翎家待了一个星期左右后,沈倾依和山翎就盘算着回去了。

山翎是舍不得的,可她也知道沈倾依目前需要疗养,而自己在城里还有工作,只能垂头丧气的开始收拾东西,想着怎么跟自己的父母告别。

“不用那么烦闷。”沈倾依坐在一边叠着衣服,看着山翎的小模样就笑道:“这次回去,我盘点一下自己手头的资金,然后我们在镇子上买一套小房子吧,城里的那套就租出去,那边地段好装修也好,一个月租个五六千还是没有问题的。”

山翎一听这话立马就精神了,跳起来对沈倾依说:“我也有我也有,我在城里一年打工攒了五万多呢,到时候也都给你,我们一起买房子。”

“攒了这么多啊?”沈倾依笑弯了眉眼,对山翎说:“等回头盘算一下,说不定还能买套稍微大一些的房子,最好是两居室,这样小一点的可以改成书房。”

“三居室也可以,把大的那间给你留着做

大书房,小的留做工作室。”山翎盘算着还是大一些的好,这样以后就不用发愁没有地方放东西了。

沈倾依那么爱买书,一个书房肯定是放不下的,而且要是再遇到像修书这样的活,肯定还要再配一个工作台的。

所以山翎想了想,还是决定有条件的话买一套大一些的房子。

“好。”沈倾依答应的很干脆,她把叠好的衣服放在了行李箱中,对山翎说:“那等两天回去了,我们就去盘算这件事。”

这下子山翎就没有了刚刚的愁苦,反而越发的高兴起来,甚至第二天就跟家里人说,准备回去。

山翎的爸妈也知道孩子在城里还有工作,这次回来只是度假和给沈倾依看病,就没有多阻止,把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才算罢休,生怕漏了什么山翎回去吃不到。

周姝开车回去的时候,一边踩油门一门絮絮叨叨的说:“感觉回去都得超载了。”

山翎笑弯了眉眼,抓着前排的座椅靠枕就说:“周医生等会儿也拿些回去吧,我妈妈做的包子和水饺都特别好吃,你拿到之后就放冰箱,想吃直接蒸很方便的。”

周姝一听有吃的可以拿自然也很高兴,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回城之后,沈鸿峻早早的就等在别墅里,人一下车就迎了上去,拉着周姝就开始询问治疗的情况,一听说有望康复顿时眼眶就红了起来。

沈娇娇今天也来了,抱着山翎的腰就好奇的问道:“小翎姐姐,你们真的把姐姐的病治好了么?以后不会再犯了?”

山翎把小孩抱在怀里,觉得话说的太满也不太好,只能对她说:“这药也没有100%治好的说法,还是得看后期恢复的情况,不过应该问题不大。”

沈娇娇搂着山翎的脖子,闻言就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发现对方也在往这边看。

“小翎姐姐。”沈娇娇凑到山翎的耳边,对她说:“姐姐一直在看你呢。”

山翎闻言就扭过头,与沈倾依在人群中对视一眼,轻轻一笑。

遥遥相望时,便觉得这一眼格外欢喜。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