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她反应过来也就不往下说了。

纪书颜“恶狠狠”地闭着眼睛亲了上去,把薄唇上下贴得火热

,只有尹亦白知道小奶猫的恶狠狠实则就是用力贴了贴,根本没有启唇,猫爪大小的威慑力一丁点都不存在。

就这样也能让她提前终止再把人惹恼一点的想法,纪书颜贴够了放开她,尹亦白嘴角的笑意也渐褪。

她视线紧紧落在了纪书颜的唇上,她面若白玉,青春姣美,玉色也被染上了透润的红|潮,眸光里热化了春水。

滚热的呼吸彼此缭绕。

尹亦白眼神迷醉地啄了下纪书颜的唇,像过往千百遍般的准许。

纪书颜热吻了上去。

她主动地加深,女孩任由渴极了的人索取,柔手捧住了她的脸,唇舌相碰间吻得火热,她捏住她本就通红的耳朵,也把那处软肉揉捏到发烫。

尹亦白反身把人压住,惊讶的“啊”的娇|声|喘|息声音从半空转瞬跌落进被褥里,比乳猫刚面世时的叫唤声音还不如,而后掩进唇齿间。

初六,纪书颜去台里上班,录制节目的地点没有新闻中心远,傍晚她就驱车行驶在了回家的路上。

其间收到尹亦白的消息,她的爱人问她估计什么时候到家,好让阿姨准备晚饭,纪书颜再度想起初四那天的事,直到今天她还忘不掉所有细节。

尹亦白真的很聪明,学什么都能极快上手,观察力也极为出色,即使作为固定的一方自己也败得很快。

幸好,小狗很温柔也很体贴,玩笑知道要适度,不然平日里她作为姐姐的威严真是要一点都没有了,纪书颜脸热热地想。

等红绿灯的时候她抬眸向远处的天空看了看。

远山淡影,浮岚冷翠,这时节的夕阳远不如其余三季来得浓墨重彩。

巧是手机里来了条消息,是尹亦白的他拍照。

看背景和角度纪书颜笑着猜测是裴芝宜拍的,这一次的照片里明朗的五官都能看得明晰,女孩好像就近在眼前。

白白:“饿饿,等老婆吃饭饭ing”

她没回消息,尹亦白也不催她要回自己的消息,发完了她就捧着花痴一样的笑脸欣赏自己的手机壁纸,是上一年冬天她拍的纪书颜。

她知道今后总能在纪书颜手机壁纸、微信聊天背景或别的什么地方瞧见自

己的照片。

纪书颜的爱是润物无声的。

其实哪里她都没太有声音,偶有脸红的短促哼吟就算是女人已经散漫失神、控制不住……尹亦白喉头滑了滑。

紧跟着她快速晃晃脑袋,深吸了一口气,透过阳光房的玻璃看向远处的天空。

新年假期她们几乎都住在庄园里,这里空间大,不用避讳什么,足够她们在每一个角落黏黏腻腻。

纪书颜是在天完全黑下来以前回来的。

她推开门时两人对望了望。

四季云霞漫天,兜兜转转,朝生暮死。

它们从来没有离去过,只是换了个地方散落,充盈在这一对恋人望向对方的眸光里。

有裴芝宜在,她们肩贴着肩坐在了一起,说些以为家长听不到的悄悄话。

“回来啦”

小狗摇尾巴。

“回来了。”

“拍摄顺利吗?”

“好想看一看我家纪念念工作的美貌喔。”

“嗯。下次让小桃带你进来看一看。”

!“真的吗?”

“假的。”纪书颜笑得似桃花三月,刮了刮小狗的鼻尖。

尹亦白也笑,也不恼,供她调笑,供她开心。

纪书颜喝了一口她递来的热茶,吃了一只她剥好的烤柿子。

裴芝宜捏着鼻子闻不见这“酸臭味”,笑呵呵地拉开隔间的门,走到花园温室去接工作上的电话。

尹亦白蹭了蹭纪书颜的肩膀,纪书颜转头望她,两个人都笑开了。

不用尹亦白多说什么,纪书颜主动贴上去让她尝了尝自己唇上的柿子甜味。

“喜欢你…”

裴芝宜推门进来,尹亦白霜打了一样声音蔫了下去。

遭到了家里女人的一致嘲笑,晚饭后才讨尽了便宜。从裕南带在身边保养的角堇花期尚未结束,有小狗卖力,花儿很难不开。

陆世君丈夫病重,二老四处旅游去了,和纪书颜约好有缘再聚。

尹亦白假期长,但纪书颜初八就上班了。

她们因此结束了泡在蜜里的这一个年,搬回了裕南,尹亦白搬进了1102。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她们共同适应纪书颜新的工作步调,做饭,采购,遛狗,散步,偶尔在1101看一场独属于二人世界的电影。

尹亦白心血来潮又看了一遍《小姐》,诱得纪书颜陪她实践,她们在窗外第一场春雨中相拥着醒来。

俗话还有说一场春雨一场暖,春雨迷蒙,冬去春来,又是属于她们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