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面里是十年前的池瑜。

池瑜一愣,原来这另一张照片在这里。

闻溪的爱一直有迹可循,只是她从未发现。

池瑜忍不住抬头去看闻溪,静静对视了几秒后,闻溪忽然又笑起来:“时间到了,还要续费做池瑜吗?”

池瑜跟着她笑:“怎么续费?”

闻溪:“亲我。”

池瑜凑过去跟闻溪吻在一起,给她来了个永久续费。

续费完成,她坐在闻溪腿上,手指翻开了第二页。

2006年6月29号晴

她好可爱

2006年6月30号晴

她好可爱

2006年7月3号雨

跟她说了八句话,她好可爱。

2006年7月13号阴

她又在角落吹口琴,不是七里香,她好可爱。

2006年7月30号阴

她好可爱

2006年8月26号晴

想见她

2006年8月27号晴

希望她不会觉得我冒犯,希望她愿意……

2006年9月3号阴

希望还能再见到她

日记到这里还剩下最后一行,日期是一年后。

2007年8月27号晴

池瑜,你还好吗?我想我应该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一年临江不常下雨,四季分明,但愿你也四时明朗,依旧可爱。

……

风从窗外吹进来,吹动着纱帘,吹动着纸张,也吹动着池瑜心口久久不能平静的心。

外面皓月当空,却又渐渐洒了点细细的白点。

还没来得及看什么,梁思思的微信就过来:表嫂!!临江居然下雪了!!

今年的临江很冷,但下雪是始料未及的事。

窗外细雪慢慢落着,池瑜靠着闻溪的怀抱,用下巴轻轻蹭了下她的肩头,“原来续费还能赠送这个啊。”

闻溪笑:“还有。”

池瑜:“还有什么?”

闻溪亲了亲她。

池瑜有点想笑,靠在了闻溪的肩膀上面,“可以先不做一分钟池瑜吗?”

闻溪:“嗯?”

池瑜在她耳边也轻声道:“因为池瑜说不出口她爱你。”

闻溪笑了:“你刚刚说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池瑜:“复读机。”

而后她听到闻溪温柔地说:“告诉池瑜我也是。”

池瑜嘴角上扬:“哎呀……”

闻溪轻轻应着:“哎呀……”

房间又安静了下来,池瑜从笔筒里抽出了一支笔,在最后一行字下面又添了一行字。

外面是落雪声,里面是笔在纸张上走过的声音。

而她和闻溪的轻浅的呼吸声在此刻显得尤为清晰。

闻溪,你好。不知道十年后的我是否可爱,但十年后的我很爱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