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很少有这么大的雨。

仿佛整个城市在发怒。

温煜隔着窗户看到一块“好房慢售,奢贵宅邸”的招牌飞过,翻滚着冲向高天之上。

这风力,防水布根本压不住吧?

手机嘀嘀嘀响了起来,温煜拿起一看,是宣传小组的群聊。

【女王的首批后宫】(5)

【小瓜】:橙雀,游泳去不了了。

【小瓜】:风太大了,@温煜防水布压的牢靠不?

【符橙雀】:下次去,大板报那里我有点担心

【温煜】:四周都压上了砖头,但不敢保证……

【陆敏】:要去看看吗?防水布要是漏了就完蛋了。

【符橙雀】:别,都不要出门,有些危险。要是淋坏了,我周一跟老师说一下。

小群刚沉寂下来没多久,温煜突然听见隔壁传来“咔嗒”一声的金属碰撞声。

温煜太熟悉这声音了。

“符橙雀父母回来了?”

这么大雨,下班也应该会推迟回家才对。

符橙雀要出门?

温煜快步到门口,果真看见符橙雀举着伞下楼,连忙上前拦住。

“你疯了啊?”

符橙雀固执的想推开温煜,发现推不动。

“我得去看看,我不放心。”

“你看也没有用啊,这么大雨你也做不了什么。”

少女从温煜手臂下钻过,快速说:“我爸妈回来了你就说我去和小瓜游泳还没回。”

接着快步下楼,冲入了雨幕。

温煜哪敢让她自己去,回头有个意外,不用符橙雀爸妈出手,他爸妈都得活剥了他。

转身拿了一把伞,也冲进风雨之中。

-------------------------------------

伞根本不顶用,温煜走到校门口,脖子以下全湿了。

先走一步的符橙雀就举着伞蹲在大板报下面。

顺着方向望去,大板报只剩下一块黑黝黝的墙板,防水布和它保护下的彩色星星、寄情希望的文字都随着狂风骤雨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上前把符橙雀一把拉起。

“走了,别淋病了。”

符橙雀原本在发呆。

她其实并没有伤心,只是觉得大家两周的努力因为一阵雨就白费了,太可惜了。

这就是人力不可为之事吧?

如果她的金手指更加强大,能像仙侠小说那样,点石成金、时光倒流,大家想来就不必担心这样的小事了。

只是现在,眼前这干净发亮的黑板——真的真的好可惜啊。

胳膊突然被猛地一拽。

符橙雀转头看到温煜的湿漉漉的脸,遗憾、担心交织的神色,她瞬间鼻子就酸了。

“温煜,没了。呜呜,防水布……没了。东西都没了……”

“我知道,我看到了。”

“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抽噎着,“呜呜,成为女王太难了……咕、呸!”

一张嘴,风就把雨水往她嘴里送。

温煜毫无大雨下搞气氛的兴趣,他提溜一下符橙雀,“还女王……你现在就一个落汤雀。先回去,再想办法。”

咕、呸。

回到家,温煜把少女推进浴室,拿了套睡衣放在一旁。

正当要走,浴室拉开一丝缝,探出个脑袋。

“温煜,即使我将来成了至高无上的女王,我需要你时你也会帮我吗?”

“?,我像是个无脑舔狗?”

“什么舔狗,怪难听!是朋友。”

“女王也需要朋友?”

“需要的话,你会出现吗?”

“你求我,我就出现。”

少女深吸一口气,“你走吧,不准偷……”

“哐”地一声,少年已经到了自家。

“……”

温煜洗完澡出来,手机屏幕上累积了数十条未读。

翻阅一下,发现是大家在商量大板报。

【女王的首批后宫】(5)

【符橙雀】:诸君,我们的大板报,全没了。[猫猫暴哭]

【小瓜】:??!

【陆敏】:啊?全没了吗?

【符橙雀】:我刚刚去看了,全没了

【方灵】:这……欸,算了,这天气确实想不到。

【小瓜】:怎么这样,我们忙了两周啊!

【小瓜】:就我们这么倒霉,去年大板报上还有棚子,今年给拆了

【小瓜】:结果第一次就遇上大雨……[生气][生气]

【陆敏】:明天天气预报说晴天,要重新做吗?

【小瓜】:来得及个鬼!

【符橙雀】:我想试试……

聊天室突然安静。

紧接着是一排不解。

【小瓜】【方灵】【陆敏】:?

【符橙雀】:我感觉我可以。

【符橙雀】:这将是本女王迈向世界的第一步!

【小瓜】:[大笑]虽然我没有意见,但女王是什么鬼。

【方灵】:我也有此意,明天冲,姐妹们!

【陆敏】:早上七点,门口集合!爆肝了家人们

【符橙雀】:@全体成员,姐妹们,不管如何,本女王记你们一大功,未来你们就是我掌握世界的左膀右臂,封疆万里,就在此时!

【符橙雀】:此事若成,咱们野营去!

20:55

【温煜】:……

【温煜】:没人问问我的意见?

【温煜】:?

姗姗来迟的问号没有掀起一丝回复的波澜。

夜里,风停雨歇。

隔天,大晴天,但符橙雀高烧。

先帝创业未半,直接中道躺下了。

温煜去看望时,符橙雀躺床上,嘴唇发白。

她颤巍巍地向温煜伸出手,嘴里嗫喏着想发出两个音。

温煜凑近一听:

“板……报……”

太尽责了!

温煜心里想到一句土话,学校若负了她,便毁了那学校。

她脑子烧的稀里糊涂,手却朝着温煜乱抓。

温煜只得让她抓住一根手指,她紧紧抱在怀里。

好近。

近到温煜的触觉接受到了来自符橙雀那沉重温热的喘息,可以清晰观察到她起伏的鼻翼,鼻尖上几粒细小的汗珠,汗珠上似乎倒映了温煜不知所措的脸色。

她好漂亮。

脸蛋细腻,透着生病的潮红。眼眸微闭,睫毛在微微颤动。

下颌线像冬天山丘盖雪的线条,一直向下延伸,消失在脖颈处。

“温……温煜,我要去……”

“你起不来了。”温煜忙定心神。

“我……要去呜呜呜……”

“真去不了,你这情况起来就得晕。”

符橙雀急得含含糊糊念叨:“你……你帮我,你帮我好不好……”

又听符橙雀突然提了一口气:“拉我起来……”

然后昏了过去。

温煜看愣了。

生活中真有人跟演戏一样啊。

不如说符橙雀可能真有演戏的天赋,片场一上都不用演,直接真情流露就可以。

温煜赶到学校时,其余几人已经在了。

中流砥柱的缺席让整个团队备受打击。大家商量一番决定继续前人未竟之事业。

符橙雀倒下了,第二画师方灵便接过了画笔。然后半个上午,她都在跟第一颗星星作斗争,怎么也画不满意。本来不够的时间,显得更加紧迫。

中午小餐馆吃饭,方灵直接哭了。

“我……我画不好。跟橙雀相比差太多了……我觉得我不行……”

“没事没事,本来就是努力一下,老师们也能理解的。”小瓜劝慰着。

“就试试,随便画画。”陆敏也说,“橙雀这次画得真的很好,像美术生一样了,你不用跟她一样的。”

“可是,大板报上也不能差太多啊……”

三人无言。

下午,怎么也搞不定星星的方灵在尝试人物无果后彻底放弃了。

“我不行我就不行啊,我放弃了……我不想画了。”

其他人彼此看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良久,一个声音打破沉默。

“我来试试吧?”温煜说。

他看了半天,心中只有一个感觉:这画明明很简单,简单到他随手就能出来,效果最次也和符橙雀一样。

“呀,温煜,你也会画画?”

“我试试……我也不知道。”

说着,便拿起粉笔,手腕翻飞之间,一颗远比方灵画的好十几倍的星星便快速出现在了黑板角落。

“哇!温煜你真会画啊!!”

“这水平比橙雀也不差啊,你早说会画,还让方灵受这罪。”

温煜更加意外,金手指的加成他目前只试过学习,确实事半功倍。

这次用在了“绘画”上,清晰成果让他自己都颇为意外。

小瓜兴奋地递上粉笔,把温煜往梯子上推:

“温煜,靠你了真的靠你了。你来你来……”

方灵叹口气,道:“可就算温煜能画得像橙雀一样好,可只有半天了啊,被我浪费了半天,对不起。”

“能画多少画多少?”

“或者简略的画,有雏形能填充内容就行。半天肯定画不完了的……”

“那样会不会不伦不类……”

三人询问的目光看向温煜。

温煜沉思片刻,说:

“画之前的肯定不行了。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你们想不想试试?”

大雨冲刷过的黑黝黝的黑板,是一张完美的墨色图纸。

他心中,一幅图景已经刻印在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