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左摇右晃,符橙雀的注意力却始终在自己的最新“任务”上。

【任务要求:不通过暗示、强迫、引诱等方式,将与“温煜”的身体距离拉近至50厘米以内,持续5小时以上。】

【任务时长:157h45m58s】

【任务奖励:人格魅力+20,综合学习能力+30,完美任务特别奖励:随机特殊能力】

【失败惩罚】:综合学习能力-20,综合数学能力-5

【祝您顺利!】

这条限时一周的任务昨天她清醒后才发现,而任务的要求……

让她和温煜的距离拉近到50 厘米以内!

这……这是什么呀。

这难道是系统在强迫她去和温煜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吗?

还得持续5小时……

“温煜……他行吗?”

符橙雀想着想着,脸红扑扑起来。

可转念一想,50厘米。

这不像是需要身体亲密接触,反而更像是散步之类的距离,但需要贴的近一些。

好难。

又是这么高难度的任务。

但完美特别奖励竟然是从未出现过的“随机特殊能力”,万一是“时光倒流”岂不是发达了!

总之先以散步为目标,想办法和温煜散步吧。

至于时长……可以想办法水嘛!

符橙雀已经开始怀念一开始只要说句话、踢一脚就能搞定的“时代”了。

回到现实,符橙雀偷偷看了一眼后面的少年。

她今天早上从手机群聊里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温煜会画画,这次大板报全靠他半天就完成了,而且……反响很好。

温煜会画画?

还半天搞定!

他什么时候学的?

怎么她从来没有听人说过?

符橙雀原本以为这半年重新接触,她已经很了解隔壁青梅了,但现在看来,根本没有。

她没有在意过温煜,以前就没有,现在也没有。

很少看他的眼睛,从不观察他的表情,更不会注意他的兴趣和他的优点。

以前的缺点倒是记得很清楚:

他幼稚,高中了都好像没长大,高一还跟着其他男生爬树;

他邋遢,头发老长也不剪,温阿姨天天吼他,脏兮兮的还觉得自己帅;

……

现在的温煜,好像稳重了。头发也剪了,长高了,白净了。

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符橙雀脑袋乱乱的,一晃神,到了学校。

还没靠近学校大门,便看到校门口乌泱泱几片人,其中竟然还有几个穿着外校校服的学生。

大家都围着大板报。

符橙雀很快发现,他们似乎在对着大板报许愿!

她连忙凑上去看,那大雨冲毁的心血,温煜又给它带来了怎样的重生?

好奇,非常好奇。

拨开人群,驻足仰望:

如墨星河,彗星划过;

云海城市,少年远望。

……

“心有所思,必有所成。”

符橙雀喃喃自语。

走向教室的她,满脑子就一个想法:那真的是温煜画的?真的吗?

她太想直接去问本人,但一来不想表现的那么直接明显,二来……他现在有点出名。

早上前两堂课直接换成了陈班主任连堂,然后陆敏、方灵、温煜几天轮番上去读检讨书,陈雄国板着脸批评几句后,又红光满面的夸奖温煜画的好,画的出色。

等下了课,众人便围在了温煜身边叽叽喳喳。

“温煜,那真是你画的啊,你水平那么高吗……你要考艺术生?”

“温煜,你可不可以在我校服上画一个初音未来?画里面。”

“听说昨天有人许愿,当场就应验了……”

符橙雀远远看着。

彭慧带着方灵走了过来。

“橙雀,你病好点没有啊。担心死我们了!”

“已经都好了,对不起……周日没能去成,害得你们做检讨。”

小瓜大咧咧跨坐在椅子上,“嗨,反正没事。你看见咯,陈班那老脸都是红的,我坐前面,清除看到它痣上的胡子飘的很。

我听说是昨天有大领导检查,走了好多高中,就到我们高中门口时候‘欸!’眼前一亮,问了缘由后,把校长、那些个主任还有陈班轮番表扬了一顿。

啧啧,温煜那嘴也真是会说……”

方灵也道:“确实得谢谢温煜……我是真画不来啊,差点要死了。”

符橙雀更好奇了,“温煜说啥了?”

“他说他那幅画‘代表四班对全校高考生的祝福,代表希望,希望大家走进校园是走向希望’,他是这么说吧,方灵?”

方灵猛点头。

符橙雀更迷糊了,这是温煜?

她印象里,温煜并不擅言辞,尤其不敢在老师、长辈甚至她面前说话。

这等巧舌如簧,莫非妖魔入体?

嗨呀,怪自己学艺不精,捉妖本事还没学会,不然非揍温煜体内的妖一顿,出一口抢她饭碗的恶气。

符橙雀想着想着又拐到了自己的金手指上。

先努力制造相处的机会才是。

“不说这些,马上小考,你们复习的怎么样?”

“我完了。”

“我也。”

“还有一周呢,抓紧应该还能涨上几分。”

“学不来。”

小瓜往后一仰,正好看见过来的陆敏。

“陆敏,你脚踝真白细,想摸嘿嘿嘿。”

“说什么呢。”陆敏脸红,伸手捏小瓜脸,“你是不是已经被你那男朋友教坏了啊,这种话也说?”

“咳咳咳!什么教坏,我才没有!”

符橙雀眼睛亮亮的也很好奇,“小瓜,你们到哪一步了?”

“到摸脚踝以上大概大腿这一步了。”陆敏说。

“才不是!”

方灵捧着符橙雀的脸蛋呶嘴,怪声怪气的说:“肯定到这一步,喏,小慧,我可以吻你吗?”

“哈哈哈”

“嘻嘻……”

几个女孩子闹成一团,话题开始越来越离谱。

符橙雀面子薄,赶忙掰正:“我们组成一个学习小组吧,一起复习。”

小瓜猛的弹了起来,凑到符橙雀面前用只有四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

“哦学习小组没问题,但我只想问一个问题。”

“你……你问。”

符橙雀开始慌了。

“温煜,他也参加吗?”

“……”

符橙雀低下头,默不作声。

三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惊奇和诧异:

四班最漂亮的金丝雀儿,莫非……怀春了?

那人……

是温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