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秘密。”

“是什么?!”

“呃…秘密就是,我根本不在乎父母的想法。以前我也是会在乎的,是觉得他们怎么就不能给我考虑,但现在不同了,我不在乎了,我无所谓。我有我自己的路要走,并一定能成功。到时候,不管是舞蹈还是演员,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就是你的秘密?”

“对啊。”

温煜无语,这说了跟没说一样。

他还以为是啥,要像他一样有个金手指,能力拉满,这才能算个秘密啊。

搞半天屁也不是。

符橙雀说完却满意的很,摸了摸小肚子,“饿了。温煜我们去吃饭吧,上次那家餐厅,怎么样?”

“这次怎么不求我快点了。”

“哼,这次不需要了。”

两人转道去往餐厅,路上,符橙雀多次尝试将距离拉近至50厘米但都失败。

50厘米实在太近了,这是情侣才能突破的尺度,她能短暂的维持一会儿却离5小时以上的要求相去甚远。

主要脸皮子还是有些薄,难成大事啊。

符橙雀心下一叹。

餐厅一面临湖,特意设置了面朝浔湖就餐的座位。往这一座,那肯定肩并肩,恨不得粘在一起。

只要吃上5个小时饭,任务它不就成了吗?

符橙雀很高兴,拉着温煜落座,两人边吃边聊1小时,然后干巴巴又聊了半小时,最后少女实在熬不住了,仓皇逃离。

再坐下去,温煜要起疑心啦。

……

果然,那种古怪感又来了。

温煜观察着符橙雀,发现她看似散漫、随意,但处处透着违和。

太怪了。

两人关系是青梅竹马,但以前何曾有过今天这样的行为!

出了餐厅已经快晚上九点。

这个点学生是无论如何不能在外面晃荡了,于是二人往回走。

公园亮起了路灯,仍旧昏暗。

树林深处黑漆漆一片,温煜看着都有点怕。

符橙雀却走的慢悠悠的,好像根本不想回家。

“符总,我们该回去了吧?”

“啊?确……确实。好吧。”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不想回去?”

“没!没有!”

“真没有?还是你不方便说?”

“真没有,不想回去看到我父母吵架而已。”

“这样啊……”

符橙雀此时加快了一些脚步,仿佛在说:你看吧,我真没有不想回去。她此时也想明白了,今天肯定做不了任务了。

才走几步,突然听见路边草丛传出几声“喵呜喵呜”的猫叫。

“有小猫?”

“野猫还是不要随便碰。”

符橙雀却很兴奋。

“我们过去看看!”

凑到草丛边缘,果然看见当中放着一个纸箱,纸箱里趴着一只瘦弱的奶牛猫,正喵呜喵呜叫。

纸箱上写着:希望好心人收养。

符橙雀捧起小猫,小东西似乎感觉到什么,往她怀里钻。

“被人遗弃了啊……好可怜啊。”

温煜突然身体一震,扭头就走。

“温煜!”

“干啥…”

“你走也没用,带回去,你负责养。”

“我家……”

“你妈妈早就说过想养猫,你爸爸也同意。”

“为什么我爸妈的事情你这么懂啊??”

“多可爱啊,来抱着。”

温煜苦着脸连猫带箱抱起,小家伙爬到靠近身体一侧的箱子角落,蜷缩着睡了起来。

两人回了家,符橙雀先省略了逃课公园的情节,给温妈讲了抱猫经过,然后重点夸张描述了幼猫惨烈的经历以及不存在的抢救环节,说的温妈泪眼婆娑的抱着猫猫不放了。

温煜明白,这铲屎官的身份是甩不掉了。

纸箱搭窝,旧水盆当猫砂盆,临时买了一些猫砂,奶牛猫便成了温家第四名家庭成员。

……

符橙雀今天努力一天,再次以失败告终。

如果说以前的任务还有挑战一下的机会,那么这次的任务她觉得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不行不行……特殊奖励太好奇了,再想办法试试。”

女帝之路,艰辛坎坷。

她想到了那只幼猫,被人遗弃的猫,想要成长起来,也得有运气才行呀。

话说,那猫叫什么名字呢?

想到这个,符橙雀就睡不着了。怎么说也是她捡回来的猫,取名这么重要的活动,她多少也得参与吧?

摸出手机,给温煜发去消息。

【符橙雀】:睡了?

【温煜】:刚看完书,怎么了?

【符橙雀】:这么拼命!明明只要讨好我,等我成了女帝,清北校长随你选。

【温煜】:符总这么精神,来帮忙铲个屎呗。我洗澡之前忘了。

【符橙雀】:你给猫猫取名字了吗?

【温煜】:还没有,您有好想法?

【符橙雀】:叫“神兽”怎么样。

【符橙雀】:我觉得和我有关的宠物得霸气点,免得以后给我跌份了。

【符橙雀】:后人记载起来就说,橙雀女帝曾饲养幼年“神兽”一匹,至成年,神兽大杀四方(的小虫老鼠和飞鸟),所向披靡!

【温煜】:……

【符橙雀】:哎呀我是取名废,你知道的。

【符橙雀】:那你有什么好提议吗?

【温煜】:你还记得装它的那个箱子吗?它既然是在箱子里被我们找到,那么就用和箱子上有关的东西为它取名吧,既是它的磨难,也是希望。

【符橙雀】:唔……有点道理,那叫什么?

【温煜】:坂本,怎么样?

【符橙雀】:这什么RB名,它是RB猫吗?而且箱子真有“坂本”两个字吗?

【温煜】:当然有啊,我难道会信口开河?

【温煜】:就坂本了,以后它就叫坂本!

【符橙雀】:……

于是乎,一只名叫“坂本”的猫,成了小圈子里的一员。

隔天。

随着小考临近,教室内学习气氛也浓郁起来。

常有三三两两的同学聚在一起讨论习题。

温煜发现,符橙雀也在做类似的事,视线总是绕着他转,似乎想方设法靠近却总是无果。

符橙雀该不会真对他有什么想法吧?

有点欣喜有点慌。

他应该做点什么?去配合回应吗?也尝试向她靠近吗?还是什么都不做?

思索了一整个上午,温煜打定主意:

他曾经暗恋符橙雀,现在的心意也没有变。

近来感情升温,甚至没了前世高中那种疏离、陌生的感觉,那么,他应该抓住机会做些什么,主动一点,靠近一点。

所以,该怎么做?

还没等温煜细细琢磨出靠近一点的方法,下午,陈雄国到了学校,直接了当点了温煜和符橙雀的名。

坏了呀,昨晚逃课被发现了。

符橙雀先被叫去了办公室,慌张进去,耷拉出来,一脸郁闷。

和温煜擦肩而过时,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