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上课,符橙雀感觉自己的思绪乱飞。

温煜就在边上了,她和温煜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系统没出来之前,她始终觉得隔壁家的男孩子,无趣木讷,各方面也一般,小时候一起玩那是小时候的关系,长大了不一样。

所以高一到高二,她一直遵循内心的感受:

高兴了就与他聊几句。

不高兴或者没兴趣就完全无视。

不是故意冷落,而是根本想不起这个人来。生活无交集,没有任何一个事情能够触发两人之间的接触条件,也因此,逐渐疏远。

这种情况高二后期,因为她金手指的出现带来了变化。

初始算半强迫半勉强的接触后,她发现,温煜并不是她曾经想的那般平庸,那般无聊。

他有意想不到的优点,比如他的画,画的那么好,她可从来都不知道。

他还越来越帅了……

所以到今天,她开始觉得温煜是个很棒的“青梅竹马”。

那……

更进一步呢?

不知道,根本没想过。

符橙雀心里那股子“遵循内心”的劲儿又上头了,她心想:就这样顺其自然吧。

……

自从符橙雀能够听懂坂本说话后,她就沉浸在这种奇妙的乐趣之中不可自拔。

以前太晚不好意思登门撸猫,现在串门串的娴熟自然。

头发散散,发梢乱飞,穿着青蛙头睡衣,笈拉着可爱棉拖鞋,符总就这么毫无形象进了温家。

温妈正巧关了电视准备回房睡觉。

“巧儿又来摸猫呢,天转冷了,你多穿点。”

“阿姨我没事,猫呢猫呢。”

“桌下待着呢。”

符橙雀跑去撸猫,温妈转道温煜房间。

“小煜,去,客厅等着,巧儿摸完猫,你关灯锁门。”

温煜领命,一脸不悦的坐在了客厅沙发打瞌睡。

“深夜你撸啥猫啊,不睡觉啊。”

“我的猫,我当然要撸。”

“OK,符总撸吧,我在这躺着,你好了叫我。”

符橙雀也不恼,兴致勃勃取了猫条,把温煜往沙发里面挤了挤,坐下来开始讨好坂本。



[长毛人类懂事!虽然是个傻子,但不错。]

符橙雀已经逐渐习惯了坂本的臭嘴,继续喂着。

灯不算亮,房间不太暗,夜晚很安静。

她突然想着,上次任务要求近距离5小时,自己费了那么大劲儿,脚都磨破了,结果第二天换个座位就完成了。

再看看这会儿,温煜就坐在她身后。只要她想,就可以一并躺在这沙发上睡到明天,5小时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所以系统真的很该死。

以后任务不会越来越难吧?

说起来系统也有一阵子没露面了,没有任务了吗?

正出神想着,脑中骤然响起久违的提示——

【任务要求:赠送一件生日礼物给温煜。完美奖励要求:在不暗示、不强迫的情况下,让他在生日当天说出“但我很喜欢”,任意时刻均可】

【任务时长:314h26m52s】

【任务奖励:数学能力+5,记忆强化+2,体质+10,;完美任务特别奖励:综合学习能力+20,舞蹈+20,身材修正+10,皮肤白皙+5,对表演的理解提高15%】

【失败惩罚】:无。

【祝您顺利!】

这……突然就来活了?

生日礼物?

“对哦!”

符橙雀想起,温煜的生日要到了,就在这下周日。

这次的任务也非常非常奇特,她反复看了几遍,从那些方方正正的字体上,分明看到了跳动的两个字——

福利。

从任务时长倒计时来看,刚好到下周日结束那天。

而任务要求就更简单了,送一件礼物就算完成,直接数学+5、记忆+2、体质+10,这跟白送有什么区别?

以前两人关系疏远送礼还有点难度,现在都玩到一起了,随便送个生日礼物,谁还能说什么?

而这次完美任务不太一样,增加了特殊要求,但这个要求……

其实符橙雀看到任务一瞬间脑袋里就有想法了——

什么情况下人会在生日那天说“但我很喜欢”?

简单,当收到了很奇特、不可思议的礼物时,就大概率会说:“哇这个好奇怪,但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看,这不就成了!

以符橙雀对温煜的了解,送他一个怪怪的东西,他是极有可能富有情商的说:好怪哦,但我很喜欢,谢谢你的礼物。

这样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它是一个充满心意却怪模怪样的礼物。

太棒了!

怎么会这么顺啊!

这次任务简直就是白送,纯纯的福利任务。

符橙雀喜滋滋的起身,把温煜拍醒。

“温煜,我走啦,你关灯关门好好睡觉哦。”

“嗯??好了吗?”

“好了!非常好!大大的好!”

“你属实有点病了最近。”

“呀哈哈……”

符橙雀仰着头笑回了家,她的模样不太雅,而且还有点嚣张有点膨胀。

……

隔天中午,符橙雀趁某人不在宣布召开[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小组]非线上紧急会议。

教室里,几个脑袋凑在了一块。

符橙雀先声夺人。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组织成员温某,生日将近,各位,此事如何议?”

小瓜道:“谋略之星学习小组本次讨论的依旧不是学习吗?我上次小考可惨了……”

陆敏有些为难的举手,“周六晚上我要去补课,周日上午也有,只有下午有空。”

符橙雀问:“那下周日下午搞嘛,方灵你呢?”

“符组长的意思是?”

“当然得办了,不但要办,还得变成组织内部的固定活动,以后每位成员都要搞。”

“这么铺张浪费?”

“以后你们的规模都高于这次!”

“组长英明!”

“那就这么定了,其实也就去温煜家吃个家常饭,给他弄个小蛋糕,其他没啥。礼物我替他说了,都随意点啊。具体细则,微信上聊。”

“明白明白。”

“可以带家属吗?”小瓜突然问。

“欢迎!”符橙雀余光一瞥,“呀,温煜出现,散会!”

安排好最大的事宜,符橙雀放了一半的心,另一半又开始忧愁起来。

可恶啊,好穷啊。

未来能够叱咤天下,坐拥全部金山银山的橙雀女帝,如今却囊中羞涩、捉襟见肘,令人扼腕。

团队活动要花钱,这笔钱目前肯定得组长来掏,给温煜搞生日没钱咋搞啊。

符橙雀叹口气:

欸,找温煜借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