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下午,温煜和符橙雀又被陈班点名了。

温煜更是成了班级瞩目的存在,每周一次,周周不同。这次的原因倒是全班都知道,所以看热闹的人多了许多。

靠小瓜、方灵、陆敏比较近的,知道这三人跟符橙雀关系最好,就偷偷问她们三人。

“彭慧彭慧,是真的吗是真的吗?那两个人。”

“方灵,符橙雀真在谈恋爱?和温煜?!”

“陆敏,说说他们谁追的谁啊,保密工作做的真好,完全不知道……”

有几个男生不悦的插嘴:“当然是温煜追符橙雀了,哪有符橙雀追温煜的道理……他配吗?”

“真就近水楼台了,走了狗屎运应该是。”

“是不是温煜死缠烂打,符橙雀不胜其烦被迫答应的?”

此话一出,个别女生也怒了。

“呸,温煜今非昔比,人现在又高又帅,而成绩出色,平时也不会像你们一样幼稚鬼,哪里配不上符橙雀?”

“就是就是,还有才华,别的班不知道,四班还不知道吗?上次大板报不就温煜画的,现在还保留呢!”

“成绩比符橙雀好,才华比符橙雀高,颜值也完全不差,绝对配得上!”

教室闹哄哄,男女生各成一派。

奇葩的是女生支持温煜,男生支持符橙雀,各说各话,乱作一团,也算奇景。

小瓜三人看懵逼了,只好集体装傻,“哪两个人?我不知道不太清楚别来问我。”

那两人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她们真不知道……

还是抱起脑袋,当鸵鸟吧。

……

温煜和符橙雀一起到了办公室。

陈雄国瞥了一眼。

“来了啊,坐吧。”

见两人没动静,又道:“不用我请吧?”

二人坐下后,陈雄国把自己的椅子挪了过去,一副要谈心的模样。

“说说呗,咋回事。”他狠狠瞪了一眼温煜,“温煜,你是个男人,你说。”

“说啥啊老师。”

“说啥?今天早上你干了啥你心里没数吗!”

“老师冤枉啊,我早上5点45分起床,6点收拾妥当,6点2分出门,后面上公交车,一直到学校,没做任何事情啊!”

陈雄国嘿、嘿、嘿了两声,直接被气笑。

“出门了你就不说了是吧,学会打马虎眼了?出门之后呢?”

“偶遇到了符橙雀。”

“你那是偶遇吗!”陈雄国怒骂一声,“你分明是蓄谋!”

从学生那边传递来的消息,陈雄国猜测,是温煜早上到了符橙雀家等她一起上学的,至于为什么温煜知道符橙雀家在哪儿,这不重要。

这“心术不正”,实在是太需要纠正了,不然一颗好苗子得长歪来。

“陈老师,‘蓄谋’我可不敢啊,我真就是正常上学。”

温煜依旧脸上带笑,他略微有些猜测:陈雄国并不清楚他和符橙雀是邻居,都是误会啊。

“你正常上学上到了符橙雀家门口是吧?!”

“老师,其实是这样的……”

“你别说了,回去写检讨。以后不准干这事了,老师身为男人,必须跟你说些负责任的话,作为男人得行事端正,追小姑娘也得讲究尺度,哪有追到人家家门口的道理?你说你……”

温煜见陈雄国确实误会的够深,赶忙打断,解释道:

“陈老师,我和符橙雀是邻居。”

“……你们小年轻,觉得时间多,其实根本……啥?”

“邻居。”

“……”

“住对门。”

“………”

“从小一起长大。”

“…………”

陈雄国把目光投向符橙雀,后者一句话没插上,这会儿尴尬点头。

四十的老男人有亿点点窘迫。

他摸过水杯,仰头倒着接最后一丝水沫。

“咳,没水了,我去接一杯水。”

他在饮水机接水时盯着出水口目不转睛说道,“原来是这样,是老师误会了哈。不好意思。”

“温煜,老师给你道歉。我也是怕你这根好苗子,它心思不在学习上,担心呐。”

“好了,既然没这回事,那老师就放心了。温煜你回去吧。符橙雀,你留一下,老师有个事情得跟你说一下。”

温煜笑吟吟的说:“没事的老师,那陈老师,检讨还要写吗?”

陈雄国在心里怒骂一声“小崽子故意是吧”,表面乐呵呵:“不用了,去吧。我还是那句话,心思用在正道上,你们现在的重心是学习。”

温煜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门口,遇见一个中年女人带着另一个穿校服的女孩子。

背后,陈雄国大声道:“李老师,可以了,进来吧。”

女人便带着校服女生进去。

“似乎……有点印象啊这个姑娘。”

哦想起来了!

前世高三,学校组织过一场文艺汇演,算是高一高二年纪给高三党加油打起的表演活动,高三学生纯放松心情看演出。

不过为了提高参与感,高三也安排了一个节目——女生钢琴独舞。

这是高三出的唯一一个节目,代表全体高三党。

当时温煜在台下看到的是,符橙雀作为女主登台,跳了一段舞,舞蹈虽略显生涩,池中人儿却是绝美。也正是这段舞蹈,间接改变了符橙雀,让她真正走上了演艺事业。

而据传言……符橙雀并非最初的独舞人选,那最初选定的人……

温煜回头看了看办公室:

可不就是刚刚那个女生吗?

2班聂雪铃。

所以,原来的世界线里,符橙雀真的是赶鸭子上架换上去的。

而今天,就是此事的商议?

那按照事件进展,符橙雀会接下。

她本身是有舞蹈功底的,以前就表演过小节目,只是进高三后为了高考暂时停了,这也是这事最找她的原因。

另据传言,此事并不愉快。

这也导致后面符橙雀和聂雪铃的关系不太好。

其中细节,前世边缘人物、台下纯看客的温煜就不太清楚了,也许,这一世可以好好的问问?真令人好奇。

……

温煜回到班上时,被四班诡秘气氛惊到了。

从进门那一刻开始,一堆眼睛跟着他转,待他屁股一沾上凳子,教室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温煜,是你追的符橙雀对不对,她特别难追,你死缠烂打是不是!”

温煜还没反应过来,又传来另一声暴喝:

“你们男生放狗屁!明明是符橙雀追的温煜,她还送糖了!”

温煜:“……”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