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煜在向小瓜几人问清事情原委后就沉默了。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原来是青春期躁动的荷尔蒙在喧闹。这种事情闹便闹吧,不会打扰他分毫。

温煜脸皮厚实,符橙雀在回到教室后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同样的问题,她却是招架不住,脸红红的慌忙解释。

“不……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是,我和温煜,两家是邻居!”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上学也常常一起……”

“所以真的没什么,只是碰巧,这种巧合,每周都有的……”

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像那么回事了。

同学们的眼神愈发奇怪,符橙雀又羞又恼。转头看见同桌,也即是本事件主角完全不帮忙,心头火起。

她捶了一下温煜。

“你都不知道帮我吗!”

温煜:“……”

众人:“噫——”

温煜无语,心道,姑奶奶,捶我也没用啊,你要是真想此事化了,就别搞这种动作。

你现在看看周围那些人的眼神,不是shi也是shi了。

不过符橙雀的解释也并非完全无用,大家平静下来发觉,温煜和符橙雀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他们之间的行为止步于朋友,没有其他任何越界动作,比起情侣绝对更像是一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

想通此节,四班终于不再拿两人打趣了。

取而代之的是:关于到底是温煜该追符橙雀,还是符橙雀追温煜的讨论声渐起……

远处,带来了此次独家消息引爆教室的胖子和瘦子,在小声交谈。

胖子笑道:“兄弟,原本以为你前两年是近水楼台能先得月,现在看来,你才是那个想挖人家墙角的啊,哈哈哈。”

“可不是,我近水楼台,他温煜怕是住在楼台里享受过符橙雀的端茶递水了……“

一阵酸溜溜的味道,从瘦子那边散发出来。

他掩面叹息:“我失恋了。”

“欸,兄弟看开点,最近新出了一个游戏叫《崩不坏3》,玩不玩,里面老婆好多的……”

“二次元?”

“加入我们?”

“你们?”

“欸,都失恋了……”

“……”

……

一路平安到了晚上。

今天符橙雀没有去撸猫,而是打开了手机聊起了天。

【女王的首批后宫】(5)

【符橙雀】:姐妹们,都睡没?

【符橙雀】:遇到个事情,大家给我参谋参谋?

【小瓜】:奏!

【陆敏】:刚想睡嘻嘻,但我想听

【方灵】:+1

【符橙雀】:今天我不是被陈班叫去骂了一顿嘛,骂完又叫了2班一个老师来,还有2班那个很漂亮会跳舞的女生

【小瓜】:聂雪铃?

【符橙雀】:你认识?

【小瓜】:我不认识,但她跟我狗子同班啊,听说过。说是2班的班花呢,嘻嘻,但还不是不如橙雀好看,@温煜,你说对不对。

【温煜】:纯路人,有一说一,确实。

【符橙雀】:[猫猫白眼]你们就笑我吧。

【符橙雀】:就过几周有个周一周二负责的演出,你们晓得吧?我们高二的时候也给当时高三的弄过

【符橙雀】现在轮到我们了,然后,按惯例高三出一个节目就行,这次选的是钢琴独舞。

【陆敏】:2班的跳?

【符橙雀】:本来是。

【方灵】:哇,老师要换你上?

【符橙雀】:哪里是换,是人家不想跳了。

【符橙雀】:说是打算大学出国怎么的,正好过两周要办理出国的一些手续,时间点卡上了,登台不了。

【小瓜】:哦所以你要上?

【符橙雀】:这就是问题咯,我要去吗?

几个女生开始叽里呱啦讨论开,最后竟一致认为:不去。

理由是第一时间太紧了,统共就剩下3周多点,到时候出意外就完蛋;第二,耽误学习,哪怕符橙雀有舞蹈基础,但要上台就必须抽时间去练习,马上期中考试了呢;第三,捡了剩下的。

其中第三点,属于不说但明眼里都知道是最重要的一点。

符橙雀还是挺犹豫的,见温煜没有回话,倒是主动给温煜发了私聊:

【符橙雀】:温煜,你觉得我要去吗?

【温煜】:要去。

卧室内,窝在床上的少女“咦”了一声。

【符橙雀】:为什么,她们都说不要。

【温煜】:这是你高中的最后一次,既然梦想是演员,就给我爬到舞台上去。

【温煜】:毕竟不想高考重本的未来演员怎么可能是个好女帝呢?

【符橙雀】:噗。

【符橙雀】:什么跟什么……嗯……你说的我会考虑的。

放下手机,少女一个打挺把自己翻了个面。

脸深深埋进枕头里。

良久,她才抬起头自言自语道:

“只有温煜说的对。”

……

第二天,符橙雀给了陈班答复,她要接下这个突如其来的考验。

聂雪玲很高兴,专程跑到四班来表示答谢。

温煜冷眼看着,默不作声。

如此一来,符橙雀就很忙了,白天上课,还得抽空排练。

好消息,陈班特赦,晚自习符橙雀可以暂时不上,先去练舞。

坏消息,期中考试要来了,成绩可能会影响。

好消息是,这次表演正好在生日任务后不久,如果能够先拿到综合学习能力和舞蹈+20的奖励,那不但可以完美给汇演画上句号,还能用新得到的能力加速学习,补上这段时间拉下的进度。

坏消息是,她还没准备好她的礼物以及安排事宜!

虽然她脑子里有大概礼物的雏形,但她是打算半手制的,需要时间制作礼物。

天啊,好忙!而且——

时间,时间!

时间完全不够。

符橙雀静下心来给自己打气:“符橙雀啊符橙雀,所谓天降大任,劳其筋骨……这就是女帝历练啊。”

时间虽然仓促,但只要抓紧并按部就班去做,一定也是可以完成的!

已经在练舞了,下一步给温煜准备礼物!

少女望着天空,收敛起一丝疲倦。

温煜啊温煜,要是收到礼物的时候你不感动的哭出来,然后说出“但我很喜欢”,我符橙雀一定会打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