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楼道,温煜跟在符橙雀后头。

少女看着月亮有些出神。

“月色好亮,真漂亮。”

“那当然了,中秋前后最适宜赏月。”

“我看到啾啾了。”

“蛐蛐还有这叫法?”

“江城叫法,你不知道吗?”

符橙雀回头,眼神有些得意,仿佛在说:我又找到一个你不行的地方。

温煜“哦”了一声。

进了一片小花坛,符橙雀停下脚步,转身把礼品盒子递上。

“温煜,送给你,生日快乐。”

“谢谢符总!”

温煜接过,抱着没动。

符橙雀却催促,“你不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我回去……再看?”

本国传统文化里,拿到礼物立刻拆是不礼貌的行为。

“哎呀都一样,现在拆了嘛!”

说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温煜。

温煜见她迫切,只得坐在小花坛边上,开始拆礼物。

长形盒子有些沉甸甸,摇晃时有咚的撞击声,温煜也很好奇,符橙雀会送他什么呢?

礼盒打开,入手是冰凉的玻璃。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玻璃罐子。

罐子表面居然带着点点荧光,而荧光之下,靠明暗交错的方式映衬着一幅画。

是夜空彗星,是云海少年。

尽管室外光线较暗,但这幅画温煜依旧马上辨认出来:是他画在大板报的那副彗星。

彗星在罐体划过,彗尾绕了半圈。

温煜转动罐子。

罐体另一半,画了怪模怪样的场景。中间有一座山,顶峰站着一个穿裙子的女孩,手指向天,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橙雀女帝,君临天下。

女孩身边有个男生,一侧写了“温煜”二字,画一个小箭头指向男生脑袋。

打开罐子,里面有两个丑丑的玩偶。

刚刚左右摇晃,这会儿被晃的脑袋靠在了一起。

温煜哑然失笑。

“这……这什么,哈哈哈。”

……

符橙雀心脏怦怦跳。

她看了一眼任务:

【任务要求:赠送一件生日礼物给温煜。完美奖励要求:在不暗示、不强迫的情况下,让他在生日当天说出“但我很喜欢”,任意时刻均可】

【任务时长:002h12m22s】

……

【祝您顺利!】

到目前为止,所有发展都在朝着她预设情形走去。

可前面都不算什么,最难最关键的就是她要预判温煜看到的礼物时,说出的话。

当听到温煜失笑,符橙雀依旧开心。

“这是我给你画的未来!以后我成为女帝,你就是女帝身边最近的红人!”

叉腰。

“这你给我画的饼吧,还未来。”

“干啥!不想要啊!”

“哪有,这都是你自己画的?”

“那当然了……我费了好大劲,才学会在罐子里面画画。它还能发亮我跟你说,今天我特意提前抱出去晒了太阳,可惜到现在光已经差不多没了……”

“所以,你前几天手受伤,也是为了这?”

“啊……嗯。”

月光下的少女的脸上有些忐忑,也有些紧张。

温煜默默无语,有人说月光是冷的,可他突然觉得,明明是暖的;他们说,月光是苍白的,可他这会儿觉得,月光是桃粉色的,一片连着一片,每片的距离大概就是符橙雀的脸颊到耳朵的距离。

过了一会儿,符橙雀有些怂兮兮问:“温煜,你不喜欢吗?”

温煜惊醒。

“不是。”他把罐子举起,认真的说:“符总,谢谢你。虽然这个礼物有那么一点怪,但它是我收到过的最最珍贵的礼物,我会一直一直珍藏。谢谢你。”

嗯?

啊?!

错了!

错了啊!!

符橙雀先是喜上眉梢,然而心底有点懵,怎么回事啊!温煜怎么突然感情真挚的说这么多话……

虽然这样说,她也非常高兴,可是可是……

欸!

她就知道,就知道毫无惩罚的任务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拿到完美奖励。

与其说这是任务,不如说是福利抽奖,抽奖过程就是温煜随机的一段话,命中就赠送完美壕礼。

真可惜,没命中。

这样的话,就只能白拿一些基础奖励了。

符橙雀的心情快速变化着,她看着温煜的眼睛有些奇怪的感觉,送给了好朋友一件精心制作的生日礼物,看到他无比幸福的神色,比起任务带来的点点增幅,要让她畅快的多。

她的礼物,温煜好像特别喜欢。

他喜欢就很好啊。

……

温煜抱着罐子欣赏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

“符总,我也有一个礼物送给你。”

“啊?”

符橙雀懵圈,生日当天只听过收礼物,没听过还要送礼物的。

“啊什么,这个,给你。”

没有包装,是一本丑丑的笔记本,“Name”一栏写着《期中考试知识点梳理》。

翻开一看,疏朗笔迹下工整而清晰的写着各类知识要点,标准着哪里需要注意,哪里需要背诵……

符橙雀眸子惊起讶异,“你……你给我做的?”

“是,你最近不是练舞没时间吗?我给你整理了,你配合试卷去做,效率应该会高很多。”

温煜的声音很轻,符橙雀听着却像鼓一样重重捶击在她的心上,咚咚直响。

她看了看这厚厚的一本笔记,鼻子就有些莫名的酸楚。

为什么会有这么认真的礼物啊。

跟温煜的一比,自己弄出来的华而不实、又丑又怪的生日礼物,算什么呢?

“温煜……你把礼物还我。”

“???”

“先还我……”

“你有病?送出去的礼物哪有收回的道理!”

“我的礼物太差劲了,我要送你一个新的。”

符橙雀摩挲着笔记本,看到封面有点脏污,立刻用衣角擦拭起来。

“不用,这个罐子我非常喜欢。”

“我送你更好的,比这个更有心意。“

“亲手制作礼物,就足以证明你的心意够了,再说了,礼物不重要,你送的,才重要。”

“啊?”

符橙雀蓦然停住手。

过了一会儿,她有些难过的说:“可是难得的生日礼物,还送你这样的怪东西……啊要死,我一开始还沾沾自喜,我是不是蠢的不行,对不起。”

温煜抱着罐子踱步,仰头看着月亮高悬于天穹。

皎皎空中孤月轮。

月色好美啊。

前世今天的温煜,是在看月呢还是在想人呢?

“符总,你知道吗?我以前做过一个梦,梦里你跟个冰山一样,又高又远还冷的不行。”

“我曾以为你就是那样的,雪一样的又冰又白,还是天下掉下来的,一出生就是天赋、成就拉满,跟我云泥之别。

“对了……初中后半开始我们就是这种关系,越来越远。”

“其实我知道,前两年的我本就普通、平庸、一无所长,隐没尘埃。你别紧张,我没有骂自己。”

“按照那样的轨迹,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会就那么分道扬镳,各自过上对方不存在的生活。”

符橙雀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结果最近半年多,你跟我关系好了起来。对吧?”

“嗯……”

其他她现在也说不清,到底她自己也愿意,还是系统任务。

假如没有任务,她还会选择离开吗?

不知道。

只知道光是想想,她心头就会开始涌上遗憾,曾经好像没有这种感觉。

“不管什么原因,总之你离我越来越近,触手可及。我亲眼看到你的活泼、努力,你的元气满满。

会拉我一起玩,会跟我分享朋友,还会送我自己制作的礼物……”

“以前渐行渐远的符橙雀和现在活泼开朗的符女帝,明明是同一个人,却那么不同那么矛盾。你问我蠢不蠢,哈哈现在的你偶尔是有那么一点——

温煜站定,直视着符橙雀藏不住慌张的眼睛:

“但我很喜欢现在的你,非常喜欢。”

“所以符橙雀,谢谢你这几天给我操办的生日聚会,也谢谢你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