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间,符橙雀感受到了什么叫“脑壳壳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啦”!

什么意思?

他什么意思?温煜说的“喜欢我”是什么意思?

那种意思吗?

我要怎么回答?要说什么?

我的嘴巴怎么不听话……

月光好烫。

符橙雀低着头,她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猛跳。

在杂乱思绪间,一道讯息响起:

【恭喜,任务完成!】

【你获得了奖励:数学能力+5,记忆强化+2,体质+10,;完美任务特别奖励:综合学习能力+20,舞蹈+20,身材修正+10,皮肤白皙+5,对表演的理解提高15%】

符橙雀压根没空去想。

和温煜各自抱着礼物往家里走,一段熟悉的路,走出了不熟的速度。

直至家门口,她的心情才逐渐平复。

“我回去了。”符橙雀挥了挥笔记本,“我还是觉得你的礼物更重,下次我补一个更好的给你。”

“那我先期待一下。”温煜笑了笑。

“好!走啦”

少女扬着笑脸回家并以最快速度收拾完毕,飞快滚到了床上。

她把头埋进枕头里许久。

脑海里不断回放刚刚温煜说的话。

真的是那种意思吗?

冷静下来一想,好像温煜没有在表白,他其实是在诉说自己的情感。是最大胆最热烈最直接的那种情感表达,毫无保留,毫无虚假婉转。

符橙雀能感受到,温煜长长的一席话里,有怨气。他在生气她最开始的逐渐疏远,更加责怪她在他已经习惯青梅竹马消失在生活里时,又猛地回头,插入他的生活。

蛮横霸道,完全没有为他的心情考虑过。

他话里也有不甘,可好像认清了现实。

虽然符橙雀不认为现在两人有什么太大的差距,但以前确实隐隐有这方面的趋势。

“因此,他现在拼命学习……”

可是,她也听出来了——

温煜似乎开始原谅她了。

因此,如果将他的话误会成表白,那他们两个这青梅算是走到头了。

她要做的,不是去傻傻的喊温煜到楼顶说“对不起我目前只想学习”抑或者“我也觉得你很好”,而是就这样——

回到青梅竹马。

呼——

总而言之,任务完成了!

打开面板一看,属性已经完全加上了——

人物:符橙雀

年龄:17

身份:人类,女性,学生

额外加成:(基本数值1-100,50左右则视为普通人平均,能力分为:迟缓/普通/优秀/天才/大师/巅峰/极境)

综合学习能力:111(基础47,+64 ,天才阶)

综合绘画能力:70(基础55,+15,优秀阶)

强化色彩能力:68(基础63,+5,优秀阶)

综合运动能力:39(基础33,+6,普通阶)

综合艺术能力:74(基础72,+2,优秀阶)

数学能力:55(50,+5,普通阶)

身体耐力:44(42,+2,普通阶)

记忆强化:61(58,+3,普通阶)

皮肤白皙:73(66,+7,优秀阶)

舞蹈:95(71,+24,优秀阶)

人格魅力:79(59,+20,优秀阶)

体质:60(50,+10,普通阶)

身材修正:91(81,+10,优秀阶)

限时加成:



特殊能力:

[猫言猫语之猫言]

“天才!”

符橙雀惊呼一声,经过数次任务,她的综合学习能力已经到达“天才”了。

“不愧是我!橙雀女帝,崛起就在此时!”

她高举笔记本,仿佛勇者举起屠龙之剑,“还有此等助力,焉能不夺天下呀!嘿嘿嘿……”

此刻,千里江山图已经在她眼前徐徐展开……

……

温煜卧室。

温煜躺在床上,分外不解。

突然,非常突然。

“去外面收了个礼物,聊了一下天,又莫名其妙完成了一个系统任务……”

依旧是没有任何征兆。

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如果不是温煜与日俱增的学习成绩和身旁名叫坂本的猫不断对他的话做出回应,他真的感觉不到“系统”的存在。

这次任务给了足量奖励和一次重随机会。

而且系统非常贴心,给了3个小时重随等候的时间,上次才给3分钟!

想了想,温煜冲着空气喊道:

“重随。”

【重随已确认。】

【恭喜,你获得了奖励:数学能力+10,记忆强化+4,体质+20】

【你获得了重随后完美任务特别奖励:综合学习能力+55,钢琴+12,颜值+15,对音乐的理解提高30%】

颜值!?

温煜摸了摸自己的脸。

颜值这东西,温煜本就有啊。

四班如今最帅的男生,温煜说自己,没人敢说不是。

君不见已经有女生想投情书了?亏了啊亏了啊,这任务奖励从重随前的身材修正+20、白皙+10变成了颜值+15,亏大发了。

综合学习能力直接暴加了55,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但从他飞速提升的成绩来看想来不差。

这55如虎添翼,期中考试前五是十拿九稳了。

至于钢琴+12、音乐理解提高3成,温煜觉着没啥大用。

音乐还能听听,偶尔评价两句,钢琴他是根本不会。不过前世的他倒是有以后工作有钱了,买个电子琴的想法,这一世倒也可以试试。

反正奖励纯白嫖,给多给少都赚了。

温煜美滋滋睡觉,梦里,他看到自己手握大红章,盖哪里哪里就冒金光……

……

第二天,两位老总都精神抖擞。

楼道口碰面,争相打起玩笑招呼。

“哟,温总,早上好啊!”

“符总吃着呢!瞧这卷饼,地道!阿姨今天烙饼也不跟我说一下,非得早起去您家蹭一个位置。”

“不慌,往这瞧,我给温总带了几个,来趁热吃!”

符橙雀掏出一袋子卷饼,喷香喷香。

温煜食指大动,“呀,咱这北方人,就好这一口!”

“你不江城吗?南方人。”

“哪儿的话,我就是北方的。”

“行行,你北方的。香吧?”

“香着!”

“那肯定啊,我挨个舔过了,你这份可香。”

温煜吃饼的动作顿住,面上逐渐有怒意。

符橙雀一看果然大喜,“哈哈哈……”

刚笑两声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温煜又低头猛吃一口。

“谢谢符总,更香了。”

“……”

符橙雀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温煜了乐呵呵地继续吃饼,小姑娘还跟他玩这个?

怕是不知道他前世在大学,和几个寝室男生聚在一起吃饭时,那都是就着老痰盂的笑话下饭的。谁顶不住谁离席,温煜总能面不改色说到最后。

到了学校,温煜又挨个感谢几位的礼物。

方灵突然凑近。

“温煜温煜,符橙雀送了你啥呀,神秘兮兮的。”

“是一件代表友谊的珍贵礼物。”

“什么破回答。”

“礼物可不兴说,我自己欣赏就好。你的我也很喜欢,谢谢。”此时,小瓜从温煜身边走过,向教室外走去,温煜又问,“小瓜怎么了,刚刚看到她好像就不太开心。”

“还能啥,吵架了呗、”

“谁?”

“范沥明,她男朋友。”

“咋回事?”

“不太清楚,你也别去问,好好哄你的橙雀。”

符橙雀正兴致勃勃一旁偷听吃瓜,结果莫名挨了一枪,委屈起来。

“你们说你们的,别拉上我啊……”

慢悠悠的学习时光,很惬意。

到中午,温煜藏在课桌里的手机突然震动,是楼璇丽发来了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