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璇丽】:温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温煜】:什么温总,你跟符橙雀学的?

【楼璇丽】:你怎么知道?她现在都喊我楼总,搞的我也跟着喊了,真奇怪,她应该不知道我在创业啊

【温煜】:所以什么好消息

【楼璇丽】:按你给的方法,前几天,我们有一个帐号的图文爆了,十万加阅读数了

【温煜】:太好了,十几个号都开始发了吗?

【楼璇丽】:基本都在发了,有些没动静,爆了的那个已经好几万粉了,还在涨

【楼璇丽】:流量主已经开通,那个帐号已经开始有分成了

【温煜】:比我预想还要快啊…

【楼璇丽】:你真是个高中生?

【温煜】:我哪点不像?

【楼璇丽】:就这点,我发现你的心思明明在学习上,成绩也很优秀,但你还是有能力去做其他的,还安排的很好

【楼璇丽】:十几个号,搞什么“矩阵”,我听都没听过。你还敢提前花钱做插件,请人帮忙……

【楼璇丽】:很稳,不急,胸有成竹你晓得吗?

【楼璇丽】:一点也不像高中生

【温煜】:主要因为我家穷的

【楼璇丽】:都穷,我咋没这个能力呢,我还是大学生

【温煜】:你现在不也在做?

【楼璇丽】:那还不是因为你

江城隔壁,省会城市南城。

南城一幢居民楼里,楼璇丽带着两个小学妹埋头苦干。

“楼学姐,有人给我们发消息,问接不接广告,怎么回?”

“我问问老板。”楼璇丽头也不回,转头在键盘上滴滴答答给温煜发去消息。

【楼璇丽】:对了,这里刚好接到一个消息,说想发广告,你怎么说?

【温煜】:哪个号,怎么广告,报个价格。

过了一会儿,楼璇丽发来消息:

【楼璇丽】:说是电影宣传,想在我们爆了的资讯号上头条,报价5000。

温煜琢磨了一下,他手头已经没钱了,楼璇丽的钱得还,其余的人的钱也得结,这广告可接。

【温煜】:跟他们说,8000,仅此一次。另外,我给你一个微信号,以后把那个号挂在所有帐号后台接收商业合作的消息,我来跟他们谈

十来分钟后,楼璇丽来了消息:对方同意了。

温煜笑了笑,八千真不贵,十万加的号就是这么猖狂。

以后他的帐号,单个广告价格只会越来越高。

当天下午,对方直接向温煜指定的银行账户汇进八千整预约了周五的广告位置,这个账户是温爸妈给温煜开的,就是小时候父母常说的“爸妈把你的压岁钱存进去,以后你上大学用”。

只是他们没想到,儿子不但挪用了“公款”,两周后还赚回了更多。

公对私转账,八千还不会扣税,收入都是实打实的现金,很灰色很来钱。

温煜把钱转微信上,当场结清了楼璇丽垫付的钱和其他人的“工资”,另额外给了一些奖励。最后留在自己手里的,剩下5000多点。

“有钱了啊!”

看着账户余额,温煜偷笑的很大声。

当天回到家,温煜饭桌上直接大声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爸妈,我想买个电子琴。”

“琴?你什么时候对琴有兴趣了?”

温爸没生气,反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最近学习太苦了,很闷。我想弄个琴来按一按,放松放松,劳逸结合嘛。”

“嗯……”温爸陷入沉思。

温妈敲了敲饭碗,催促爷俩,“边吃!”

然后也说:“最近小煜懂事多了,他说的话我是放心的。可是小煜,琴很贵吧……”

“电子琴,买个一千左右的便宜货,入门玩一玩。”

“一千……倒也还行。”

温爸定下调来,“一千左右的,没问题。还是那句话,成绩不能掉,不然琴没收。”

“得嘞!”

“别学隔壁你符叔叔说话!”

拿到圣旨温煜当天就网上下单,买了一台雅马哈的入门琴,顺便买了个杂牌耳机。他是真的只想入门玩玩,满足一下前世的小愿望。

谁小时候没个有钱了买两只烤鸭,整个整个啃到饱的想法呢?

第二天,电子琴就送到了家里,温煜爱不释手,自己捣鼓起来。

金手指给他提供了钢琴+12的BUFF,这让他上手电子琴飞快,一晚上已经能简单的串联音符了。

符橙雀又来串门了。

下周就要汇演了,她忙着练舞,不常来撸猫。

“温总,忙啥呢?坂本呢?”

“看书,被窝里。”

“你跟坂本的关系这么好了?都同床共枕了?”

温煜偏过头,笑的有些无赖,“我跟你关系比跟坂本更好,我们什么时候促进一下?”

符橙雀啐了一口,把坂本从被窝里捞了出来。

坂本:喵——喵!

[谁谁谁!?谁打扰劳资休息,又是你个长毛低智人类!]

[呀!是香香的!]

猫条果然对猫猫有十足吸引力啊,符橙雀心想。

她坐在床角,余光看到温煜桌旁摆着一台黑白键的琴,十分惊讶。

“你会弹琴?”

“皮毛而已。”

“上次也说自己不会画画来着。”前两年太不关注隔壁青梅竹马了,导致符橙雀缺失了大量关于温煜的信息。比如画画这件事。

“这次是真不会,我不骗你。”

“你常常骗我玩,你给我弹一个呗,《My Heart Will Go On》,会吗?”

“不会不会。”

“小气,真小气。”

符橙雀气呼呼问坂本,“坂本坂本,他会不会弹琴呀?”

坂本:喵?喵喵?

[这个低智长毛人类又在这里狗叫什么?]

[吵死了。还不如那个短毛人类在方格格按出来声音好听呢……]

方格格?

符橙雀看了一眼电子琴,好哇,还说你不会。

以为本帝安插的间谍是吃干饭的?

她正琢磨着如何戳破温煜的拙劣谎言,却见温煜转过身来。

“你在这里欲言又止,是打算还钱?”

“呃……”

符橙雀登时语滞。

一分钱,难倒橙雀女帝啊。刚刚升起的气势,瞬间被打的一丁点不剩。

“没有……你再缓我几天,有钱我就还你。”

“没事,我不急,我有钱。”

“……”

“你要是缺钱,我还有,能借你。等你将来成了女帝,百倍奉还,没问题吧?”

“我要是没成女帝呢?”

“可别,这话可说不得!真有那么一天,那你看看你身上什么值钱用什么垫吧。实在不行,按猪肉价论斤。”

“……”

深吸一口气,符橙雀决定了:汇演完毕,一定要第一时间把温煜的钱还上,不然他能吃自己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