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汇演将在本周五下午的会议礼堂开始。

对于高三党来说,少上两节课是难得的休息,所以都很兴奋。

“都听说了吗?这次汇演我们高三出的节目是钢琴独舞!”

“独舞?谁跳舞?”

“听说是2班的聂雪玲和7班的陈鸣和。”

“哦哦,我知道聂雪玲,艺术生来着,腿可长了,腰也细的很跳舞好看。”

“你这哪年的消息了,跟你们说,换人了。”

“什么换人了?”

“跳舞的,换人了。聂雪玲她爸妈这周带她去搞什么出国手续,上不了了,所以早早就换人了。”

“那现在谁上啊?”

“符橙雀啊,不然她晚自习天天不在陈班还不说她,人练舞呢。”

“好像是这样……”

众人望向趴着休息的符橙雀,回过味来,怪不得前段时间她总不在晚自习,怪不得聂雪玲曾过来和符橙雀有说有笑过。

这事并没有刻意隐瞒,只是最近大家忙于期中考试,没空关心。

温煜看了看身旁的少女。

符橙雀对这事的上心,他是看的很清楚的。晚上在家时,他总能隔着窗户看到对面符橙雀在练舞。

即便如此努力,符橙雀也难免紧张。

早上可能睡够了,她中午有了点精神,开始输出。

【女王的首批后宫】(5)

【符橙雀】:本女帝即将出征,众将士为我壮行!

【陆敏】:女帝加油,一统天下呀

【温煜】:我等在后台静候凯旋,此战若成,橙雀女帝影响力必将遍及市二中,届时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啊。

【温煜】:“把朋友搞得多多的”轻松自成,第一步定矣

【温煜】:(摸须

【符橙雀】:[猫猫大笑][猫猫大笑]

【符橙雀】:好!大家看我的吧,你们就在后面给我掠阵

符橙雀发完,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温煜。

“你说的像模像样的。”她开始讲悄悄话。

“肺腑之言。”

“我发现你越来越有参谋智将的样子了。”

“我本想策马,奈何才智如妖啊……但智将都不得好死,你看看韩信,还得钻裤裆。”

“怎么会,等我成了女帝,谁动你我就消灭谁。”

“万一是你想灭了我呢?”

“唔……我不想。”

“那就好,我又不跟你争帝位,到时候你赏赐我一亩三分田,再选个美人和一些女仆,我去山沟沟里隐居。”

“你想得美。”

“一亩三分田也算想得美?”

“选美人算。”

橙雀女帝拒绝了美少女,但给了赏赐一亩田的许诺,温煜很高兴。

周四,所有人的心情逐渐欢脱起来。

符橙雀忙着彩排,见不着人影。温煜百无聊赖,开起了小差。

斜后方彭慧(小瓜)低头猛按手机,情绪有些激动。

温煜小声问方灵:“她怎么了?”

方灵叹着气:“欸,还吵架呗。前两天一直冷战,今天不知道怎么又吵起来了。”

“因为啥吵架?”

“没问,貌似……是礼物。”

温煜怔住,好嘛,陆敏一语成谶,感情源头到了自己身上。

方灵似乎看出温煜的想法,道:“和你无关,你的礼物他们两个一起送的。好像是挖了以前的事情出来……”

那多半是高中生那强烈又疯狂的占有欲在作祟吧。

温煜想。

温煜现在对楼璇丽的消息分外期待,所以当晚上收到消息时,哪怕是陈班在监督晚自习,他也冒险回复。

【楼璇丽】:老板,又一条爆了。

【温煜】:什么号?多少了

【楼璇丽】:养生,13万了。另外我想说的是,美图那种虽然一直没爆,但粉丝涨的最快。

【温煜】:正常的,继续做吧。

【楼璇丽】:广告已经发过来了,我推送给你,你看看,没问题我们就明天发了。

【温煜】:我看过了,发吧。

【温煜】:流量主日均收入能看到了吧?

流量主就是微信上的广告,温煜他们发布内容,内容里自动填充广告,用户每次点击广告,他们就能获得一笔分成。一次点击几分到几块钱不等。

【楼璇丽】:祝贺温老板!

【温煜】:?就学会了是吧

【楼璇丽】:职场嘛,难免的。我给你简单汇报一下,我们14个帐号,粉丝有多有少,但因为内容比别人的优质太多传播很广,所有我们阅读量超高,流量也就很多。

【楼璇丽】:平均一个号,日流量分成收入是122.49元,主要是没有起来的号拖累了。

【楼璇丽】:所以,恭喜咯

【温煜】:同喜,算做起来了,改天一起吃顿好的

两人结束对话,温煜分外乐滋滋。

这才两三周就日入过千了啊,虽然其中还有不小的运营成本,但号的粉丝多起来后,收入会越来越高的。

这样下去,还用得着等符橙雀当女帝?他自己都能富可敌国了,找个小山村,买个小山头,讨个老婆请几个女仆,那日子,不香吗?

果然,人还是得靠自己的双手成就梦想。

周五下午,一年一度的为高三学子加油的文艺汇演正式在会议礼堂召开——这座崭新的建筑也成为了市二中如今的名片,顺势邀请了ZF的领导们参观并观看演出。

四班,学生已经疯了。

“累死了,马上期中考试,这是最后的疯狂!”

“悄悄问一下,明天不补课,晚上有人去网吧?”、

“新礼堂在我们高三开放了,还好还好,没有等我走了再开……”

陈班此时登场,镇的教室鸦雀无声。

“吵什么吵!当放假呢?就算放假你们也得给我安分一点。”

“等下各班按顺序入场,各班有各班的位置。要上厕所的现在去,等下没情况不准乱走。”

窃窃私语逐渐升起,陈雄国看了一眼,倒也没再管。

比起眼前这群兔崽子,他更担心符橙雀。临时让符橙雀接下了舞蹈表演,时间仓促,实在强人所难。但正是因为如此,想让高三组重新编排一个节目更为艰难,找人顶替反而成了最优选。

符橙雀也是他如今的宝贝学生,坚决不允许有意外。

希望演出顺利吧。

下午四点半,各班入场。

舞台开始最后的布置,演出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