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少女舞姿也随之定格。

符橙雀额头有汗,带着运动后的轻喘。她用余光看向温煜,后者笑吟吟的望着她。

灯光在此刻绚烂起来。

随后,大厅之内爆发起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帷幕缓缓落下,为这一节目画上完美句号。

……

台下,林万年看呆了。

即使他这种完全的音乐门外汉也能听得出来,刚刚校服男生的钢琴弹的不赖,甚至比舞蹈更出彩。

他旁边,校长和副校长以及几位领导笑容满面的低声交流着,末了,校长突然把头转向林万年。

“林主任,刚刚是你们高三的节目吧?”

林万年惊醒,忙道:“是是,那两个都是高三四班的学生。”

“刚刚后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让这个节目推迟了一些?”

林万年哪里敢在这里把话全盘拖出,这要是在ZF领导面前跟校长说原定的钢琴表演者现在在派c所,那不得炸了。

家丑尽量在家说。

便斟酌道:“是有些情况,不过已经处理了,在其他老师同学全力帮忙下让节目顺利完成。”

校长挺高兴,点评道:“不错,没乱就好,这也是对教师工作的考验。”又指了指台舞台,“那两同学也不错,遇事没慌。尤其那男同学琴弹的真好,值得表扬。”

“男同学叫温煜,学校门口的大板报,其实就是出自他手。”

这一消息让其他几位领导也凑了过来,啧啧称赞。

“不错不错,是个好学生。”

“对学生来说,算得上琴画双绝,这两孩子成绩怎么样?”

林万年暗暗擦把汗,还好之前小考和各班级班主任对成绩通过气,不然这里说不出来,怕要落个学生工作不细致的心里评价。

“温煜成绩更好,班级前十,并且他的成绩在持续进步,期中有可能进到班级前五。女孩叫符橙雀,成绩也快速提升,期中应该也能进前十,两人在四班进步最快。”

“好苗子好苗子,都不错啊。”

“这也说明市二中教育工作做的不错。”

校长大喜,对林万年叮嘱道:“这样,辛苦林主任之后关注一下两位同学,如果家里条件比较艰苦或者需要帮助,学校就全力跟上,务必要解决学生的后顾之忧。”

“一定一定。”

嘉宾席上的气氛瞬间融洽到了极点。

……

陈雄国甜蜜的看愣了。

温煜,好小子,你甜蜜的真会弹啊!

那架势,那摁出来的音乐,完全不像一个新手。

刚刚他还在思考要是温煜搞砸了,他要怎么帮他面对领导,现在他直接把最后一点担心吞回了肚子里。

不错,真不错啊。

曲子配舞蹈,好听又好看。

温煜真的是四班的璞玉了,真是他陈雄国教书多年难得一遇的学生。

有个性,有想法,有胆子,还有不俗的能力。以后谁欺负他,他陈雄国第一个站出来不答应。

诶,我老陈也挺有魄力,敢把他送上去。

俺也不赖。

……

四班的同学也看愣了。

“那是温煜吗?”

“是他,刚刚过去的。原来他找陈班是要上台啊。”

“他会弹钢琴??”

“人都弹完了呢,你现在还质疑是不是晚了点。”

“弹的真不错啊……即使我牛嚼牡丹,也觉得不错。”

“青梅会跳舞,竹马来弹琴,这是什么神仙组合……但温煜弹的比符橙雀跳的好,所以还是符橙雀追的温煜。”

“什么破对比,符橙雀跳的差了吗?你没看温煜一直深情款款看着符橙雀,肯定是温煜追。”

“好蠢,在这里乱吠。”

“谁接你姑奶奶的话,死来!”

……

其他人则不了解其中惊险,但大多数人的评价无一例外:

节目很棒,质量很高,琴舞相映,赏心悦目。

又都会加一句:尤其是男生的钢琴,行云流水,婉转自然。

汇演还在继续。

帷幕落下之后,符橙雀第一时间冲到温煜旁边,拉着他的手腕就往后台跑。

到了个人少的角落,符橙雀气势汹汹起来。

“你骗我!”

“什么?”

“你说你不会弹钢琴。”

“我真不会。”

“那你刚刚,明明弹的那么好。”

“那是我仅有的一首,能完整记住的曲子了。”

符橙雀抿了抿嘴,对温煜的说法有些不屑。但也没有生气,反而更多是开心。

“温煜,谢谢你。”

“完了?”

“什么完了?”

“没点表示?光动嘴啊,我可是冒着巨大压力上台的。”

“我不也是巨大压力嘛。”

“是你求我帮忙,我才上去的。我这人怕死舞台了,刚刚我紧张到快吐了。”

符橙雀面露歉意。

“请你喝奶茶好不好,你知道最近我穷。”

她又小心翼翼说:“温煜,真的感谢你,辛苦你了……”

“不辛苦,命苦。”温煜找了个位置坐下,“这种场合我都得帮你,你说你要是当女帝,那我不得劈长江啊。”

符橙雀噗哧笑了一声,“谁让你是我的青梅竹马。”

“可不是,谁让我是你的青梅竹马。”

两人说笑间,林万年和陈雄国并肩走了过来。

林万年喜笑颜开:“符橙雀,温煜,你们都辛苦了。演出很精彩,老师们都非常满意。”

符橙雀有些羞涩,温煜简单笑了一下。

林万年重重的说了几句表扬的话,走了。

陈雄国表情振奋,略有激动。

“符橙雀,这几周辛苦你了,先休息一下。温煜……”

温煜突然笑出声来:“陈班,怎么样,大吃一惊有没有。”

好小子,拿老师开唰是吧!

他却根本生不起气来,乐呵呵道:“你小子真的挺让人吃惊。行了,我也代表老师们对你表达感谢,不然真让符橙雀一个人跳,真不知道会发生点什么,算你挽救了这个节目,更给四班和老师挣了面子。”

“老师,光动嘴啊?”

“什么?”

“没点表示?我可是冒着巨大压力上台的……”

符橙雀耳朵一竖,有点懵逼,温煜这些话,对谁都有用吗?

陈雄国心底怪怪的,“你要什么表示?”

“老师,请四班全班每人一杯奶茶喝,怎么样!”

“……”

一杯奶茶大概10块钱吧,全班40多个学生,四五百……

陈雄国方脸微红,咬牙道:“走,带老师去买。”

符橙雀立即欢呼一声:“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