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期中考试的前一周,大家都很慌。

打着劳逸结合口号玩了两天的符橙雀和几位女同学,在新的一周里也开始安分起来。早上认真听讲,课间脑袋撞脑袋的凑一起讨论,小瓜甚至主动请温煜老师授业解惑,[谋略星星小组]学术氛围倒是浓烈的很。

中午快速吃完饭,几人把桌椅板凳挪靠在一起,继续奋发图强。

只可惜好景不长。

小瓜终究耐心值上限较低,认真做了几道题后注意力开始不集中,渐渐地刷起了手机。

几人也没批评她,确实也得休息一下了。

过了一会儿,小瓜突然来了精神:“吼吼,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有趣的问题,说是可以测出你的未来和对未来的态度,你们想不想试试?”

占卜?

三位姑娘登时起了兴致。

小瓜见状,开始小声读题:“假如你是一个古代假太医,治病全靠蒙。有一天,太子生病了,三伏天却说身体寒冷异常,瑟瑟发抖要盖棉被。皇上就问你,太子这是什么病,要怎么治?这时候,你说……”

她把手机啪的一摁,兴冲冲道:“来,请轮流回答!陆敏,你先来。”

“啊?我?随便说?”

“随便回答。”

陆敏思考一会儿,犹豫说:“是冷病?也许弄点上火的试试?”

小瓜摸起手机瞧了一眼,然后老神医一般的腔调答:“疑问句式,回答问题本身,陆敏对未来的态度不太明晰,走一步看一步,你的未来可能会比较曲折。方灵你呢。”

“太子脑子有病……”

“陈述句式,直指问题关键点,方灵的未来虽然也未知,但一旦有机会,会快速接近并实现,找不到就完犊子了。下一个,橙雀!”

“哈哈哈,太子死定了,我也死定了。”她随便找个方向学着影视剧一拱手,“皇上啊,您也死定了!”

几个人笑疯,又怕吵着别人,集体趴在桌子上憋的抽气。

笑得差不多了,小瓜道:“这……肯定语气,把问题弄没了。橙雀未来比较光明,目标也非常明确,有成功的可能,也有很大的失败可能,主要看皇上怎么样想了哈哈哈……”

最后,几人望向温煜,“温煜,你呢。”

温煜沉吟片刻,小心道:“不可以瑟瑟。”

符橙雀、小瓜、陆敏、方灵:????

“哈哈哈,温煜这什么呀!”

“多少有点毛病……”

“大病,绝对的大病!哈哈哈。”

“你的未来你自己做主吧哈哈哈”

最后几位姑娘边笑边抽并一致认为,温煜把问题升到了更高维度,他创造了新的世界!

小声闹了一阵,倒是都放松了不少。

小瓜也快速恢复耐心重新投入学习中。

关于小瓜,其实大家都看出来了,她和小男友范沥明有暂时不可缓和的矛盾了,目前怕是及近分手,其间细节没人知道,众人也默契的没有去问。

温煜前世对符橙雀都不熟,更何况她身边朋友的感情状况,所以此时也给不了任何帮助。

就算有,他也会根据情况选择吭不吭声。

下午中段,有同学在门口朝教室里大喊:

“温煜,有人找你。”

温煜抬头望了望,没看见人。

难道是小姑娘们的情书终于到来了吗?可让他好等啊,到时候拿到符橙雀面前假装不小心露出,炫耀炫耀,最后认真拒绝。

美哉美哉。

出了教室门,左右看看,没有女生在等他。

倒是有一个男生。

寸头,帅脸,高个,校服外套扛肩上,竟然还打着耳钉。

寸头男生看见温煜出来,也上下打量他几眼,笑了笑,“温煜?”

“是我。”

“啧……你的帅,有点威胁到我了。”

“彼此,你的颜值也让我有一两分压力。”

寸头一愣,哈哈大笑起来。

“好玩好玩,走走,去人少的地方聊一下。”

“小事这里说,大事厕所说。”

“什么鬼,厕所那么臭,我才不去。不是什么大事,哎哟走嘛。”

温煜被拖着下了教学楼,到一颗树下被按着坐下。

寸头从口袋里摸了一盒烟,抽了一根。

又哎呀一声轻轻拍了自己脸两巴掌,“我这手,习惯了习惯了……”转头从带来的红色塑料袋里拿了一瓶绿茶,“来来,喝。”

温煜接过,心中有了定数。

“陈鸣和?”

“啊?你认识我?”

“不认识。”

“那你挺厉害,这能猜出来。”

温煜确实是半猜半蒙的,前世虽然在台下看过他弹钢琴的模样,可也就看过一两眼,谁会去记后面的寸头男啊。

陈鸣和自己拿了一瓶红牛,也坐下来,拉开直接屯屯屯了一半。

饱嗝打完,他道:“闻名不如见面,温煜你比其他人有趣啊。我还以为能接替我弹那钢琴的是哪个戴着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优等生呢。”

“我也算是优等生啊。”

“你没那斯文气,脸倒是有。”

“说正事,找我啥事?”

“哎哟,瞧您说的,把我想的多坏这是……我专程来感谢你的好吧,顺便也来讨教。”

“感谢?讨教?”

“对啊,你知道我那天为啥没能登台吗?”

这温煜倒是真不知道。

“咋回事?”

“我被抓啦,进派出所我草。”他骂了一声,“我那天彩排的差不多了,去厕所拉个紧张屎,结果哥们发消息说在游戏厅给人围住了,我立刻就从厕所那洞钻去支援。我想着的是,离节目还有一两小时呢,我去帮忙了再回来完全来得及,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了?”

“我甜蜜的刚去那边,派出所的叔叔们就来了,我们以为抓我们来的,打算跑。发现来不及了,我哥们怕我被抓,就把我往游戏厅里一小房间里藏,甜蜜的里面全是老虎机,叔叔们是来抓这玩意的……”

“劳资在里面按赌徒处理,直接被逮了,扭送派出所。我哥们他们屁事没有,就我倒霉……”

“……”

一时间,温煜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他只觉得,眼前这寸头男生,有点二。

忍住笑,温煜道:“最后没事吧?”

“没事没事,后面解释清楚了,把我批评一顿就让老师领走我了。感谢感谢……”

“所以,这和‘感谢’我有什么关系?”

“啥,你咋没懂呢?”陈鸣和一副朽木不可雕的眼神,“这是我爸跟副校长关系好求来的机会,我倒霉上不了台了,靠那个叫符橙雀的女生能搞定这节目?肯定砸了啊,这要是砸了,我可就完啦……”

温煜心说,整个高三找半天都没有找到替代你的人选,这机会还用求?

陈鸣和怕是想复杂咯。

想了想,他又问:“‘讨教’又是怎么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