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喜欢这个表姐。

楼璇丽比她大几岁,但两人的关系既像亲姐妹又像好朋友。只是一个忙于工作,一个忙于学业,如今已然没法多聚了。

【符橙雀】:最近忙啥呢?恋爱了?

【丽表姐】:哪里敢抢在你前面啊,搞事业呢,效益好人手不够,可忙死我了,周末都得加班

符橙雀突然想到了自己还欠着温煜沉甸甸的200元钱,如鲠在喉,平日说话做事仿佛低他一等,颇为掣肘。

她又不愿意做从温煜的欠款变成表姐的欠款这种多此一举的事情。

这要是能让表姐帮忙,让她打个临时工,弄几十块钱还了岂不美哉?

【符橙雀】:[猫猫可怜]要人帮忙不,你看看我行吗?

【丽表姐】:想啥呢?让你爸妈知道,不把我皮剥了?

【丽表姐】:都要高考了,你不好好读书

【符橙雀】:哎呀,哪有那么严重嘛,到时候就说我找你玩去了不就行了表姐

【丽表姐】:你缺钱啊?我借你一点,最近我也有点了

【符橙雀】:还朋友钱嘛,借你钱还朋友的钱,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丽表姐】:也对……钱多吗?

【符橙雀】:200块钱。

【丽表姐】:这么点也要还?什么朋友这么抠门,告诉我,我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钞票

【符橙雀】:哇,真真是有钱了,以前请客找零1毛的硬币都单独装小包包

【丽表姐】:我……我那是节约!

【符橙雀】:还肯定得还嘛,你就看看有什么工作能让我周末帮忙两天

【符橙雀】:反正期中考试之后有两天周末,正好我去南城找你玩,算放松放松

那边的消息沉寂十几分钟,上课时,手机震了起来。

【丽表姐】:来吧来吧,就当体验生活,跟你爸妈说一声

【丽表姐】:考完是周五吧?那你就周五坐动车过来

【符橙雀】:哇!好耶![开心]

符橙雀琢磨了一下,又摁了几个字:

【符橙雀】:表姐,我去南城打工的事情,你可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啊。

【丽表姐】:温煜也不能说?

【符橙雀】:呃,提他干啥。不过也不行,而且温煜更不行!

【符橙雀】:他……嘴碎的很,一天到晚叭叭的,他知道我爸妈就一定会知道

【丽表姐】:……

【丽表姐】:行吧

商定好赚钱大事,让符橙雀倍感轻松。

她环顾一圈周围同学,望着他们稚嫩的脸,感慨万千。

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人像她这样了——

身为高中生,拥有举世无双的金手指,能有系统呼风唤雨;

身为高中生,人也漂亮舞跳的好,成绩还噌噌的往上涨,这次期中考试妥妥进前十;

身为高中生,年纪轻轻就敢孤身去隔壁陌生城市,想办法为自己打工赚钱还债……

何等气魄,何等毅力!

这不是天纵之资是什么?这摆明了就是成为女帝之前的“劳我筋骨”锻炼啊,就跟朱元璋当开国皇帝之前做乞丐一样。

符橙雀余光突然瞄到了温煜。

心中浮起评价:温煜啊,人开始帅了,成绩也涨的飞快,这次都要冲到班级前三去……

得承认,这方面不如他。

但,仅此而已咯。

系统金手指他有吗?嘎嘎。

去隔壁城市工作赚钱,他敢吗?他不敢!

刚想到这里,温煜似有感应般眸子突然一抬,视线与她撞了个满怀,她赶紧低头。

咳咳……深呼吸深呼吸,有一点小小的膨胀,事业还未成,不能中道崩殂了。

戒骄,戒躁。嗯……改微信签名吧,就用这四个字。

温煜眼中,符橙雀的眼神和表情着实精彩,就好像有什么美事已经落她头上,她还不往外说,于是强忍着喜意憋的脸都红。

“怎么,这么开心,你继承帝位了?”

符橙雀哼了一声,小声说:“我乃开国女帝,用得着继承吗?”

“符总,考完怎么个安排?小组有活动吗?”

“我有事,所以小组活动不能参加。”

“你都不参加了,那有个屁活动。”温煜乐了起来,“正好,我也有事。”

你们的事也算事?符橙雀心想,一群高中毛孩子的过家家而已。

心里那般想,嘴上还是忍不住问:“你能有什么事?”

好奇,她现在就非常好奇温煜会做什么,她看不见他的时候,温煜的行为,他见的人,说过的话,都非常好奇。

有时候,她真就希望自己能一直坐他边上,当同桌。

然后看他是在弹琴,还是在画画,又或者在拼命学习。

“我?”

符橙雀点点头。

“我去视察我的山头。”

“你买山了!?”

“我视察,就看哪座比较满意,等以后有钱了我就买下来。”

吓人一跳。也对嘛,她还在打工呢,温煜怎么可能买得起山头啊。

“替我也看看,就你隔壁的,要比你高一点的。”

“你有钱?”

“你都能有,我凭啥不能有。”

“行,那我也帮你看看,跑腿费就不收了,记得请我喝奶茶,你说过的别忘了。”

奶茶……还有这回事。

屈辱啊!她现在连买两杯奶茶的钱都没有,如何敢挑温煜的刺。

快些赚钱,快些发财还债才好……

午休时,符橙雀凑到温煜旁边,小声道:“温煜,你睡觉吗?”

“怎么了?”

“有蚊子,你靠我近一点,给我这边的蚊子吸吸血。”

“我没有午休的习惯。”

温煜四处看看,心里诧异,11月了还有蚊子?

符橙雀表情失落,“好吧。”

然后嘟嘟囔囔趴下睡觉了。

下午课间。

教室门口,有同学大喊:“温煜,有人找你。”

温煜头也不抬,“谁啊。”

“陈鸣和。”

“跟他说,我和他不一样,我喜欢女孩。”

那位同学转头回复教室外的寸头,“陈鸣和,温煜说他跟你不一样,他喜欢女孩。”

陈鸣和呆滞一下,转瞬暴怒起来,冲四班喊:“温煜你嘴也挺欠,快出来,让我讨教一下!”

四班同学看热闹的心顿时飞起。

“陈鸣和?他怎么来找温煜了?”

“是那个吧,就是那种!校园女神爱上斯文男孩,痞子帅哥怒发冲冠!”

“错了,是斯文男孩表白校园女神,痞子帅哥无能狂怒。”

温煜见议论的有点歪,赶紧回复陈鸣和:“陈鸣和,我钢琴真不如你,讨教不了。”

“你跟我弹一次,就一次!”

周围同学一听,顿时没了兴趣,“什么啊,原来是学艺来了。”

……

往后几天,陈鸣和真挺有毅力的每天找温煜一次。温煜说啥也不答应,钢琴+12,他如何能弹?

心里也记下了,下次再贸然帮符橙雀他是狗,陈鸣和缠着他,符橙雀搁旁边笑。

他为了谁啊?

没良心的青梅,奶茶也没有,真是亏大发了。

而符橙雀这些天则有些夜不能寐,一来是期中考试将近,让她颇有些紧张;二来,还是系统发布的任务让她忍不住去想,那可是能获得随机特殊能力啊。

不如,哪天晚上溜去温煜家,躺上一小时?

反正钥匙她也有……

不成不成,这太离谱了,这能是高中女生做出来的事情?

想都不该去想,女帝焉能似小偷一般偷偷摸摸。

睡觉!

周末度过两天简单的休憩,11月刚过,市二中就集体迎来了为期两天的期中考试。

温煜的目标,很明确:保前五,争前三。

符橙雀的目标,也很明确:一统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