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煜在一旁看着,都不惜的揭穿她。

估摸是这两天去找楼璇丽干啥了,楼璇丽给了她一些钱。毕竟楼璇丽在他这里,辛苦虽辛苦也确实赚了不少钱了。

三人收了礼物,见符橙雀没有再往课桌里掏的意思,有点好奇。

“橙雀,温煜的呢?”

“呀?温煜的我昨天已经给咯。”

方灵摇头晃脑,“啧啧,这就是青梅竹马吗?送礼物都方便,过个门,进卧室,秘密送。”

符橙雀拍了方灵脑门一下,“说的跟啥一样,正经点。”

“他都去你卧室了,还正经?”

“放屁!”符橙雀羞怒,“他才没去我的卧室,他这两天根本不在家,不信你问他。”

小瓜带着迷惑神色,问:“你怎么知道他不在家?”

符橙雀一滞。

三人望向温煜。

“我确实不在家,进卧室是开玩笑的。”温煜笑吟吟说,“因为我也去了南城,看这个——”

他掏出手机,短信写着:02车09D。

“你们看看她的。”

三人又看向符橙雀。

符橙雀哪里敢掏出来,佯装恼怒,气呼呼看着同桌,“温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张嘴就来呢。”

“哦”三人恍然大悟状异口同声。

课间的喧闹很短暂,符橙雀也并没有生气。

她趴在桌子上,神游天外。

除了车上靠在一起睡觉的桥段,其他的内容她其实也不在意别人知道——

周末都去了南城,回来的时候偶遇了,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渲染。

再且她堂堂拥有仙术[神明初体验:创生]的神仙女帝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世界第一、神仙预定、未来之主、序列0,温煜算个屁?

神仙女帝,呀,听着又无敌了一点。

嘿嘿嘿这怎么可以……

她还拥有了普通人想都不敢去想的超凡技能,名字一听就让人感觉其相当厉害——

神明初体验:创生。

效果是可以实现温煜的一个愿望。

她心潮澎湃起来,未来随着她实力愈来愈强,技能越来越多,是不是想实现谁的愿望就实现谁的愿望?

以后就从狗腿子里选,谁虔诚就优先完成谁的愿望,温煜其实不错,虽然总气她,但忠心耿耿的,自己也越来越看他顺眼。

看在小木雀的份上,姑且让本帝试上一试!

她有些小紧张,但更多的是激动。呼唤完系统后,小心默念:

“技能技能,实现温煜的愿望吧!”

应该是这样没错,动画电影都是喊“神灯神灯,请实现我的愿望吧”,然后神灯就出现。

【失败,对象“温煜”,前十分钟至此刻,没有许下任何愿望。】



这么不巧。

符橙雀有些失望,温煜这个人怎么回事,愿望都没有吗?

自己无时无刻不都想着当女帝,他怎么什么也没有,空虚的人啊,真可怜。

收起心思,符橙雀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向温煜。

温煜被她看的一激灵。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温煜,你以后得靠我近点,不然前途渺茫。”

想当人上人,光成绩厉害行吗?

不行!

时代变了蝼蚁们,女帝降临,只有她符橙雀才能拉凡人崛起。

哈哈哈哈……

-------------------------------------

陈班又登场了。

但和小考不同,这次陈班满面春风。

他的水杯洗过一遍,少了很多茶垢。

里面飘着几片单薄茶叶,似乎说明着茶杯主人无意借茶提神。

尽管如此,他依旧按例批评了老油条,点出成绩退步的个别人。

随后开始大表扬环节。

几个班委、小干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表扬,整个四班均分上涨,高分频出,年级排名直冲,喜得陈雄国老方脸合不拢嘴。

[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小组]更是成果大丰收。

彭慧上升7名;

方灵上升3名;

陆敏上升4名,至班级第5名。

符橙雀上升8名,首次迈入前十。

而小组唯一男丁温煜气势如虹,直冲班级第3!

连陈雄国都忍不住全班点名表扬:“温煜同学,学习态度端正,认真刻苦,本次期中考试成绩大幅度进步,这次成绩全班第3,特别表扬!”

课后,小组群中庆贺:

【女王的首批后宫】(5)

【符橙雀】:恭喜各位恭喜各位,全部都成绩上涨啦。

【陆敏】:我吓死了刚刚

【陆敏】:好怕比小考还低

【方灵】:不枉我跟着你们学啊,这次家长会舒服了,我爸妈终于可以不逼逼了

【小瓜】:哈哈哈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我提高7名啊!!!

【小瓜】:感情只会耽误我考大学

【小瓜】:大家多搞搞学习活动吧[猫猫可怜]

【符橙雀】:偷我表情包被我当场抓到!

【陆敏】:[猫猫开心][猫猫睡觉]

【符橙雀】:[猫猫暴怒]

【温煜】:[猫猫无敌]

【符橙雀】:?

【符橙雀】:你P我表情包是吧!

【陆敏】:橙雀和温煜好厉害啊,成绩涨的好快

【陆敏】:感觉跟你们不是一个效率

【方灵】:人家还能抽空搞搞青梅竹马小游戏呢

【陆敏】:雀食,比不了

【符橙雀】:哈哈哈没关系,跟着本女帝,一样打天下

【符橙雀】:定了

【符橙雀】:本[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小组最新目标:征服四班!

【符橙雀】:我们要让四班高高挂满我们的名字!

符橙雀说完豪言壮语更快乐了,一直到下午,她大半天都乐得在冒泡。

温煜发觉她最近时常这样,一个人做着美梦,乐不可支的模样谁都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好事,偶尔眼睛里冒火,仿佛对世界有强烈的渴求。

但她无害,战斗力蝼蚁一只,所以无人扰她清梦。

临近中午,教室内冒起一串似是而非的流言——

符橙雀和温煜,他们周末私密的去南城了!回来在火车上头靠在一起睡觉,非常暧昧。

大瓜啊!

众人循着流言顺藤摸,找到了瓜头。

胖子还在神色飞扬的说着:“……你们猜我看到什么了?是温煜和符橙雀,两人挨得可近了,头这样——”他用两根手指比划到一起,“欸!头靠在了一起!”

瘦子猛点头,“是这样是这样,我坐边上的我能作证,他们两人亲密的去了南城,绝对是约会。”

众人若有所思。

有人突然问,“先不提他们两个青梅竹马,听你们的话,你们两个是不是也一起去了南城……”

另有人也道,“啊对啊,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周末竟然约着去隔壁没人认识你们的城市聚会?”

胖子忙道:“不是聚会,我和他是去……”

“你们周末睡一起?”

“我和他在酒店两张床……”

“!?”众人大惊,“你们……”

“误会误会!”

符橙雀也听到了流言蜚语,她有些吃惊,居然车上遇到同学了!

她用手肘捅了捅同桌,紧张兮兮道:“有人看到了!”

温煜也表情惊慌起来,“那咋办!”

“都怪你。”

“你靠我身上的,怪我干什么?”

“你就不能一巴掌拍醒我吗!”

“我不舍得。”

“呃……”符橙雀眨了眨眼睛,“现在怎么办。”

“这样下去……”温煜突然面色一冷。

符橙雀脖子缩起,“下去会怎么样?”

“我们会死!”

“啊?”

“所以我去主动承认,就说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求大家不要讨论了。”

温煜作势就要起身,符橙雀慌忙拉住他。

“你要死,我先鲨了你啊!”

少女分外娇羞,什么生米煮成熟饭,这说出去教室她不用再待了。

好在大家对温符二人的情况心知肚明,讨论几声就没音了。

四班最后一堂课是体育,巧的是,它是和2班一起上的。

以往两个班各上各的,都没什么事,可今天,倒是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符橙雀和小组小伙伴坐在台阶上休息,远远就看到走过来一个俏丽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聂雪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