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天倒是照常亮了,而且天气还不错,有风,刮的一些枯叶乱飞。

“天越来越冷了。”

温煜念叨一句就没管了,坐在桌前,打算再琢磨琢磨自己的新技能。

一个限制多多的神级技能,所谓的改变身份,倒是真有点像影视剧里的“点石成金”,让石头变成金子。

遗憾的是,这个“金子”只能维持一分钟,出去行骗都时间不够。

而如果瞬间获得超高收入的话,直接变成了“事件改变人生轨迹”,系统不允许。

稍微动静大点,又成了“改变世界进程”,横竖都用不了。

温煜拿到技能后思考了几天都没个结果,心底打算直接放弃掉这个烂东西,和系统一样,废物一个。

可又舍不得。

愁人哪。

“喵”

坂本晃晃悠悠走了进来,娴熟的跳上温煜的腿,舔了舔他的手肘。

这是“摸我”的意思。

“摸你可以,去帮我把冰箱里泡芙拿过来。”

坂本不满的喵了一声。

温煜“啧”了一句,丢下坂本,自己拿来了放的有些发软的泡芙,边吃边想。

“有没有一种东西,用出来有价值,1分钟的时间足够产生效果,既不会改变任何人的人生,也对世界没有丝毫影响呢……”

确实有。

比如让别人头发变绿,或者变黑。

可这有什么用?

温煜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决定暂时跳过这个他这里无解的问题。

离符橙雀生日大概还有半个多月,上次青梅给他安排了一次,这次他也决定还她一次。

符橙雀想要生日有快乐气氛,还得撇开家长。

这需要一点安排。

另外,礼物送什么呢?

温煜翻开小本子,将脑中各式想法写上,慢条斯理的整理起来……

近中午,温煜投笔从饭。

今天的午餐不但要解决自己的,还得兼顾符橙雀。

她的食谱黑名单上,拥有巨量的“我不吃,有怪味”的食物,包括但不限于菌类、茼蒿,即皇帝菜,甜椒、胡萝北、香椿、切开但没熟的蒜等等……

温煜边做饭边感叹:绝了,这种人怎么还没饿死……

……

符橙雀一觉睡到中午。

她是被自己的肚子震醒的,洗漱完坐回床前立刻给温煜发去消息:

【符橙雀】:饭饭!

【温煜】:来

符橙雀大喜,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睡衣没换笈拉着棉拖鞋就去了。

桌上3个菜,二荤一素。

符橙雀绕桌一圈,嗅了嗅气味,发表重要指示:

“好呀,没有怪味!”

当即坐下,开心的晃腿。

等温煜也落座,她立即夸赞道:

“温煜,你做饭真合我胃口!”

“是吗?少放了好多材料,寡淡了,我感觉缺点滋味。”

“那怎么办?你弄点老干妈?”

温煜笑吟吟的摸出手机。

“我打算用你的照片下饭。”

符橙雀大窘,桌子底下踢了温煜一脚,“还不删掉,吃饭也逗我玩,我踢死你!”

温煜却仿佛有所感应,头也没低,两腿一张一合,直接夹住。

“哇!卑鄙,放开!”

“桌子底下搞偷袭才卑鄙,你这女帝也太逊了!”

“我错了!”

“认错太快了吧!”

“我鞋子掉了。”

“我还给你捡不成?”

温煜松开腿,又把棉拖鞋踢了回去。

小闹一番,两人这才开始安静吃饭。

简单吃完后符橙雀回家。

睡饱吃饱,她也有足够的力气开始思考人生。

试着又启动了一次愿望技能,得到的回复依旧是“温煜十分钟前到现在没有任何愿望”,这平添了符橙雀几分忧愁。

好不容易有个厉害的神仙法术,完全用不了是个什么情况啊。

这技能要是早来一个月就好了,刚好赶在温煜生日那天用,那个时候温煜一定会有愿望,她只要掐着时间点开启技能,百分百搞定。

可现在这个节骨眼,根本无处可用。

她也不可能每隔十分钟启动一次啊。

更何况,愿望还不允许改变人生轨迹,改变世界进程,难上加难这不是。

想到生日,对,上次温煜过生日,他还给自己送了本很有用的考试笔记,帮助巨大。自己当时送的却是个怪礼物,这次果然还是应该趁机会反送一个更有心意、更认真的礼物吧……

那么,礼物送什么呢?

符橙雀在床上打滚一会儿,没有结果。

她笈拉上拖鞋,又来到温煜卧室,决定现场探查一下情报。

她抱起坂本,一边喂猫条,一边听它逼逼赖赖,眸子却在观察温煜。

温煜在弹琴,略有生疏的样子让符橙雀怀疑汇演那天他是不是被神仙附体了。

环顾一圈,温煜的卧室和小学、初中时候的样子也没多大变化,置换过一些大点的家具,位置不变。

一张床,对面是窗户,下面摆着书桌,桌子一侧架着电子琴,这是新添的,琴在书架旁,书架上面也没有几本书,有的也是最近买的都比较新。

书架下面,堆了一个收纳盒。

符橙雀仿佛发现新大陆。

“温煜,这什么呀?”

温煜顺着符橙雀所指看去,是一个收纳盒,里面装的是小时候的各式玩意。

“小时候的东西,有用没用的都放进去了。”

“我想看看!”

“看呗,又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不少你都玩过。”

符橙雀兴奋的打开。

有玩具枪,有会发光的塑料星星,有一些益智玩具。

“哈哈哈这枪我玩过。”

“我身上现在还有个斑点,你打的。你让我上的膛,然后崩了我屁股蛋一枪。”温煜说。

“呃……”

“这塑料星星……”

“方便面里的,这可是稀有货。我买的面,你开的包装,我们当时可高兴了。”

“玩具……”

“你都玩过,基本上都是你赢。不赢你要么哭要么告状说我耍赖。”

“……”

符橙雀羞愧的放到一边,找来找去,发现一个小袋子,袋子里装着一个丑丑的“布球”,上头写着淡淡的“锦囊”两个字的铅笔字迹。

锦囊能开,符橙雀轻轻拉开,里面有一张纸条和一颗纸折星星,纸条还额外画了一颗星星,下头写着:

星星,送给好朋友。

“这……”

“你送我的,不多的生日礼物之一。”

符橙雀默默装了回去,然后狼狈的逃离现场。

她觉得那哪是温煜的童年收纳盒啊,简直是她的黑历史箱子,不过这个黑历史箱子也止步于高中了,后面也就没什么关于她的新东西。

后面果然对这个青梅竹马太疏远了吗……

明明也有很多记忆的。

符橙雀吁出一口气,此行,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起码大概知道了准备个什么小礼物送他。